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六)咬痕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向威

  天气一天天变得寒冷,我的房间却一如既往地温暖,就好像季节从不在这里做任何节律性变更。现在白天变得更加短暂,日照也更加晦暗不明,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时候,总是不知不觉地感到害怕。即使是白天看起来很平常的事情,换成晚上发生就变得古怪。

  一天半夜,我被颈上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疼醒,打开灯拿起镜子,我发现疼痛的地方有一个肿块,看起来挺严重,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咬的。

  “你脖子上是什么?”

  次日,黎克发现了我脖子上的这个红肿,大惊小怪地叫起来。

  我低下头看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咬的。”

  “我看看。”他凑近用指尖触了一下,“疼吗?”

  我摇摇头。

  “奇怪,我看起来怎么像是人的牙印?”

  我抬起头惊愕地盯着他,随后又拿起镜子仔细端详一番,果然像他说的那样,看起来真的很像人的咬痕。

  “怎么可能?”我虽然在冒冷汗,嘴上却故作轻松。

  “你不觉得奇怪吗?”他四下端详着我的房间,“这个房子的历史肯定超过一百年,房子老了,总有些不干净的东西。”

  “你在胡扯些什么?!”我一把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但是我想我已经见识过他口中所谓“不干净的东西”。

  傍晚,带着一身的汗水和灰尘从外面回来,我一心只想好好洗个澡。不知为什么,脚下涂了暗红色油漆的木地板像是松动了一样“吱吱”作响。到底是老房子,尽管可能曾经加固过多次,但是毕竟经不住岁月的侵蚀。

  龙头里的温水“哗哗”地流进浴缸,热气升腾在这间小小的浴室。水蒸气很快给镜面猛上了一层白雾,我撩起水泼在镜上,在水流落下的瞬间看见一个分外清晰的自己,也看到颈上那个青紫色的伤痕,脑中突然出现黎克的话,他说得没错,这个伤看起来真的很像人的咬痕。当红肿渐渐消退,两排牙印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

  当我望着镜子出神的时候,浴缸里的水已经漫了出来。我手忙脚乱地关掉龙头,将手伸进水中想拔掉浴缸塞放掉一些水,可是手刚一碰到水面,就触电般缩了回来。水实在是太烫了。

  我检查着被烫红的皮肤,手上的那一片红色突然消失了,两排紫色的牙印慢慢地显现出来。我惊愕地盯着自己的手,明明是被烫伤的,怎么会有牙印?我再也无心洗澡,走出浴室。

  我知道,又有什么奇怪的事情要发生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听见水声,睁开眼睛,发现浴室里的灯亮着,被灯光渲染成橙色的水蒸气正从那扇门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地板上积满了从浴室里流出来的水。

  我赶紧爬起来冲向浴室,视线穿过浓厚的白雾,我看见浴缸里躺着一个人!他靠在水里,脑袋歪向一边一动也不动。水龙头里源源不断地淌出热水,从已经溢满的浴缸流到地上。以冒出蒸汽的程度来看,水龙头里流出的水可能达到了沸点。

  我不知道浴缸里的人是谁,只能冲着那个模糊的人影大叫:“快把水关掉!”浴缸里的人一动也不动,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我只能踩着满地滚烫的水走进浴室,来到浴缸前。

  这时我才看清,浴缸里躺着的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浑身赤裸地躺在充满热水的浴缸里,最可怕的是他浑身上下已经被烫得起满了燎泡,浑身浮肿,他肿胀的脸看起来已经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

  我伸手想关掉那不断冒出开水的水龙头,可它丝毫不起作用,水仍然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浴缸里的水就像被烧开了一样沸腾,根本没办法把手伸进去放水。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之间猛地扣上了。

  “砰!”我回过头,门已经被关上了,外面的锁发出咯啦咯啦两声,好像有人从外面把门锁上了。

  我惊惶失措地跑到门后想撞开它,可是这扇实木门实在是太沉重了,我用力撞在上面,却丝毫没有撼动它。

  室内的空气热得让人无法忍受,我感觉到自己就像在蒸笼里,血液越变越热,不断地向头顶膨胀。很快,我的脸就胀得通红,神志也不清醒起来,如果继续在这里呆下去,我很可能会缺氧而死。

  我拧开洗脸池上的水龙头,用冷水泼脸希望借以保持清醒,就在此时,面前的镜子上映出了两个人的影子,我惊恐地回过头,刚刚泡在浴缸里的那个男人现在居然站了起来,他已经被烫得体无完肤,无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感到心脏已经扩大到整个胸腔,身体被恐惧吞进了无底的深渊。我呆呆地看着他。

