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五章 谁是萧红雨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柳浪1918

  冬天。

  绵绵的雨雾一直弥漫着成都的美丽!

  在得知鹃红的确切消息后的那一段时间,我的情绪异常的低迷。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萧红雨这是不是真的,这是真的吗我再也见不着我的鹃红了吗?我象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充满了哀怨和悲伤。而我的这种情感又不能轻易地流露和表现出来,这使得我的内心就更加的痛苦,而每每这个时候,萧红雨一定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当然除了我依然一般没有人能看得见她,除非她想让你看见)她就象一个姐姐或者是妈妈一样吝惜地看着我,而往往却什么也不说,也只有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没有用的,而且还不如不说。所以有时候我反而觉得要找一些话题来和她说说,她的这种很有技巧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忧郁。

  而且有几次我开车的时候几乎出事,但在那一刹那间我的车子都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化险为夷。我知道,因为只要是我自己开车,萧红雨必然地坐在我的副驾驶位置上。

  最危险的那一次是上个星期五的时候。

  那一天我从重庆分公司开完了会,非常不巧的是我的司机陈恒发半夜的时候就开始发高烧,我把他送到城北医院输液回来后天都快亮了。

  一般来说,出远门的时候我都会带上司机小陈,又由于是开会,所以萧红雨一直都没有出现过。

  张洁打来电话说,韩国LG集团的客人可能在中午左右到公司,吃饭的地点安排在红杏酒家,那个千政鹤先生说一定要和你喝几杯!

  我回到酒店用冷水洗了一下脸,小陈没有胃口,我也不想吃,我们在给车子加满油后就出发了。

  司机小陈坚持要开一段儿,我没让。我说,未必你还不知道我的技术吗?小陈笑了笑,一会儿就在后座上昏昏欲睡了。

  我开的是正宗三菱越野车,性能非常的好,在高速路上一般跑个一百四到一百六七十码都没有问题,但是基本上我们都没有超过一百五的时速。

  由于路况不是很熟悉,一开始我基本上都保持在一百三十码左右,按这个速度算在十一点左右我们就可以到达成都,所以我也不急,而且小陈清醒一会的时候就和我说一两句话,还不时提醒我慢一点,到成都十二点前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雾,还不算太浓的雾飘闪在眼前,还好早上的车子并不是很多。

  到达内江的时候我一看时间才八点半钟,正要松口气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小陈隐隐约约的呻吟声,我吓了一跳,喊了他两声都没有回应我,我连忙靠边停了车,一摸他的头,烧得滚烫滚烫的,这时候小陈说没事没事柳总到成都再说吧!

  好家伙!竟然一直忍着不做声。

  没事就是有事!我说不行,赶紧去看看,也不管他的说话直接把车子开到内江市医院,还好,医院里专门设有急症室,医生看了一下说问题不大,但要输液降温,不然超过四十度就麻烦了。小陈还在坚持说没有问题回成都再输液没有事的我们回去有急事。那个漂亮的护士小姐瞪了他一眼说再急的事情也不能不治病呀,看见我都去交钱回来了,又说,好吧好吧我给你少放一点“水”在里面,保证你半个小时输完行了吧?

  我看了一下时间说,没问题大不了改为晚上吃饭就是了。

  哟!就是嘛,吃饭嘛,早吃晚吃都没得事在(四川话),那个小护士边说边手脚麻利地给小陈输上了液!

