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三章 陈然和张洁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柳浪1918

  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

  圣诞节过后,新年的脚步就越发的近了。我的手机一直都保持在开机状态,但我却再也没有收到那种奇怪的乱码短信息了。没有字的正常的乱码信息倒是经常还有,那上面和以往的一样,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已。

  陈然的不辞而别!

  圣诞节的假面篝火晚会!

  在公司的同事们看来都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要说起来就无非是公司的一个秘书走了。

  也许她找到了更好的工作!

  也许她回家做了全职太太!

  也许她离开了成都而已!

  仅此而已,大不了的说一句她这人没有礼貌,不辞而别了;大不了的还说一下好象她的工资还没有拿走哟;大不了的还说那个女秘书很漂亮哟……

  谁又知道这个陈然原来叫萧红雨呢?

  谁又知道圣诞假面舞会的惊魂呢?

  那个奇怪的信息会不会是陈然(萧红雨)发的呢?

  想到这里我悚然一惊。

  一个女鬼! 一个真正的女鬼!她已经不在这个人世间了,难道还会发信息,还会管阳间的事情吗?

  我拿出手机,找出陈然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依然是通的!但一直都无人接听!

  晚上我又给外公打了一个电话,外公说,这种情况是有的,一般是那种不屈的冤魂还有什么心事未了,而且一般会存在一年左右时间。也就是说那些“管事的”可能会给“他们”一年的时间来了结尘间事,但也不必害怕,这种鬼的道行不深,基本上没有什么手段,当然也有例外的。

  如若真的是这样,萧红雨会害人吗我想。

  这个也说不准,有些冤魂很凶残的,外公似乎知道一样接着说道。

  我有些忐忑不安地看了一下内窗外的大办公室,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张洁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打字,老黄坐在那边喝茶看着报纸。

  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

  按照惯例,公司对于陈然的不辞而别还是发了一个启示。

  上面说---我公司员工陈然,由于在其工作期间不辞而别,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工作次序,陈然同志看到本启示后请速回公司办理离职手续。否则就如何如何。

  由于真正知道此事来龙去脉的只有我,所以我也就没有点名,在上面签了字,让老黄拿到报纸上去发了。

  但是张洁似乎一直都处于不安之中。

  她给我说,她觉得陈姐还在这里一样!

  张洁下班走了以后,我看了一下门后面,天啦!

  陈然那双红红的高筒靴果然还在!

  我不明白陈然为什么还不离开我们,不离开成都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她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吗?

  在我们老家有这样一种说法,那就是人死了以后会在一段时间里去他(她)曾经呆过的地方走一遍,依家乡话说叫---拾脚板!而且这种现象有时候很小的孩子能看见。我记得我外婆去世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似乎出现过,我妹妹柳叶那时侯还小,她说话有一些口齿不清的,我外婆入棺的时候柳叶就老是伸着小手指着那乡下老房子的一个角落说婆婆抱抱抱之类的话。还有一次我和我妈带柳叶去广场上玩,柳叶在旁边一个人歪歪扭扭的走路,我当时正对着柳叶,我看见她列瘸了一下似乎要摔倒,但她却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站住了,就是那种向后倾斜的几乎不可能站住的方式。

  我吓了一跳,连忙要去扶她!

  我妈看我突然的跑过去也连忙回头来。但柳叶却一下站正了,还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一双小手挥舞着。

  我妈说乖乖乖乖摔到没有?

  柳叶却哭了,她口齿不清地说婆婆婆婆走走走 了。

  我记得我妈还说了声妈!

  成都的冬天真的来了。

  接连几天的大雾让休闲的成都人民感受了一把岁月的变迁和人生的无常。

  先是紫荆广场那边的闹鬼事件,再就是三环路上的交通事故二死五伤给这场大雾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而这两件事情,在外人看来只不过是一些道听途说和平常的交通事故罢了。

  但是,我却并不这样认为。

  有一句话叫做无巧不成书,在这里我只能说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小。

  张洁给我租的房子就在紫荆小区里。

  而我只能这样说明,巧的是,陈然也就是萧红雨的小姨也就住在这里。

  陈然,不,在这里应该叫萧红雨。萧红雨在华西**大学读书的时候就住在她的小姨家里。

  萧红雨的小姨有一个五岁的男孩长得非常的可爱,我第一次搬进紫荆小区的时候就看见几个调皮的男孩女孩在小区里疯跑,那个叫小海的在前面拿着一个小旗子。只是我那时侯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和他就是萧红雨的外甥而已。

  而张洁,在陈然失踪以前就和陈然合租住在小海的家里。

  这是一件让我感觉到匪夷所思的事情。

  按说,在我所认知的范围之内,陈然就是萧红雨,未必萧红雨重新以陈然的身份回到她小姨的家里时她的小姨一家人所看到的陈然会是另外的一个样子吗?