  “嘻——”男人那肿胀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怪异的微笑,然后伸出双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

  他并没有用力,但是那被泡皱的皮肤以及极高的体温让我感到阵阵恶心,我拼命挣扎,但是又不敢用手去碰开他那双起满燎泡的胳膊。正当我想要掰他的手指时,他突然侧着脸狠狠地咬了我胳膊一口。

  疼痛一下子传入大脑,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他松了手,我又跑到门边想打开门,可是背后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嘻——”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就响起在耳边,我不敢回头,拼命地撞门。可是肩膀上随即又传来一阵剧痛,他从后面扑过来死死地咬住我的肩膀不松口!疼痛让我愤怒起来,我回过头,用力将他推倒在地上。

  男人跌坐在很滑的马赛克地板上,沉重的身体根本无法站起来。他像个孩子一样无奈地晃动着四肢,把周围的水拍得啪啪作响。

  我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他似乎再也没有攻击的意图。而我也已经筋疲力尽,龙头里的水仍然哗哗地流个不停,室内的温度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我浑身无力地顺着墙壁滑下坐到地上,由于缺氧,越来越渴睡,虚幻中我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过去——

  光线明亮的房间,空气里飘散着一股甜甜的奶香。窗外的风轻轻拂动着白纱窗帘,也抚慰着窗台上娇柔的雏菊。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个刚刚迎来新生命的家庭。

  房间中央摆着一个竹制的摇篮,一个中年男子正逗着着摇篮里的婴儿玩。

  “宝宝,叫爸爸!叫爸爸!”他不厌其烦地对婴儿重复着这一句话,手里还不时地摇晃着一个色彩缤纷的铃铛。摇篮里的婴儿对他露出天使般的笑容,似乎她已经听懂了爸爸的话。

  “你又逗她,呆会儿哭了你哄!”年轻的母亲走进房间,嗔道。

  “不会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的时候我认出了这张脸,就是浴室里的那个男人!

  “我女儿最乖,从来不给爸爸找麻烦。”

  他的妻子不屑地对他做了个鬼脸,孩子的笑声充满了这个小小的房间。我感到愕然,这样温馨和谐的气氛是怎么腐化变质,最终成了今天的模样?

  光线逐渐黯淡,当它又亮起来的时候,这个场景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此时,男人的面容变得憔悴不堪,他默默地坐在角落里,手中拈着一张信纸,气氛已经不像原先那样温馨,充满了萧瑟之气。

  “爸爸!”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从门外一直飘进房间,这声音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男人的心,他抬起头望着放学回来的女儿。

  “爸爸,你怎么了?”小女孩看出父亲神色异常,担忧地问道。

  “你妈妈……走了。”男人将手中的信纸递给女儿,只见上面简短地写着:“我走了,不要来找我。”

  女儿愤怒地将信纸揉成一团,刚想往窗外扔,却被男人一把抢下。

  “爸!妈都不要我们了!你还留着这个有什么用?!”

  男人欲哭无泪地望着女儿,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会明白,当自己的妻子只留下一张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多写的字条离家出走的时候,那种悲苦的心情。

  “爸,”女儿轻轻拉了拉父亲的衣角,“别难过了,从此以后我们俩一起过,我保证永远都不丢下你,好不好?”

  望着女儿天真的脸,男人心里重新升起了希望,为了眼前这个小东西,他下定决心,要加倍地努力,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从此男人开始发奋,每天拼命地挣钱,他的身影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家里。女儿几乎很少见到父亲,唯一能证明他还在关心自己的就是枕边常常出现的零花钱。

  这个女孩在这样一个缺乏家庭关爱的环境下渐渐长大,和同龄人相比,她手头总是有充裕的零花钱。然而每到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女孩就会感到无比失落,因为伴随在每个孩子身边的家长,她却没有。

  女孩变得越来越孤僻叛逆,她性格的古怪程度和自己父亲财产的增加成了正比。她的学业渐渐荒废了,并且还结交了很多社会青年,她开始逃课、打架,出入舞厅和酒吧……渐渐将自己的灵魂放逐到堕落的边缘,因为在她心里,自己早已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孤儿。

  一个淫雨霏霏的下午,男人突然回家要取一份重要的文件,当他打开门的时候,闻到家里有一种异样的气味。这个时候女儿应该在学校上课,男人不以为意,走进卧室取走了文件,临行前,他打开浴室的门想方便一下。

  就在他开门的瞬间,里面的女儿慌乱地站起来。他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散落在马桶周围的锡纸和针筒。这情景一目了然,女儿在吸毒!