  小陈却待还要分辨,我笑着示意他算了。

  到我们再次上路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从内江到成都大约两百公里左右,如若开快点十一点半左右可以到达。我在上高速路前抽了一根烟,然后直接把速度提到一百五十码。

  过了内江,按照往常的日子车子一般要多了许多,但是这一天早上的车却不是很多,正好很适合我们快速前进。从重庆回成都的高速路,大家都知道,弯路和上下坡比较多,一般来说要两个人换着开比较舒服一点。所以要求注意力非常的集中才行。

  又一次输液后的小陈在后座上大约已经睡着了。

  我努力地提高自己的精神和注意力,我给自己说集中精神不要打岔集中精神不要打岔,但困意还是悄悄地向我袭来。

  我准备点一支烟解解乏,但我一想到感冒或体虚的时候闻到烟味就难受要呕吐,就把一支烟含在嘴里继续前进。

  十一点多一些的时候,我已经快到龙泉了。

  在路标上显示大约在养马镇和山泉乡路段上的时候。

  突然我看见一些有关“桃花”的字眼和广告。是了,龙泉春天的桃花是天府之国近年来重要的一个景观,刚来的时候就听他们给我说过,办公室主任老黄和张洁他们还在我面前说过到时候组织大家去赏逃花游农家乐呢!

  我当时就默默的不做声让他们几个很奇怪!

  桃花!桃花!

  桃花!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七年前我和鹃红不就是相识在J大的桃花园吗?

  那时候她还小,那时侯她还是我们老师杜百泉的乖乖女,那时候她还是J大附中高三的优等生,那时候她说她将来也要读J大,那时侯她还说一年后就是我们的小学妹了,那时候她就说别老是叫她小丫头小姑娘的了,那时候她一笑起来我就发现她只有一个小小的酒窝,那时侯她银铃般的笑声让满圆的桃花何等的灿烂……

  那时侯。

  那时侯,江城的天空是何等的蓝。

  那时侯,桃花园的小草都是绿的了,在春天的笑靥中绿得无比的鲜艳,绿得仿佛就没有经历过冬天一样。那时侯一身鹅黄运动装的小鹃红就被这绿拥抱在怀里。那时侯我们只有感叹造物主对小姑娘无限的眷爱!

  一年一度春风起

  惹醒满院桃李花

  桃花!又是桃花即将绽放的季节!

  我的眼前一下子出现了满山满树的桃花,彩碟儿在花丛中飞舞着,天上的风筝也低飞了过来,仿佛是要和这满山遍野的花树争宠一般,那鹅黄装的少女在花丛中频频回首浅笑。突然间她娇喝一声—

  快减速!转弯!!

  一只白嫩的素手突然握住了我的方向盘,往右,往右!

  前方一端很急的弯道出现在眼前,耳边传来刺儿的刹车声!

  哇!好险!幸亏我及时来了!

  萧红雨拍着胸口气喘吁吁地说。

  --喂!哥们!怎么开车的,要不要命呀?

  一个司机重新启动车子后伸出头来喊道。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冷汗瞬间遍布我的全身。我呆坐在驾驶室里,脑袋里一遍空白。我从后视镜里看见小陈滚了下来,接着就爬了起来连忙说怎么了怎么了。

  没事!你接着睡吧!

  我听见萧红雨回答说,但声音却分明是我的。

  我回过头来重复了一遍萧红雨刚刚说过的话,我看见了旁边下来看我车子的几个司机奇怪的眼神还有萧红雨满是关怀和责备的双眸!

  ……

  傍晚。

  在紫荆小区“红袖香香”茶楼的一个小包间中。

  萧红雨比和我约定的时间晚来了近二十分钟,这是一件应该引起我注意和奇怪的事情。按照往常的惯例,一般来说如果我的脑海里想起了她或者是给她发了信息。在数秒钟之内她就会有回应或者是出现在我面前。(请读者注意这里有什么不同)而这次她却没有准时来到。

  我看了一下表,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萧红雨才有些扭捏地出现在二楼茶室的门口。

  而且她的出现显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那时侯我正坐在对着门口的一个半包围的小包间里,透过小包间之间间隔的玻璃我看见一身素雅打扮的萧红雨一出现在门口就引起了好几个人的注意。她穿着一件紫色的半身羽绒小袄,下身一条蛋黄缀花的毛呢裙子,一款大大的梅花围披披在肩膀上,长长的头发在脑后随便地盘了一个结,明眸皓齿,淡香幽幽,步态轻盈,落落大方。按说成都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成都女孩的美与秀早就远近闻名了,但象这样一种打扮得韵味十足的女子却不多见,因此大家多看一两眼也就不足为怪了!

