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四章 影子女朋友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柳浪1918

  成都的冬天有些阴冷和潮湿,有时候一连几天都看不见太阳,也许这也是唯一影响这美丽休闲之都称谓的地方。

  妈妈和柳叶从江城打了电话过来。

  妈妈说柳浪呀你一个人在成都过得怎么样呀天气冷了要记得加衣服呀今年过年回不回来呀你外公和柳叶过年后要去你那儿玩呀到时候你要是没有时间就找个人陪陪他们吧你有没有打算回江城来发展呀公司的业务还好吗。

  柳叶在一旁咯咯地笑了半天。然后就抢过电话故意做出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说---哥哥哥哥我笑死了!妈妈的意思简单地说就是---柳浪先生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带一个女朋友回来呀?

  找你个鬼的女朋友呀!我故意没好气地说。然后我就觉得这句话说得不对,我坐在大班椅上打完电话回转过身子来,我感觉有谁在我脑后注视着我。

  ---萧红雨坐在我的大班桌前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正要和她打招呼,这时候张洁在门外敲了一下门。我看见萧红雨伸出雪白的手指在唇边轻轻地嘘了一下。我连忙坐正了说进来吧!

  张洁一进来就笑着说柳总你和女朋友打电话呀笑得那么灿烂的。然后把一份传真放在我的桌子上,看了一下我的茶杯就拿起来给我加一杯热水。

  我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她。

  我紧张地看了一下坐在椅子上的萧红雨和正给我倒水的张洁。这个时候要是谁正好进我的办公室一定会吓一跳,我面前的会客的“空椅子”无声地朝张洁这边转了一下。

  很显然她什么也看不见。在她的眼里办公室里只有我和她二人。

  我在心里嘘了一口气。

  紧接着我的心又悬了起来,我看见萧红雨笑着站了起来调皮地要拿手去摸张洁的脸。

  张洁把茶杯放在我的面前,然后用手拂了拂额头的头发,我看见她额头的头发在轻轻地飘动。

  萧红雨象一个调皮的小孩子一样把头靠在张洁的肩膀上,另外一只透明的手放在张洁的右肩上,她大大的眼睛眨了眨,慢慢地和张洁重合在一起。

  --我漂亮吗?我听见张洁没头没脑地对我说,我知道这句话不是她说的。

  又一个周六,天气出奇的好,久违的太阳在天空中笑嘻嘻的看着成都平原。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我一个人驱车来到双流十八步岛的人造沙滩上。成双成对的情侣,三五个人的家庭,来回奔跑的放风筝的儿童,恍惚间给人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三亚。

  三年前,自从杜鹃红和一个叫做钟小雷的台湾人去了澳洲以后,我对人生又有了全新的看法,说简单点,我几乎不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爱情存在。

  爱情是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我常常恶毒地想。

  我一直是我妈妈和外公的骄傲,虽然我妹妹柳叶既乖巧又漂亮而且在江城歌舞团小有名气。但我作为家中的长子,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做到今天一个中外合资大集团西南片区的总经理。毫无疑问,在他们的眼中,我柳浪这个调皮的小蛋蛋(我小名叫蛋蛋—见拙作《红色宝岛》)当然是最最优秀的了。

  我无法忘记杜鹃红第一次到我家里的情景。

  我相信我妈妈和我外公也不会忘记。因此一直以来我没有再谈女朋友我妈妈也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杜鹃红是我大学老师杜百泉的女儿。

  大三那年的暑假,我们班里几个玩得好的男女同学一起到江城郊县的江夏龙泉山来玩。那时侯我妈妈刚刚从学校分到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由于杜鹃红的关系在我的要求下大家都住到我们家里,刚好小柳叶也回来了,家里热闹得象过年一样。特别是有好事的女同学偷偷告诉我妈妈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女生和我关系很好之后,我就发现我妈妈笑得快要眯上的眼睛一直围着帮她和柳叶掐菜扫地的鹃红转。

  略显单薄和高挑的身材,皮肤白净,双眼皮,大眼睛,一笑的时候就脸红,左边脸上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有涵养,文静,没有一点大家小姐的架子,掐菜扫地比小尾巴(柳叶)麻利得多—后来我那不乏文学素养的妈妈就这样洋洋自得地告诉他爸爸也就是我外公她那“未来的准媳妇”的情况。我想在她的心中一定早就看中这个准媳妇了。