  这位父亲的世界一瞬间崩塌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精心建立起来的“幸福”竟然一下子消失殆尽。这么多年来他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成功,全都变得一钱不值,原因是,自己生活的动力——她的女儿,已经堕落。

  “爸……”女儿脸色煞白地站在原地。

  一记清脆的耳光在这间小小的浴室响起,女孩委屈地捂住红肿的脸,眼中盈满了泪水,眼神却毫不示弱。

  “你凭什么打我?!”女儿理直气壮地吼道,“这么多年来,你管过我吗?!”

  现在轮到父亲哑口无言了,他原先以为女儿一定能理解自己奔波劳碌的苦心;他甚至还以为女儿会为有自己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可是在他奔波劳碌的这段时间,他没有注意到,女儿这棵幼苗已经不知不觉长大了,并且开始朝着一个危险的方向生长。

  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受到极度打击的神经已经濒临崩溃,女儿惊愕地看着父亲的反应,开始害怕起来:“爸!你怎么啦?”

  男人失声痛哭,他扑过去紧紧抱住女儿的双腿,泪水浸湿了女儿的裤子。他的举动吓坏了女孩,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拼命地想把爸爸扶起来。她望着父亲已经头发稀疏的头顶,第一次意识到爸爸的老迈和沉重。

  “爸!你别这样!我不吸了还不行吗?求求你了,爸!快起来!起来啊!”

  这是女孩第一次答应父亲戒毒。

  事情往往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管当时下了多大的决心。当女孩踏入戒毒所接受治疗的第一夜,她痛苦得几乎情愿去死。服药后的不良反应让她上吐下泻,工作人员不得不用皮带将她绑在床上以防止她自残。她一整夜都在狂叫,叫的竟然是:“爸!我恨你!”

  男人在家里对这一切浑然不知,他以为女儿会信守承诺戒掉毒瘾,然后回到家里。他满心欢喜地期待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女儿打伤了看守从戒毒所里逃走了!

  身心俱疲的父亲放弃了工作,穿梭于大街小巷寻找女儿的身影,他四处打听吸毒者可能聚集的场所,天桥下面、公园里……他四处寻找,希望有一天能把女儿找回来,希望他们的生活都能够重新开始。

  可是,寻找的日子似乎永无止境,女儿始终没有出现,男人不知道她究竟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他仍然怀着一线希望,不论刮风下雨,都在不停地寻找着。

  有一天,他得到一个消息,有人发现了一群吸毒者在一个废弃的地下室里聚会,当这位父亲赶到时,那群人已经被警察喝令排成一队走上警车。在这长长的像从地下钻出的幽灵的队伍中,他看见了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孩!

  看到她,这位憔悴的父亲愣在了那里,浑身像被冻僵一样。他看着走过自己面前的那一个个形容枯槁的年轻人,看着其中自己的女儿。他们曾经都是一些好孩子吧?是什么把他们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为什么不惜用这么残忍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前程?突然之间,在他眼中,这些孩子都变成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全都用怨毒的眼神盯着自己,指责他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没有时刻陪在他们身边。

  “爸爸!我恨你!”

  男人疯狂地驱赶着脑中的幻觉,可是耳边的叫声越来越响亮。他痛苦地抓住鬓角的头发。

  “爸爸!我恨你!”

  他泪流满面地跪在已经开走的警车扬起的灰尘之中。可是在那铁栏杆筑起的囚车窗后,并没有一双充满悔意的眼睛看这个忏悔的父亲一眼。

  男人最终在强制戒毒所里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他竭力控制着悲痛和绝望,他尽心尽力地以一个充满希望的形象出现,想尽办法企图唤醒女儿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时间一天天过去,女儿的情况似乎正在好转,她的眼睛里重新有了活力。这一切都给了男人一丝慰藉,他在期待着女儿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期待着一段新生的开始。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男人几乎一夜没睡,他满心欢喜地准备了女儿最喜欢的饭菜,一大早就赶到了看守所,这是女儿出狱的日子。他期待着能够得到一个崭新的女儿。

  冰凉的灰色牢门打开了,女儿走了出来。她那双已经变得世故的眼睛扫在父亲身上,让他浑身一冷。他走到女儿面前,伸出双手将她揽进怀里。

  “孩子……”父亲已经泣不成声,可是从他怀里抱着的这个女孩身上,他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她那么瘦,那么僵硬地任由父亲搂着自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回到家里,男人忙着张罗一切,而女儿始终一言不发地坐着,四下打量着这个已经变得陌生的家。