  但是,奇怪的是她似乎略有一点点慌张,(但在当时我却没有深想下去)她左右看了一下,看到我正坐在这边笑看着她,才似乎是下了一下决心一样走了过来!

  看见她脸上有些慌张的表情,我以为是她有些害怕,害怕“重新以人的面目示人”有什么问题,因为我调侃地给她说过问她能否有时候显形示人,免得一不小心给人家看见了人家还以为我柳浪是个神经病—老是一个人和空气讲话!没有想到的是萧红雨却满口答应了,本来我也是开开玩笑的,我知道“他们”要长久地以真面目示人是不现实的。但萧红雨答应我的神情之轻松让我吃惊,似乎她早就在等待我说这些话提这个要求一样。可惜的是我那时侯还想不通这一层,当然也幸亏我没有想到那么多。

  待她坐下来以后,我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面前,然后开玩笑说—

  “哎呀!要是你真的是我女朋友麻烦罗!你看你看,那么多人都在吃我的醋呢?”

  这句在我以为对于萧红雨而言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却似乎又让她一惊,但一瞬间就正常了,也许她是想到了我是由于她的“非常”的身份才开的玩笑!她浅笑着说—

  是吗?你不怕吗?--她似乎话里有话。

  我依然没有感觉到。我继续笑着说—

  “哈哈!我怕什么,我认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说你老是帮助我,而且几乎有求必应,我怕什么呀?”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接着补充说。我说她的名字的时候几乎是小得无声的。

  是真的吗?--她又反问了我一句,我看见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是好看,而且似乎比原来要亮要有神一些。

  然后我看见她喝了一口茶!

  在她喝茶的时候我几乎还听到她吸水的声音,我不知道象“他们”是不是会喝茶吃饭的,以往就从来没有看见萧红雨喝茶吃饭过,但我想她既然都能够救我一命,有何尝不能够喝茶吃饭呢?或许等我们离开时服务员看见她的茶杯完全有可能是没有动过的,但她们谁又想得到来这里喝茶的那个美女却是可以永远不喝茶的呢?

  这一次萧红雨似乎懒得指出我心中的所想何事。反正她也是对我有全面的了解,所以我和她聊天也很轻松,想到什么说什么也不必遮掩。有时候还问她一些奇怪的问题和事情,比如说为什么我的眼睛有时候看得见一些事物有时候又看不见呀?比如说来生什么什么的呀?比如说那边怎么样怎么样呀?但是有些问题萧红雨却拒绝回答我,她只要说天机不可泄露我就没有办法了,还有一次我在“周星星珠宝店”的时候她跟在我旁边,我用“心语”问她能不能直接给我拿一个最大的钻石戒指不用给钱呀,她说可以呀,然后那个大戒指就一下子飞到我手里,没有人看见我和注意我。似乎一瞬间所有的人都目盲了一样,而柜台里那颗闪闪发光的样品还在。我心说哪一颗是假的呀现在,她笑着说现在你这颗是真的,三天后那一颗是真的,即使别人买回去了也会是真的!哦,看来哪里也别想不劳而获呀我吃惊地说。算你还乖,心地不坏!—我还记得她当时调皮地说我,还拿脚踢了我一下。

  这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萧红雨象个正常人一样和我一起喝茶吃点心,但她吃得很少,期间还说去了洗手间一次,我没有感觉什么,我认为这样更好,有一阵子我甚至把她就当作常人一般,但是我给她倒茶时没有再碰到她的手,碰到了也是空气一样罢,我想。

  临分手的时候萧红雨笑着说你先走吧!

  这时候我才觉得原来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是可以不需要任何人护送的,一下子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萧红雨似乎又看出我的想法,她说,如果你要送我就送我去春熙路吧!