  可惜……

  可惜事与愿违。

  在此篇文章里我不想过多地述说我的情感经历。

  我只是想说一句,在我们家所有人都认为美丽的无暇的杜鹃红会成为我们家一员的时候,杜鹃红离开了我们。

  也就是当我在遥远的三亚正沾站自喜爬上了经理宝座的时候,我收到妹妹柳叶和鹃红几乎同时发来的一封信。

  信中说—她和我们h大医学院的留学生钟小雷一起去澳洲了,叫我忘记她。

  叫我永远地忘记她!

  等我回来去找杜老师的时候,杜老师已经调到上海去了,而当我终于辗转反辙找到杜老师的电话的时候,杜老师听到我的声音后过一会儿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不死心。

  后来便一次次的打过去,但每次都是这样,再后来,这个电话就易主了 。

  而当我在后来的日子里,每一次去上海的时候,我都要在黄埔江边来回的走上几次,我希望能够很突然的看见杜鹃红或者是杜老师。我要问问她,问问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林花谢了春红,日匆匆!

  一恍惚间,三年过去了!

  三年后我依旧孑然一身,三年来杜鹃红依旧杳无音信。

  午后久违的阳光照在身上,懒洋洋的感觉非常舒服。我坐在人造沙滩的一个摇椅上晃动着,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想动,中午没有吃饭竟然也不知道饿,我忽然觉得我似乎摇晃了很久,而我的双脚也一只放在长摇椅上,一只悬在半空上,只有脚尖时不时划过地面的沙子。我正在纳闷的时候,一个什么东西碰在我的左脚上停了下来。同时一个很稚嫩很甜美的女童的声音传过来---

  “阿姨你真美!比妈妈还要美美!”

  “那是我的球球!”

  我睁开眼睛,一个很漂亮的扎着七八条小辫子的小姑娘蹒跚着跑了过来,十几米外四、五个大人围坐在一起好象在斗地主什么的很是热闹,一个女人似乎是孩子的妈妈朝这边望了一下笑了笑很放心地转过头去和其他人说了一句什么,另外一个好象是奶奶的也回头望着我们笑了一下。

  小姑娘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我,她大约三岁左右,下身的保暖小裤外面套着一件小花格子裙,上身一件紧身的小花牛仔衣,她的两只白嫩光洁的小手相互拍打着,小小的身体向前一踮一踮的,从后面看或侧面看都好象在我面前和我说话或跳舞给我看一样。

  我眼光下掠了一下,一个有着小熊猫图案的小球滚到我脚下。我俯下身把小球拣了起来,我正准备把小球递给小姑娘并逗她玩会儿,但我却发现她原来不是在看着我,不是和我说话的。

  她说的是---阿姨你好美美呀!

  我回过头来。

  阳光在那一刹那间似乎在我的身后聚焦,无数亮点在我的身后汇聚成一个美丽透明的倩影,一个长发披肩,依然一身雪白长裙的女子站在我的身后,她的透明的丰满的修长的圆润的双手撑在我的椅背上,我面前的小姑娘正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新奇地看着她!

  我听见萧红雨柔柔的声音说---

  来呀! 和阿姨叔叔一起坐着玩吧!

  小姑娘高兴地伸出手来。我看见萧红雨从我的右边婉转而过,小姑娘扑到我跟前,我侧身放下脚自然的伸出手去,那小姑娘被萧红雨那别人看不见的素手抱到我身边的摇椅上。

  没有人注意我们,即使这时候小姑娘的妈妈或是奶奶正好回过头来的话,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相信她们也只是看到我把他们家的小宝贝抱到我旁边的椅子上而已。

  而我看到的事实是美丽的小姑娘坐在一个美丽的大姑娘怀里。

  小丫头高兴的样子说明她也知道自己坐在一个好美美的阿姨怀里。

  一只橘子从我旁边的石桌子上飞到小姑娘的手中。

  另一只飞到我的手中。

  (我说的是这时候如果有人正好看过来的话)

  我欣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欣喜地看着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和抱着这个小姑娘的萧红雨!