  未必萧红雨的小姨一家人就是因为这个陈然很象他们的外甥女萧红雨才将房子租给她们的吗?

  那么小海呢?

  按说萧红雨离开她小姨家只有两年就出事了,那么小海在她离开时也有近三岁,那么,小海又怎么会不认识这个漂亮的红雨姐姐呢?

  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

  按说,张洁其实是并不知道萧红雨的相关的事情的,她所知道的应该和公司里其他同事所了解差不了多少---那就是和她一起租房子住的陈然失踪了。

  但是,张洁给我的感觉是她好象很害怕!

  那么,合理的解释只能是我所看到的陈然和张洁以及还有其他人所看到的陈然是不同的。

  原来有些人是可以以不同的面目示人的。

  而让人恐怖的是或许这个“人”的本身也许就并不是“人”!

  那个下午发生的事情就让很多的人费解!

  唯一的说法就是人们常说的---出鬼了,出鬼了!

  我在听说这件事情之前都还不知道我和萧红雨的小姨住在一个小区里。我只知道张洁是住在三单元五楼,我是住在一单元三楼。

  那个下午雾还没有散尽。

  成都的雾和我老家的雾不同,或者说成都这次的雾和我老家的雾不同。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老家是经常都会起雾的。

  冬天的早晨,漫天的大雾升起来了,山坡上的土地象是被煮熟了的红薯一样一阵一阵的向外冒着热气。

  我小时侯就特别的喜欢起雾的日子。

  影影幢幢的。

  影影幢幢的看对面的来人非常的好玩。

  有的看不见头。

  有的没有了脚。

  有的只看见四肢在晃动。

  ……

  但成都的雾给我的感觉很不同。那天上午我开车去上班的时候还只是感觉有一点点的雾,但九、十点钟时雾却越来越大了,大到对面几米的地方都看不见人,所以在三环路出事后不久,成都的几条高速路全部进入封闭状态。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雾还没有散尽。

  五岁的小海和一帮小伙伴们在紫荆广场上玩得不亦乐乎。

  对于孩子而言有雾好呀,有雾的时候你看不清楚我我看不清楚他多好玩呀!那时侯紫荆广场上已经有了很多的老婆婆老爷子,雾还没有散,天空中有一丝丝的晚霞穿云而出。

  几个孩子先是互相追打着玩,后来便开始躲猫猫。

  大家都知道,紫荆广场上有一排回廊,回廊上有一些常春藤之类的植物,太阳出来的时候在回廊上走过去凉幽幽的非常的舒服,特别是夏天,坐在回廊里下棋打扑克斗地主真的很是惬意。回廊的柱子最高的地方大约有三米到四米高。不知道谁家的一个梯子就摆在回廊的旁边,有一两个小孩子胆大的从梯子上爬了上去,小海就是打头的(领先的意思)那一个。

  当是有好几个老人正站在台阶边上聊天。

  在那几个老人发现小海他们的时候正是小海一头栽下来的时候。

  那几个老人回头的同时他们听到一声惊叫!

  或者说那几个老人听到一声惊叫就回了头!

  只见那个长得虎头虎脑的五岁的小男孩象一个风筝一样一头栽了下来,完全头下脚上的方式。

  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没有出现血肉横飞的局面。

  但是出现了惊心动魄的局面。

  只见那个小孩子在空中似乎是停顿了一下,然后脚先着地坐了一个屁兜儿爬起来就嘻嘻哈哈地跑了。

  没有人相信这些。

  几个老人半天没有合拢嘴巴,然后只有不停地揉眼睛。但小亮,也就是小海后面那个小孩子扒在回廊顶上哇哇地哭却又是真的。

  出鬼了!出鬼了!