  好吧,我象个绅士一样为她开了边门,开车就送她去春熙路。

  转弯换挡的时候,我的右手好象碰到了一下她的裙裾,似乎是很好品牌的那种,却分明的有一些质感(真实感),但我仍然没有在意,我以为是幻觉或是她故意这样的,只有有些惆怅地看着她消失在春熙路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回家好好睡觉休息一下吧!挥手告别时她笑着说,我调侃之心又起,我说再见再见,不用握别拥抱了哈,反正握手也是白握拥抱也是白拥抱!

  谁知道她竟然脸红了一下,然后又调皮地翘了翘嘴巴说—

  那可不一定哟!

  有时候我想,要是萧红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孩女人,一个“真人”该有多么的好呀!

  鹃红离开已经有三年多了,而鹃红的离去不就是为了让我能过的开心和幸福一点吗?在得知鹃红离去的真正原因后有一段时间我的确不能自拔,这个傻丫头呀,为什么就要把所有的伤痛一个人来背呢?为什么不让我和她一起分担一起承受呢?这样做不是会让我更加难受吗?这样子做你难道不是自私的吗?有一瞬间我甚至恨起鹃红来,但这钟滴血的恨又能怎么样呢?今生,今生是无法报此“恨”的了!而反过来一想,鹃红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不就是要让我幸福快乐地过吗?假如我还沉浸在多年的伤痛中不能自拔,那么鹃红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你们的真正的缘分在下辈子—萧红雨曾经说过这句安慰我的话!也许是真的,也许我们的爱恨只有在来生一报为快了,也许鹃红的走就是为了来生的来!想通这一切的时候,我仿佛看见鹃红在云端里甜甜地笑看着我。

  我是不是爱上她了?

  我悚然一惊,要知道萧红雨可是“非人类”的朋友呵!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荒唐和可笑,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又收到一条久违的奇怪信息,上面只有四个字和三个大大的惊叹号—敢爱就爱!!!

  春节一天天地临近了。

  没事情的时候我和萧红雨又喝过几次茶聊过几次天,有时候我几乎是有些渴望地见到她,但每一次过后我心里的失落感就越发的多起来。

  有时候她很准时,有时候她又迟到。

  有时候她很调皮,有时候她又羞怯。

  有时候她要我送,有时候她自己消失了。

  妈妈和柳叶又一次打电话来的那天萧红雨正好也在我的办公室里,张洁和老黄他们进进出出找我签字时依然什么也不知道。我放下电话时萧红雨突然说—

  我和你一起回去过年好吗?

  --天啦!

  这真的是一个大胆而又冒险的计划!

  我一下子从座椅上跳了起来!

  这真是一个大胆而又冒险刺激的计划!我看着面前的这个萧红雨一脸的兴奋鼓动期盼的神态心动不已,我用四川话说要得要得,但是……但是一瞬间我又迟疑了,但是我的外公!

  你是不是怕你外公看得出来什么?萧红雨接过去问。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无语。

  但是萧红雨似乎也是胸有成竹,她翘了翘嘴巴调皮地说我不怕,我有办法。你真的有办法,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反正妈妈都唠叨我几年了,让萧红雨和我一起回去让她高兴高兴也好,我想。但是按外公的慧眼,未必能够蒙混过关。

  那你给我单独准备一间谁房,免得他们发现了什么,萧红雨说。

  没有问题,让小柳叶去和我妈住,到时候你住她的房间就行了。我说。

  那你一定不要让他们发现哟,我说。

  一言为定。

  萧红雨和我击了一下掌,我的手在空间虚挥了一下什么也没有,我说这不行这不行这样要穿帮。于是我们又重新击掌了一下,这一次她让我感觉到了她的手,软软的,柔柔的,但是还是有一些凉!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萧红雨又来了,她给我一张海航的飞机票,上面赫然写着成都到江城,航班时间机号一应俱全。我狐疑地看着她,心想,这能用吗?