  我正是在等她过来!

  小姑娘撒娇一样地说---阿姨!你给我剥剥!我想如果有人正好在我们身边路过的话一定会吓得目瞪口呆,小姑娘的身体在我看来是坐在萧红雨的怀里,但确切地说是有一些半悬浮在椅子上的,她的小小的屁股后的裙子上的花儿都似乎在颤动,椅子晃动着,在慢慢地晃动。如果说是我的双脚在用力,还不如说我的双脚在沙上拖动。一只橘子,一只橘子在小姑娘的手中似乎是自动的绽开了!

  小姑娘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看见萧红雨用手指咯吱了她一下!

  很显然小丫头的笑声引来了她奶奶的关注,奶奶回头笑着说---鹃鹃和叔叔 两人 玩不要调皮哈!

  萧红雨发现我注视着她,她回过头来看着我说:

  “你是想要我告诉你杜鹃红的事情是吗?”

  澳洲。

  第三大城市布里斯本。郊外一家医院白色的病房里。

  鲜花在桌子上开放,但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抑郁的气息,台湾籍留学生钟小雷坐在病床前,他的脸上带着一些强装的笑容。

  一个瘦弱的女孩斜斜的靠在床上,她的头上包着一条浅黄的丝巾---那是我妈妈从杭州带回来的丝巾!

  她正在笑着和钟小雷说话。

  桌子上的鲜花旁边放着两张相片,一张是毕业合影照片,另外一张是两人合影照片,那照片上有一个人就是我,旁边是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子,她看起来是那样的青春那样的健康那样的动人。

  而现在,她却躺在异国的病床上。

  她瘦弱得几乎不成样子了。

  她说,她笑着说:

  “小雷,你觉得我这样做是不是也很自私呀?”

  高大英俊的医学院留学生坚毅的脸上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接着说,她依然笑着以一种玩笑的口气说:

  “很遗憾!我们优秀的钟先生,虽然你们的研究成果在我身上没有出现什么奇迹,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

  “我不要你的感谢!我只怪自己没本事治好你的病!”

  “对不起,小雷!”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对不起!”

  说话之间,那个已经瘦弱得厉害的女孩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两张照片,深情的凝视着,久久地,仿佛要把那相片上的每一个人都印在心里面。

  钟小雷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多好的女孩呀!为什么上天就对她这样不公平呢?不,不,不!其实上天也已经对她很好了,听说他(**)一直都在找她一直都没有再谈女朋友。而她,却为了不让他伤心故意远走他乡,而且这一走也许永远都不再回来,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再相见。虽然她的这种做法的确是有点残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的确有点自私,但是这一种自私和残忍又有谁会去责怪她呢?她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的爱他;而他似乎也是那么的想念她,似乎他对她和他(***)的出走一直都持有深深的怀疑一样。

  一时间钟小雷的思绪飘飞起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追求的幸福是那样的近在眼前和遥不可及!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虽然这种美丽在此刻看起来是那样的让人心碎伤心欲绝,但是,她的那份安详和宁静,那份满足和温馨却不是常人都所能拥有的。真的是很值得的---钟小雷此刻的心情也充满了激情,他觉得为了这样一个温婉美丽善良的女孩就是付出一生的情感来暗恋她也是足够值得的了,他的内心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祝福---他希望奇迹很快的出现,他希望她能很快的好起来,他希望她好起来后就是马上和他(**)在一起了,那时候她会是多么的幸福和快乐呀!他愿意,他愿意看见她的这种幸福和快乐。虽然这种幸福和快乐他更愿意是发生在自己和她的身上,但是,现在不了,现在他一心一意只希望她好起来,只要她能快乐能幸福就足够了。他忽然为自己突然间有了这么高的思想境界和想法而奇怪,按说自己的家庭背景和自己的职业学历,该是多少好女孩子追逐的对象呀?但她从来都没有,她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可以信任的好朋友大哥哥,在她的心中,自己永远也只是一个好朋友而已。想到这一点,钟小雷并没有丝毫的后悔和责怪她的意思,相反地,他还为自己原来的幼稚的想法稍稍的脸红。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真正的爱情的,这种爱,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呢?

