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一)老宅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向威

  黑暗中,大提琴的声音听起来布满灰尘。这不是轻松的音乐,拉琴女人的身影湮没在阴影中,只看到她脑后发亮的发髻……

  (一)老宅

  面前耸立着一扇样式极其古老的木门,门上雕刻着一些兽头的花纹,岁月的侵袭使得这些花纹渐渐斑驳,看不清原先的模样。随着门的开启,一缕灰尘噼噼啪啪地落下,阳光像入侵者一样闯进我面前这个还未显露出全貌的房间——我看到涂了暗红色油漆的木地板,延伸向其内无边的黑暗。

  “怎么样?”

  一直走在前面领路的房东转过头,用她那双混浊的眼睛盯着我,让人毛骨悚然。这个阴沉的老太婆抓着一把手电筒在房间里四下扫射,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仿佛除了她走过的路是被打上了安全标记的以外,其余全都是万丈深渊。

  “婆婆,这房子原先住的是什么人哪?”

  我面对的墙上有几块白色的方形印记,很明显那里原先是挂照片的地方,因此颜色比周围的墙面稍浅。

  “不好说。”房东的声音变得更加沙哑,提到房子的历史,她似乎很愤怒,嘴里残缺的牙齿 “咯咯”地相互摩擦着,我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于是走到窗边,试图打开那一扇扇木制的百叶窗,却被老太婆的怒喝声吓了一跳:

  “不要开窗!”

  房东猛地把手电筒移到自己的脸下方。白炽的光束猛然照在她那沟壑纵横的脸上。

  她走到窗边,一把拽上了刚被我推开一条缝的百叶窗:“你要租下这间房子,等我走了以后再开。”

  “怎么样?”房东不耐烦地催促着我。我犹豫着,这是我唯一租得起的一间房子,我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住的地方。

  “好吧,我租下了。”

  就这样,我决定从这个古怪的房东手里租下这栋老洋房东面的耳房。能立刻离开这个老太婆,我轻松了许多。正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猛地转过身,那双埋藏在松弛浮肿的眼皮中、布满血丝的眼睛睁得滚圆,她以威胁的口气指着我:“我警告你,不要打开那个黑色的大衣橱,不然……”

  她没有告诉我“不然”会怎么样,只是恶狠狠地竖起皱巴巴的食指向我晃了两下。

  房东就住在我头顶那层楼上,当我把简单的行李一件件搬进房间的时候,她那张苍白瘦削的脸始终隐藏在二楼的门廊柱背后窥视着我。

  终于把这间尘封已久的房间打扫干净。晚上,躺在床上,风从打开的窗子吹进来,恍惚间有了一种美好的感觉,总算也有一个像样的栖身之所了。正当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一种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

  “啪——啪——啪——”

  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或是邻居家发出的什么声音,很快就会消失。然而这声音却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响,声音慢慢地穿过了我的门,一直来到我的床前,我听见清晰的脚步声,甚至还有哭声。

  我终于想起了在哪里听到过这种声音,这是小孩踢毽子的声音。

  “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

  “啪——啪——啪——”

  孤独的毽子声一下下响着,就在我身边,然后渐渐转移到头顶,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这声音逐渐在头顶消失,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这声音可能将会成为我以后每晚的催眠曲。

  我睡着了,梦里竟然又出现了那个独坐在椅子上拉琴的女人的身影,只是这一次,我仿佛看到她就在这个房间的门口。她仍然背对着我,始终不肯转过身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浅黄色的窗帘射进房间,在阳光下我才看清楚这间房子的全貌——除了一张桌子和墙上已经停走的挂钟以外,几乎是一间空屋。我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放在角落里的那个黑色的大衣橱。这是一个老式的、用乌木做的橱子,简单利落。我看不出这个橱子有什么奥妙,但一想起房东告诫我不要打开它时的神情,这个普普通通的黑色衣橱就开始散发出神秘的光彩。

  天气尽管晴朗,然而苍白的太阳仿佛在躲避云层的吞噬般晦暗不明。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街头打转,尽管是周末,街道上人却很少。不知不觉我发现自己迷路了,于是钻进一条小巷,想找个人问路。

  几个人聚集在小巷深处,他们的脸都隐藏在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但是为了打听回家的路,只好走过去。

  “请问……”我慢慢地靠近这群人,这时,他们中的一个抬起头来,露出了被长长的额发遮住的大半张脸。

  “你有什么事?” 他的声音沙哑,好像极不情愿让我靠近。

  “我迷路了。”我尽量恳切地说,这些人阴鹜的眼神让我觉得害怕。

  这时,那个和我说话的人慢慢地走了过来,他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小巷里,我感到有点害怕,就一步步地后退:“算……算了,我还是走吧。”

  他越靠越近,我转身想跑,胳膊却被一把抓住了。我惊恐地回过头,那个人的脸此刻完全暴露在斜射过来的阳光下,原来是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男孩。透过头发,我看见他乌黑而又深邃的双眼。

  “跑什么?”他有些好奇地盯着我,目光似乎能穿透我的思想,“我们不是坏人,你迷路了?”

  我惊魂未定地点点头。

  “在这里迷路可不是闹着玩的,得有人给你引路才行。”男孩扔掉手中的烟头,转身向他的同伴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对我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带我走了一条完全陌生的路,虽然仍然怀有戒心,但是沿途的景色让人无法紧张,阳光温柔地照顾着每一株草叶和野花,路上几乎没有一个人,我们走在高高的河床上,其下就是初夏涨潮的河水,水清澈得几近透明。随着水流和风的声音,我好像有些迷失。

  “这条河叫什么名字?”我望着不断奔涌向前的河水问。他一直在不停地抽烟,听到我的问题停下脚步,却并没有回头。

  “忘川。”

  “好漂亮的地方。”河的名字很奇怪,但是我已经无暇顾及,只想停下来。

  “你刚刚搬来这里?”男孩终于回过头,走到我身边坐下。

  “是啊。”我的声音似乎已经融化在风中。我们并肩坐在河床上的草地,默默地看着河水,他捋下身边的一把野草扔进水流。草的尸体在水里旋转着,迅速地消失……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侧身望着他。

  “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名字已经不重要了。”他翘起一边嘴角冷笑了一声。

  “但是,我怎么——”

  “我叫黎克。”

  这个男孩的反复无常让我不知所措,他似乎在抗拒着一切,却遮不住孩子般热爱世界的心。

  我们直到阳光变成橙色才离开河床,他带我找到了回家的那条路。

  “往前走就到了。”他又点着一支烟,用夹着烟的食指和中指指着我回家的方向。

  “谢谢你。”我道谢之后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回过头,发现他仍然站在原地看着我。于是,我朝他微笑挥手。他却神经质地向我跑过来。

  “这是我的电话。”他从口袋里拿出便条和笔迅速地写了个号码递给我。我接过纸条抓在手心。

  “再见。”

  “再见。”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15、一路狂奔 (2005/09/14 15:20:35)
  14、杀死他们 (2005/09/14 15:19:22)
  13、水生疯了 (2005/09/14 15:18:14)
  12、高婆婆是人是鬼? (2005/09/14 15:17:41)
  11、午夜悄悄来临 (2005/09/14 15:15:39)
  10、噩梦开始 (2005/09/14 15:15:10)
  9、冷冷的眼神 (2005/09/14 15:13:55)
  8、吓破胆 (2005/09/14 15:11:42)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