  当然能用!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萧红雨娇嗔地说。

  那倒是真的,从一开始给我租房就没有骗过我。

  要是她真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该多好呀!为什么这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女孩子现在只是一个美丽的女鬼呢?又一次看着她消失在春熙路的人流中还回头挥了挥手的调皮样子,我不由的惆怅地想。

  年前最后几天萧红雨似乎失踪了一般,发信息也不回,打她的那个号码说是用户忙。这个真正的“鬼丫头”,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

  年二十九那天下午,我怀着忐忑的心登上了由成都飞往江城的班机,看来这机票没有问题了,坐在机舱里我低头看着手中的票想。就在飞机就要起飞前,我感觉到谁在看着我,我抬起头来,哎呀!萧红雨笑靥如花般从过道里走了过来!老天爷,难道她也要坐飞机吗?“他们”不是来去无踪会飞的吗?

  柳叶和我妈妈一看见萧红雨就高兴得合不拢嘴了,他们一定在瞬间里完全把我柳浪给忘记了,就似乎是从来都没有我这个人一样,她们一个执着手一个把着肩就开始问长问短,末了还说柳浪柳浪你拿好行李哟。看见她们间没有什么异样,我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一些。

  终于找到一个给我说话的机会,我抓住小柳叶,悄悄地问,外公去上海过年是不是不回来了呀?

  柳叶说,是呀是呀,本来他是说今年不回来过年的,等过了年再和我去成都玩的!

  我正暗声叫好,没想到她接着又说--但昨天妈妈和我给他打电话了,他一听说哥哥你带了个成都美女回来,就恨不得马上赶回来看看,哈哈这个老小孩!

  我一下急了,忙问,那他到底回不回来呀?

  柳叶翘了一下嘴,恨不得马上跑过去和她的红雨姐姐说话,就说—回!回!回!但大姨妈说要到初三后才放他走!

  说完就一溜烟地跑了,我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回头望去,可能她们正说到我什么的,我看见妈妈在笑,而萧红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天啦!我忽然觉得我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有些荒唐和草率起来,但是事已至此,我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南无阿米佗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可怜我柳浪是出于一片孝心好心爱心善心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不要让我们的萧红雨姑娘一下子消失了或者是现形了或者是出了什么问题来,那样我可就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我妈妈和我外公了。

  正在我心里打鼓默默念经的时候,萧红雨走过来牵了一下我的手,似乎是知道我心事一样说,走呀过去帮忙呀你对着窗帘发什么呆呀?我一看妈妈和柳叶已经在厨房忙开了,连忙说好的好的我看这个新窗帘是什么料子的!然后就立马跟了过去,我得随时准备应对不测事件的发生,要不然以我妈妈的身体和

  柳叶的胆子,可能弄不好要出人命关天的大事。但是我看到萧红雨似乎若无其实的样子,还有她走进厨房时我看到她谈谈的影子在墙上微笑,心里才稍稍安静一些。

  怪不得,可能是有把握,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了。

  但是,我觉得她的手很凉很凉的,虽然不是冰凉的,但依然是很凉很凉的了!

  果然,我妈妈见萧红雨过来要帮忙掐菜忙不迭地说—

  红雨你别动手,就一个青菜让柳叶掐了就行!蛋蛋你带红雨去看电视吧!(天!又说我的小名了,哎呀,不过在萧红雨面前说不说都一样。)

  我听见柳叶和红雨在那边笑,我可笑不出来,因为我妈妈又说—看你们小孩子不懂事,这么冷的天穿那一点,柳浪你过来帮我看着锅!(她又不叫我蛋蛋了,怪!)妈妈刚才都忘了拿件衣服给红雨穿!

  说着就连忙去拿自己的大衣给萧红雨,然后就一边数落我说—红雨呀!你看我们家这个傻瓜柳浪,真是一个笨蛋蛋哈,回到江城来也不知道给你加件衣服穿,这天呀,可能要下雪罗!这么笨呀,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哎,以后你可要多教他一点,一天到晚大大咧咧的!

  柳叶和萧红雨就在那边笑!

  我看了一下萧红雨,她接过我妈妈的衣服穿起来说不怪他不怪他!