  这时候,她的声音似乎自言自语一样传了过来--

  “爸爸说他一直都在找我,他这个傻瓜呀!”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他会想我吗?一个人“抛弃”另一个人,还想要那个人想她是不是很自私呀?他的女朋友漂亮吗?他快乐吗?”

  --喂!喂!小雷,我美吗?我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好看吗?

  种小雷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子,他的眼泪不可抑制地冲出眼眶,他大声地说---

  美!美!你永远都是他和我心目中的最美!!!

  “原谅我没有能让你获得新生,我从你父亲那里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听说他现在做得很不错,要不要打电话告诉他,他一定会来看你守着你的?”

  “啊!真的吗?他的电话呢?给我!快给我!”

  那个床上几乎无力动身的女孩子一下子坐了起来,她的眼睛里闪动着褶褶的光辉,她的脸色一刹那间也变得红润起来。

  但是,一瞬间,那束光辉便暗淡了下去。

  --不,不,不行的!她说。

  良久,良久,她保持着那种幸福和怀想的姿势,她忽然又明朗起来,她说:

  “小雷!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是他的,我只能是他的,因为我的心早就和他连在一起了。对不起呀!”

  “没有什么对不起和对得起的说法,爱情是不能勉强和强求的,再说我也很快乐呀!你爱他和我爱你是并不矛盾的,就象你一样,你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而我,也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一切!也许这就是一种更为博大的爱吧。”钟小雷带着总结式的说法让两个人都笑了起来,他们的手握在一起,那女孩瘦小的更加修长的手在钟小雷手心里不盈一握。

  --喂!你说,天国里美丽吗?

  --美丽,天国里到处都是好人。

  --天国里可以看得见人间吗?

  --看得见的!

  --哈哈!那你们以后要做好事不许做坏事哟,不然我就都看见了哈!

  --是的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那我可以在天国里等你们,到时候你们来了我就做饭给你们吃!我会做的。

  --是的,你会的,我们来吃你做的饭菜,一定很香的!

  --那你们将来到天国里来的时候我会老吗?

  --不会!天国里的人不会老的,你会更加漂亮,你去了后头发都会全部长出来,你的手上的肉也有了,你的脸也会红红的,你的酒窝也会更大一些!

  --不,不,我的酒窝不要太大了,他说太大了就不好看了!

  --小雷!你说说,人真的有来生吗?

  --有的,一定有的!

  --那人在来生还会认识今生的朋友吗?

  小雷知道她的心里此刻在想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问,他肯定地说—

  会的,一定会的,今生无法实现的愿望在来生一定会实现的。来生,来生,你们一定会永远地在一起的。

  说完后马上又想,来生,来生你一定不会认得我了。

  --是吗?

  --是的!真的是的!

  --你们学医的人也信这些吗?小雷你骗我的!

  --没有,我没有骗你,原来我是不信的,但是现在我却信了,我很相信,一定有的!

  --谢谢你!小雷,谢谢你!我要睡了,我好困呀!

  --鹃鹃!鹃鹃!

  --我要睡了,我睡了就会做一个好梦的!

  --鹃鹃!鹃鹃!

  --鹃鹃!鹃鹃!

  “鹃鹃!鹃鹃!鹃鹃!快给叔叔说再见吧,我们回家罗!”一个年轻的少妇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沙土朝这边喊着并且开始走了过来!

  小姑娘听见妈妈的喊声,从我旁边的位子上溜了下来,她甜甜地说着拜、拜拜,还向着我(们)挥了挥,然后蹒跚地向她妈妈跑去,在她回转身的一刹那间,我似乎看见她的脸上也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三章 陈然和张洁 (2005/09/14 15:38:15)
  第二章 神秘假面人 (2005/09/14 15:37:40)
  第一章 小心楼梯间 (2005/09/14 15:36:57)
  (九)皇后终曲 (2005/09/14 15:35:19)
  (八)藏尸盒 (2005/09/14 15:34:42)
  (七)红舞鞋 (2005/09/14 15:33:10)
  (六)咬痕 (2005/09/14 15:31:03)
  (五)红剪刀 (2005/09/14 15:30:1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