  “爸。”

  男人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突然听见客厅里的女儿叫了一声,他手中的碗一下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爸!”女儿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又清清楚楚地叫了一次。

  男人走出厨房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他等了这么多年,本来以为不会再听到这个熟悉的称谓。他径直走向女儿,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怎么啦?孩子。”

  “没什么,只是想叫一声。”女儿的眼中也翻滚着泪,“好久……好久没叫过这个词儿了。好像都口生了。”

  那一天,男人和他的女儿聊了很多很多,他的生命之火好像已经被重新点燃。

  然而,他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诱惑,除非生活在真空的世界里,否则你就有可能一次又一次地被卷入欲望的陷阱,无法自拔。

  当这个男人满心欢喜地计划着新生活的时候,他不知道,他一直憧憬着的未来早已在他一开始的疏离之中灰飞烟灭,他本以为终有一天自己将过上的那种幸福生活,再也不会到来。

  女儿经常在街道上游荡,在那里,她又遇见了曾经熟悉的面孔,想起了吞云吐雾的快乐、思念着飘飘欲仙的感觉。最终,她还是禁不起诱惑,再一次接过了魔鬼递来的毒苹果。

  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她开始偷父亲的钱。起初,父亲对此不以为意,以为不过是自己大意把钱弄丢了。可是,随着数量的增加,他渐渐感到有些不对劲。他担心自己最怕的事情再次发生——女儿复吸了。

  到了炎热的夏天,女儿仍然没有换上短袖衣服。一天傍晚,父亲从外面回家的时候,给女儿带回一条漂亮的连衣裙。

  “试试看吧?”父亲将裙子递给女孩,一直观察着她的反应。

  “我不要!”女孩顽强地推拒。

  “为什么?哪个女孩子不爱漂亮?”父亲已经有些恼火,他预感到事情可能正像自己猜测的那样。

  “我不穿短袖衣服!”女儿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软弱,怯懦的眼睛不敢直视父亲。

  “你不穿短袖衣服!?”父亲愤怒地一把抓住女儿的胳膊,不顾她死命地挣扎,“你为什么不肯?是不是因为这个!”他用力一扯,女儿上衣的袖子被整个扯了下来,露出胳膊静脉处那一大片青紫的针孔。

  这丑陋的伤痕像恶魔般寄居在女儿的胳膊上,也寄居在她的灵魂深处。它仿佛正肆无忌弹地嘲弄着男人的失败。

  “哈——哈哈哈哈……”失败的父亲突然爆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他松开女儿的胳膊,慢慢地走到桌边坐下。他的神经经受不起这样巨大的刺激,已经完全损坏了。

  看到父亲异常的反应,女孩觉悟到什么,她呆呆地望着父亲:“爸,你怎么啦?”

  然而,在这个癫狂的男人眼中,自己面前的已经不再是女儿的形象,而是一个浑身血红的恶魔,它正紧紧抓住自己的女儿,将她拖向地狱里无数舔着火舌的血盆大口。

  他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女儿,突然向她猛扑过去,嘴里歇斯底里地怒吼着:“把女儿还给我!把女儿还给我!”

  他抓住了女孩,狠狠地冲着她的脖颈咬下去。女孩极度惊恐地尖叫着,父亲的牙齿深入到她的皮肉,她意识到父亲可能由于受到过于强烈的刺激变疯了。她一边挣扎一边叫着:“爸爸!是我!我是你的女儿啊!”

  父亲松开口,牙齿上沾满了鲜血,他定睛望着面前的女儿。

  “孩子……”他似乎暂时清醒了,流着泪抚摸着瑟瑟发抖的女儿的脸颊。

  “爸,你先坐下,”惊魂未定的女儿扶着父亲坐到椅子上,自己拿出医药箱给脖子上的伤口止血。父亲的突然失控给了这个女孩沉重的一击,她意识到如果父亲垮掉,那么自己的生活将会变得不可想象。她那虚弱的肩膀根本没有能力担负起这样的重担。

  父亲彻底丧失了神志,他总是若有所思地笑着,有时眼睛会盯住一处整整一天。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哼着儿歌。无论女孩怎么呼唤他,他好像都不会再从自己的世界里回来。

  “我女儿最乖……从来不给爸爸找麻烦……最乖……最乖了……”