  当然不能怪我罗,她少穿一点点没有问题的。

  我看见萧红雨柔情似水地看着我,心里不由得一动!

  新年到了!

  当万家灯火齐明的时刻,新年的钟声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响起,我想到萧红雨此刻的心情可能会不是很好,就特别的关注于她。毕竟人鬼殊徒!过完这个春节,以后的日子是不是就会在传说中的黑暗或是凄苦中度过吗?(她一直没有告诉我“那个世界”的一些事情,她说天机不可泄露我也就不好再追问下去了,毕竟我外公也给我说过一些规矩的!)就象我特别喜欢的那一首《断点》里唱的一样:

  过完了今天

  就不要再见面

  我害怕每天想你

  好几遍

  ……

  我吻过你的脸

  虽然你不在我的身边

  但我要祝福你过得好一点

  ……

  我只想再次听听

  听听你的

  蜜语甜言

  ……

  我这种对她的关注(关怀和关心)很显然没有逃过萧红雨的慧眼,她悄悄问我你怎么了?我没有说话,我打开了音响,调低音量,把一盒带子放了进去!

  妈妈和柳叶说去街上买一些青菜和东西去了,柳叶不肯去,我看见我妈妈在暗地里拧了她一下说走吧走吧今天大年初一肯定有促销妈妈给你买那件和红雨姐姐一样的毛呢裙子行了吧!柳叶这才欢天喜地地去了,还说红雨姐姐我穿红的好看吗?

  录音机里的歌声似乎深深地打动了萧红雨。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一曲终了,一曲又起,良久,良久,我们都沉浸在这哀怨优美令人心碎的旋律里。

  又一曲终了的时候,萧红雨伸手关掉了音响,我看见她美丽的脸上爬满了泪水,我的脸上也是湿湿的,她就那样回转着头望着我,我望这梨花带露般的她,我感觉到她飘了过来,就象一朵云一样飘了过来,飘入我的怀中,她丰满又不失窈窕的身体在我的怀中真实的战栗和存在,我似乎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淡雅的清香,任泪水流,任风儿走,她在我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就又飞一般地跑了!

  我分明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和她温软如玉般的舌头!那种真实的感觉几乎让我激动得喊出声来,但是理智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一切转眼就是过眼云烟而已!

  但是,那潮湿而又有些温软的舌头!

  我低头掐了一下大腿,分明的生痛生痛。我看见萧红雨在那边看电视,她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地按动着遥控器。我正想过去问过究竟。

  这时候我听见柳叶在门外大声地喊着红雨姐姐红雨姐姐开开门呀!

  初三那天晚上,麻烦事情来了,柳叶说,她要和红雨姐姐一起睡!

  我吃了一惊,连忙阻止。柳叶不依,她说,我就要和红雨姐姐一起睡,我就要和红雨姐姐一起睡!我妈不知道原由,就在一旁笑着任由她闹。我看见萧红雨笑着看着我们,我知道她不好拒绝,赶紧阻止得更加厉害了!

  可是柳叶却不依不饶!她说我要和红雨姐姐一起睡,天好冷哟,红雨姐姐说晚上还要讲四川好玩的地方给我听呢,是不是呀红雨姐姐?

  我们大家都一起把目光转向萧红雨!

  这时候无论柳叶怎么编理由,如果红雨姐姐婉拒她她也是没有话说的,毕竟她也是大姑娘了!

  没有想到的是、、、、、

  应该说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红雨竟然说—

  好吧!好吧!姐姐也喜欢和你一起睡!

  啊!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那一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睡好,我以一种恐惧的心情等待着事情的发生和奇变,我想象着柳叶可能受到的惊吓或是刺激,我觉得这不是好玩的事情了,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能这样的,于是我在临睡前再一次试图阻止柳叶,但她根本都不听我的,还说,就气你就气你!还说姐姐以后回来就咱们一起睡哈!我以征询的目光探究萧红雨,可是萧红雨却笑着没有搭理我!