  那几个老人逢人就说这件事情。

  后来不久听张洁说那天晚上小海的妈妈跪在阳台上烧了很多的纸,嘴里念叨着什么小雨小鱼之类的话吓了她一跳。

  我一直没有告诉张洁陈然实际上就是报纸上说过的一庄谋杀案的主人翁之一萧红雨。

  以张洁的心理承受能力她不可能接受陈然就是萧红雨的说法。也就是说她不可能接受她张洁曾经或许是现在都还在和一个“非生物”住在一起。

  很多人都不可能接受这一点。

  甚至于我。

  但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张洁在刚做我的秘书的那一段时间,也就是萧红雨事件刚刚过去的那几天的表现现在让我想起来的确有些怪异!

  怪不得张洁常说她感觉陈姐(陈然)没走。

  她说的没有走是指还在这个城市或某个地方呆着或是工作。她当然不知道这个陈然的本身其实是并不存在的。

  她知道每天早晨给我泡一杯不加糖的咖啡。

  她知道我的车钥匙放在哪个抽屉里。

  她似乎是第一次坐我的车子时就准确地熟练地从我的车上的烟灰屉子里拿出六元钱交了停车费!(我不抽烟,就把一些硬币和散钱放在装烟灰的那个小屉子里)

  现在想来我悚然不已!

  难道张洁就是陈然。

  陈然就是张洁吗?

  这以后几天上班的时候,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张洁。除了她对我办公室的熟悉和对我个人爱好的熟悉情况让我吃惊以外,我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但仅仅就这一点而言,张洁的行为还是属于不正常状态的。

  第一,就算是陈然也只是在我这里工作了不到两个星期而已就失踪了。按正常状态而言,陈然熟悉我办公室的一切并不奇怪,因为她在此地呆了有近三个月。而且不能以常人的观点来看待陈然,虽然很多人并不知道内情。

  第二,张洁不是陈然,张洁在陈然失踪后来我办公室工作

  不到半个月,半个月就熟悉我办公室的一切情况,甚至比我自己还熟悉办公室。更甚于难以理解的是张洁似乎很了解我,可以说比先前正常状态下的陈然还了解我。这就很不正常了。

  第三,张洁似乎很想接近于我,这又和我刚来时张洁给我的印象有些不符。毕竟,作为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我而言,公司的普通同事对我的情况应该是不很了解的。

  那么,合理的解释是什么呢?

  合理的解释只有两个。

  第一,张洁悄悄的喜欢我。

  第二,张洁拥有“超自然”的能力。

  而第一似乎不成立。虽然我目前的确还是独身,而且相貌堂堂事业顺利,但作为张洁,不可能这么快就敢对一个不“熟悉”的上级发动进攻。

  那么,合理的解释就是---张洁拥有“超自然”的能力!

  一想到这种几乎是“非人类”的“超自然”能力我心里就有些发麻。

  我只能不动声色地关注事态的发展。

  还好的是公司近来一切都发展顺利,原来香港的那个合同几乎是出乎意料的签了下来。

  礼拜六下午的时候,我走出紫荆小区准备去随便吃点饭,在门口碰到张洁,她说去麦当劳吧。我和张洁来到附近的一家麦当劳。

  坐下来后张洁说还是老规矩你看着包我去买吧!

  我没在意,就坐下来等。一会儿,张洁带着服务员端来两个大盘子,哈哈! 我那份正好就是我喜欢吃的鸡翅膀,还有一小碗紫菜蛋花香菇汤!

  我拿起一个鸡翅膀就吃,可是,我吃了一口之后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我想如果当时有人看见我这个样子一定会吓一跳。

  我嘴巴蠕动着傻傻地看着眼前埋头吃东西的张洁。

  天呀!

  老规矩?

  看包?

  我最喜欢吃的东西?

  我什么时候和张洁一起“按老规矩”吃过麦当牢呀?

  但是,我确实是和陈然吃过一次,我刚来那天董事长过来公司开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会,散会后我们一起吃过一次麦当劳,而且是陈然去买的。

  看来俺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女鬼缠身了,虽然这个女鬼缠的不是我,但很明显她是冲着我柳浪来的。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按说她大仇已报,我还是帮过她的人她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呢?但我又看不出她有什么恶一意来。

  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我听见有些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你不要到处东张西望了,我是萧红雨!”

