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13、水生疯了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柳浪1918

  嗨赤嗨赤!

  我身后水生气喘如牛。

  我连忙回过头来,门缝越来越大,几只手一齐伸了进来,水生大叫着挥舞着砍刀乱劈,几只老的小的粗糙的白腻的手掌伴随着哎呀哎呀的怪叫声又掉在了门角下,活蹦乱跳的像是还有生命的刚刚脱水的鱼一样跳动着慢慢消失了。

  不好!水生的砍刀几乎劈烂了门闩。

  我连忙拉住水生,把一根更粗大树桠顶在了门上。外面堂屋里的怪叫声更加响亮更加多起来。

  我让快要疯狂的水生喝了几口水,往火堆里添了几根柴棒让火焰更旺了一些,看来要不是这堆大火,那些东西可能早就进来了。

  我看了一下水生,他的脸上水和汗和泪和恐惧交织着扭曲着,一双睁得象铜铃一样的眼睛鼓了起来。

  怎么办?

  怎么办?

  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生痛,我感觉到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胸口象要炸裂一样的难受。那种深深的恐惧象镊子一样卡着我的心,我感觉到后面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我慢慢的回过头来,果然,那个披头散发的头又出现在窗户上,她正睁着那双大大的流着血水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就那样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们,就像一只猫在看着眼前垂死的老鼠一样!

  哇!

  柳叶大声地哭了起来。她哭喊着说哥哥哥哥红鱼姐姐快来呀快来呀!我把一根火棒又从那窗口扔了过去,火棒打在窗沿上,那个人头便一下子不见了。我回到床边,红鱼把大哭不止的柳叶抱在怀里说话安慰她,我一看柳叶似乎并没有醒过来,看来她已经是沉浸到一种诡异无比的梦魅里面去了。也好,就让她在那怪异的噩梦里吧,说不定要比这现实的情景还要好一点呢,谁不定她还可以在噩梦之后再醒过来。红鱼象个安详的母亲一样拍打着还在抽抽泣泣柳叶的背,她无声地流着眼泪,没有抬头去看那门和窗户,我看得出她在轻轻地发抖。

  嗨赤嗨赤的气喘声又响了起来。

  水生拿着弯刀站在了门边。

  一只满是虬筋老茧的手伸了进来,那双手是多么的熟悉,那是早上还给我们做饭的拿馍馍我们吃的手,那是刚刚给我们拿了很多柴火柴棒的粗糙的温暖的几个小时前还抚摸过柳叶的头的手,那是谁的手?那是谁的手?

  那是高婆婆的手!

  那是水生的大嫂高婆婆的手!

  那是几个小时前去外面喊人一直没有回来的高婆婆的手!

  那只颤抖着的手的中指上戴有一只农村妇女做鞋子的顶针!早上的时候柳叶还说过高婆婆原来还带着一个戒子呀,那时候这只手的主人还慈祥地说傻丫头这不是戒子这东西叫顶针!那时候这只手的主人还详细地给我们说顶针是做鞋子时要用的一种工具!

  现在,这只手伸了进来。

  现在,这只手伸进来是要开门的。

  现在,这只手伸进来是要帮那些东西开门的,那门打开了,我们还能坚持到鸡叫或是天亮吗?

  鸡叫或者是天亮!

  我们一定要坚持到鸡叫或是天亮水声说!

  但是,那只那么亲切和熟悉的手就这样伸了过来。

  快打开!快打开!

  外面传来一阵阵的怪叫声和小孩子一样的雀跃声。

  那只手伸向了门闩和支撑着门的树干。

  我看见水生举起了砍柴刀,他的眼睛死死地盯住眼前这只颤抖的苍老的手。显然,水生是认得这只手的,这只手给他做了好多年的饭菜了,这只手给他做了多年的衣服和鞋子了,这只手曾经就像母亲的手一样温暖,直到二哥的离去,这只手一直是多么的熟悉和可亲可敬呀!

  大嫂!

  水生咆哮起来!

  大嫂!

  大嫂的手依然在摸索着,颤抖着去开门。

  我咬了一下舌头噗的一声吐在墙上,墙头上我的口水带着鲜红的血水,我的舌尖上的痛感让我不再犹豫,我一下抢过水生手里的弯刀用力地砍了下去。

  咔嚓!

  那只苍老的熟悉的手掌像一根干柴一样被我砍了下来。

  啊!红鱼一声大叫,血!

  血!血就像箭一样从那断臂上喷了出来。啊!那外面也大叫了一声,那只断手也慢慢地颤抖着缩了回去!

  妈妈妈妈!

  外面咿咿呀呀的似乎有一对小孩的声音在叫着。

  你干什么?水生大吼一声抢去我手里的弯刀。大嫂!水生大喊了起来,他说你砍掉了大嫂的手了你这个混小子你这个混帐的家伙!

  不!那不是婆婆了我说。

  但是,地上扭动的却分明是高婆婆那带着顶针的老手。

  水生给了我一个耳光,他说你再看看你再好生的看看是谁的手?

  我说不是就不是,我看见水生的样子非常可怕,连忙分辩说。但是,高婆婆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

  水生!水生,我的手好痛呀,快开门!

  水生!水生,我的手好痛呀,快开门,快开门让我进来!

  水生!他们不是我们家的人,别管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高婆婆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不停地穿了进来,震荡着我们的耳膜!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水生的眼睛红红的瞪着我和我身后的红鱼和柳叶。他额头的青筋暴起,两边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说不出的吓人。汗水布满了他的脸,他似乎在思考似乎在判断着高婆婆的话语,他慢慢举起手中的柴刀来。

  我退后一步,大声地喊水生水生我是蛋蛋我是柳浪我是柳浪你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你快点醒醒快点醒醒!

  水生说,水生慢慢地说,他说--蛋蛋是谁?柳浪是谁?我是谁?你是谁?她们是谁?他们是谁?

  这时候,门外一个年轻女人冷冷的声音说—

  你是水叔!你是水叔!你是水叔!

  蛋蛋是妖怪,柳浪是妖怪!柳叶是妖怪!他们都是妖怪!你是水叔,你快杀了他们!你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孩子们了!杀了他们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孩子们了!

  --爸爸爸爸!门外两个孩子不失时机地喊着。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12、高婆婆是人是鬼? (2005/09/14 15:17:41)
  11、午夜悄悄来临 (2005/09/14 15:15:39)
  10、噩梦开始 (2005/09/14 15:15:10)
  9、冷冷的眼神 (2005/09/14 15:13:55)
  8、吓破胆 (2005/09/14 15:11:42)
  7、今夜无处可逃 (2005/09/14 15:11:11)
  6、没有孩子的村庄 (2005/09/14 15:10:23)
  5、水生 (2005/09/14 15:09:26)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