  于是我几乎在以一种等待或者是叫绝望的心情面对这漫漫长夜的了!

  一大清早,我连忙爬起来去看她们。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两个人似乎还睡得正香,我慢慢凑近前去,心里不停地给自己说千万别出什么问题呀,要是萧红雨一时性起,把我家的小柳叶给吃了那可就完蛋了!我小时侯只要不听话我妈就说叫女鬼来把我吃了算了,今天看来我真的是引“鬼”入室呀!千万别出事情呀,我心里默默念叨着睁大双眼。

  还好!

  她们两个看起来都睡得很香!

  柳叶象一个孩子一样依偎在萧红雨的怀里,她的小脸蛋有一些红润,呼吸均匀,神态平静,嘴角还带着一点点笑意,似乎是和在我妈妈身边撒娇没有什么区别!

  而萧红雨呢?

  她就象一位妈妈!不!其实她看起来只是象一个姐姐一样,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和恬静,她美丽的大眼睛轻轻的阖着,光洁白嫩的脸颊,细腻滑柔的颈脖,圆润的额头,一绺丝发随着呼吸颤动。我忽然间似乎感觉到什么,但是这种感觉立即被我否定了,从我车子上的突然出现和有人来时的突然消失,给我的感觉都似乎和面前沉睡的美丽的萧红雨是格格不入两个人一样。但是,若是常人,谁又会有这种几乎不可能让人相信的能力呢?这一种可以说是“超自然”的能力!

  我不由得呆了!

  她的一只圆润的胳膊怀绕着柳叶的头,柳叶在她的怀抱里象孩子象个淘气的妹妹一样,而她—萧红雨,多么象个姐姐或是年轻的母亲呀!

  突然,我感觉到脖子上一凉!

  原来她醒了,她在我的脖子上吹了一口气,轻轻说你这个傻瓜你看什么呀?

  我一悚然间,连忙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管怎么样说,不管她是什么,象我这样子呆呆地偷看着她,毕竟也是不礼貌的。但是我看见面前的萧红雨没有生气的样子,相反地,我感觉到她似乎有一些娇羞,她飞快地从被子里抽出 右手来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刮了一下,又吹了我一下然后闭上眼睛不看我!

  我也轻声说起床罗吃饭罗!

  初五那天江城开始下雪了!

  还好,外公被大姨妈留住了说要到初六晚上才回来,而我和萧红雨定的是初六下午三点多的机票。

  本来外公都说要初三或是初四一定回来看一下他的外甥和外甥媳妇的,但是在上海却单单他订不到飞机票。奇怪奇怪,看来这次是不让我看看的了,外公在电话那边发脾气,他说每次都说有票很多票,每次去拿时候都没有了,而昨天(他说的昨天是初五)的票是拿到了,可是到了机场又说天气不好要改航班,看来这次是看不到我外甥媳妇了,看不到也没有法子了,细妹细妹(细妹是我妈妈的乳名)你帮我多给几百元做见面礼,让她好好管教一下咱家蛋蛋!

  最后他又自我安慰地说,反正年后要去成都的,到时候要我外甥媳妇天天做饭我们吃!

  哈哈!我在电话旁边大笑!

  一定又是萧红雨搞的鬼!我万分佩服地看着萧红雨,看来一切都在她的“能力”的把握之中呀!

  非常巧的是,初六那天是情人节!

  情人节离去!

  一想到情人节离去,我的心里就总觉得有什么堵得慌!

  也好!就在情人节离去吧!终归无所依,终归无所求,终归无所得。

  世间万事万物,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么?

  一梦如是,情归了了!

  也许在情人节离去和分开不是一种巧合和偶然,也许上天早就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和结局,也许这也是萧红雨的蓄意和安排,也许这一切就此暗示着所有的故事即将落幕,也许我的梦想就此不再圆满,萧红雨!萧红雨!这个可以说是几乎占据了我的私生活的全部的“人儿”就将要离去了吗?以后我也许再也看不到她了,她会去遥远的黑暗的地方吗?那儿冷吗?那儿有没有欢笑呢?