  我还算镇定,我看了一下对面的张洁,她依然在埋头吃东西,这不明明是张洁吗我想。

  “你不用说话,你想什么我都知道,但我真的不是张洁!”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呢我想。

  “我不想走,我想感谢你!”陈然也就是萧红雨的声音很调皮地说。

  我要你什么感谢呀!你别跟着我了就行---我连忙抑制自己不要这样想。

  那个声音依然调皮地说:

  “那说不定哟!你可别骂我呀,我是知道的!”

  我一时默然,心想那你何必缠着张洁,她胆子小。

  “你是不是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呀?你不怕吗?”那个声音说:“张洁是个好女孩!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做媒呀?”

  啊,老天,她竟然要给我做媒了!

  我连忙说不不不用了。

  我看到旁边有人奇怪地看着我。

  我看这个萧红雨似乎是没有恶意,而且还带着三分少女的顽皮,我一时就想知道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我又怕她吓着别人。

  我刚想到这就听见她说:

  “你不用怕,这里除了你谁也看不见我的样子,听不到我的声音的,你吃东西呀,你边吃我们边谈不好吗?”

  说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感觉到面前一阵清风,一个清艳脱俗的女孩出现在我的对面,长长的头发向一边梳着,笑盈盈地望着我。

  这不是陈然是谁?

  只是眼前的这个陈然更漂亮更妩媚而已。

  确切地说你应该叫萧红雨是吗?

  “是的!”萧红雨有些羞怯地说:“你一定笑话我这样的女孩吧?贪图富贵,不劳而获,结果就理所当然了吧!”

  她在我面前低下头来,她的脸上竟然有泪掉了下来。

  “那时侯我成绩非常好,一天到晚想着将来做一个女诗人或小说家,然后嫁一个爱我疼我的老公,生一个美丽的女孩或者是男孩,我们一家人会很幸福很幸福的。我可以为他作饭洗衣,我可以为她美丽动人,我可以为他放弃我的一切,包括我的事业我的思想,我可以为他的笑而笑,为他的哭而哭,我只要他爱我,好好的爱我一辈子……直到有一天,那个人拿着花出现在我的校门前,而他……”

  看来这个世界女人真的是为爱而生的呀!

  我心中一阵凄然,看起来多好的女孩呀,我拿了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我发现我拿着纸巾的手竟然穿过了她的手,原来在我的眼睛中萧红雨的的确确坐在我面前和我诉说,而现实却是她是并不存在的!

  “谢谢!”萧红雨说着自己拿出一条白手绢檫了一下眼睛。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打扰你吃饭的兴趣了!我们说点别的吧?”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说。

  我奇怪的是她现在在我面前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连她的额头的头发轻轻的飘动我都看得见。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麦当劳的门口,那不正是张洁吗?

  张洁一看到我就笑嘻嘻的跑过来说:

  “哈哈!柳总原来你都给我买好了呀,我一收到你的信息就赶快下楼来了,没想到你来得更快!”

  “哈哈!原来你帮我买的正是我喜欢吃的鸡腿呀?我和陈姐(指陈然)原来就爱坐这个位子的,她老说我天天吃鸡腿要长胖的。哼,我才不怕呢!”

  张洁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通坐下来就吃。

  然后又边吃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不知道陈姐跑哪里去了,电话也不给我打一个!

  我看见陈然笑着向我挥了挥手说再见,然后在我面前慢慢地消失了。

  还会再见吗?

  我看着面前边吃边笑的明媚的张洁,心想:你这个小丫头,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信息呀?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二章 神秘假面人 (2005/09/14 15:37:40)
  第一章 小心楼梯间 (2005/09/14 15:36:57)
  (九)皇后终曲 (2005/09/14 15:35:19)
  (八)藏尸盒 (2005/09/14 15:34:42)
  (七)红舞鞋 (2005/09/14 15:33:10)
  (六)咬痕 (2005/09/14 15:31:03)
  (五)红剪刀 (2005/09/14 15:30:10)
  (四)旧照片 (2005/09/14 15:26:59)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