  他嘴里时常念叨着这一句话,每当看到父亲失神的样子,女儿心里就只有深深的愧疚,当这种痛苦渐渐锐化到不可回避的时候,她选择了更大剂量的毒品来麻醉自己。

  父亲现在偶尔会发病,每到发作的时候就会像疯子一样咬人,女儿的身上经常被咬得伤痕累累,她为了能够让父亲镇定下来,竟然开始给他注射掺了毒品的镇定剂。

  日子就这样在地狱的烈焰中煎熬着度过,渐渐地,女儿手头的钱花光了,父亲所有的积蓄也用尽了,这个家变得一贫如洗。

  一个夜晚,当女儿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浴室里的灯亮着,地板上已经积了不少的水。她冲进浴室,发现父亲坐在浴缸边发呆,水龙头源源不断地放出滚烫的热水。

  “爸!”女儿淌着满地的水走进去想关掉水龙头,可是,当她赤裸的胳膊出现在父亲面前的时候,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孔又刺激了他。他突然一把攥住女儿的胳膊,歇斯底里地吼道:“就是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你还我女儿!”

  他张开嘴,一口咬在女孩的胳膊上。女孩痛得尖叫,用力推了父亲一把,他被头朝下推进了积满热水的浴缸,温度极高的水立刻将他的皮肤灼伤,当他挣扎着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已经被烫得浑身燎泡。样子看起来极其狰狞。

  女儿惊恐地向门口跑,可是却被父亲一把抓住了头发,他狠狠地咬在她肩膀上……

  这熟悉的画面让我的意识渐渐有了感觉,我也经历过一模一样的情景,难道这个男人把我当成了他的女儿?

  女孩好不容易挣脱了父亲,冲出门的时候把浴室的门关上了,而且还在外面把门反锁。

  男人在浴室里拼命撞击着那扇沉重的门,却毫无用处。女孩惊恐地用桌子抵住门,生怕发狂的父亲会冲出来把自己杀死。渐渐的,浴室里没有了声音,女孩试着呼唤父亲,却无人应答,只有哗哗的水声和水蒸气源源不断地从门缝边钻出……

  “爸!关掉水龙头!”女孩惊慌地大叫。她不敢贸然打开门,可是如果任由滚烫的水这样流淌,父亲很可能会在浴室里缺氧而死。女孩手足无措,最终靠在门边号啕大哭起来。她害怕负任何责任,也害怕自己的父亲会就此死去。

  当她终于鼓起勇气,打开浴室的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水蒸气中,根本看不见父亲,直到水雾渐渐淡了,她才隐约看到浴缸中躺着一个人——她的父亲。

  女孩瞪大双眼慢慢靠近,可是,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超过60摄氏度的水温中呆这么长时间,他的身体早就被烫得体无完肤,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女孩第一次见到人的尸体,而且,竟然是自己父亲的尸体!她望着烫得满身燎泡的父亲,双脚一软,也顾不得关上那仍在流水的龙头,连滚带爬地出了浴室。

  “我杀死了爸爸?我杀死了爸爸。”

  她喃喃自语,颤抖的手在黑暗中打着了打火机,让邪恶的红色火苗渐渐融化了锡纸上的那些粉末,当她把药剂推入自己蓝色的静脉的时候,脸上慢慢地露出舒展的笑容。

  她感到身体正在失去重量,慢慢地上升,升到了天堂,在那里,她的父亲微笑着等着和她继续寻找他们最终的快乐生活……

  一滴冰冷的水珠猛然落到我额头上,然后又顺着我的鼻子一直滑进嘴里。我睁开眼睛,浴室里的灯光已经熄灭,水蒸气也消失了,我一个人坐在冰冷的马赛克地板上,四周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的影子。

  我浑身脱力,只能抓着洗脸池的边缘慢慢爬起来,身体冰冷透湿,然而呼吸却变得异常轻松。

  我知道,当那个男人抱着一颗勇敢的心跳入开水中,在他眼里,那并不是致命的澡盆,而是能够挽救自己女儿的烈焰。为了救回女儿,他不惜让自己被烈焰灼烧得千疮百孔。

  如果他们能在天堂相遇,相信那个女孩最终应该会对自己的父亲说一声:对不起。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五)红剪刀 (2005/09/14 15:30:10)
  (四)旧照片 (2005/09/14 15:26:59)
  (三)燕雀鸿鹄 (2005/09/14 15:25:46)
  (二)等信的孩子 (2005/09/14 15:24:21)
  (一)老宅 (2005/09/14 15:22:44)
  15、一路狂奔 (2005/09/14 15:20:35)
  14、杀死他们 (2005/09/14 15:19:22)
  13、水生疯了 (2005/09/14 15:18:14)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