  我的心里又开始烦躁和焦虑起来!

  但是,妈妈和柳叶却不这样看,柳叶一边唱着《情人节快乐》一边和萧红雨说话儿,妈妈似乎也被柳叶的这种欢乐所感染,她似乎又看到了幸福和快乐即将降临,就象四年前她看着鹃红一样的看着萧红雨,而这一次她的感觉可能要更加的好更加的真实,毕竟四年前的我们还是刚刚毕业的孩子,一切似乎还存在着很多的变数和未知。而今天,今天的我和萧红雨应该是更加的成熟得多。而萧红雨给她带来的那种“出人意料的聪慧和善解人意甚至于温柔温顺的”感觉!可能让她觉得更加的放心和开心。她甚至都说,看看节后能不能请假也和柳叶她们一起到成都来看萧红雨,柳叶在旁边说既然红雨姐姐把成都说得那么好不如咱们就搬过去得了!我打着包听见萧红雨说一定要来一定要来到时候她去机场接他们,假如我(柳浪)没有空的话!

  看她们那样子就象是娘三个一样!我真是又担心又有些高兴和吃醋了!

  到成都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萧红雨说小陈会来接你的,我还是先走了,过两天我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然后又调皮地笑了一下,一转眼就不见了!

  一时间我的心里有些空荡荡的,小陈过来时说,柳总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女客人好像陈然陈秘书呀?

  我一下回过神来,忙说,是吗?陈秘书!在哪里呀?

  春天的脚步近了。

  对于成都人来说今年的春天真是值得好好的庆贺一下,就在正月将要过完的时候,一场十年难逢的大雪飘飘洒洒地降临了。

  雪是从下午开始越下越大的,大街上满是看雪的人。春熙路上给人的感觉比过节还要热闹,很多成都男孩女孩在鹅毛般飘飞的雪花里追逐欢呼。

  下午六点钟左右,萧红雨打来电话说要我请她喝咖啡,而且要去 紫荆电影院那个 俏江南 那里!

  她的语气里有一些娇柔,我马上说好呀好呀然后就听到她在那边咯咯地笑了!

  我说,别忘了你要给我的礼物哟?

  你要什么礼物?

  萧红雨坐下来后调皮地说,她的脸上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我,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很自然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她,我说,我又哦了一下说--

  别走,你别离开好吗?

  是吗?

  萧红雨调皮地问我,我看到她似乎有一些紧张。还轻轻地抽了一下手,啊!老天,她的手被我真实地握住了,我能感觉到她柔滑的手上的温热感!

  好吗?我狐疑地望着她!

  你不怕吗?

  不怕!

  那你不后悔吗?

  不!

  你捏痛我了!

  哦!

  你还不松手?

  不!除非你答应我不走了!

  你这个坏蛋蛋!

  我就要做坏蛋蛋!

  傻瓜!我肚子饿了,可以松手了吧?

  我松开了手,萧红雨顺手刮了我的鼻子一下,从小包里拿出一张小卡片丢到我面前,说,按老规矩你看包我去买!然后笑着飘然而去。

  天啦!

  又是老规矩!

  我拿起那张小卡片,原来是一张身份证,我随便看了一眼,接着我脑袋就轰的一响!

  萧红鱼!

  萧红鱼!

  她是萧红鱼,她叫萧红鱼!

  那,那,那,那谁是萧红雨呀?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四章 影子女朋友 (2005/09/14 15:38:41)
  第三章 陈然和张洁 (2005/09/14 15:38:15)
  第二章 神秘假面人 (2005/09/14 15:37:40)
  第一章 小心楼梯间 (2005/09/14 15:36:57)
  (九)皇后终曲 (2005/09/14 15:35:19)
  (八)藏尸盒 (2005/09/14 15:34:42)
  (七)红舞鞋 (2005/09/14 15:33:10)
  (六)咬痕 (2005/09/14 15:31:03)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