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引子 死亡十字路口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参加葬礼的人并不多,这是海蓝一早就预料到的。她的父亲海桐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事实上,很多人认为他古板,难以接近。

  吊唁词散发着中国的人情味,致辞的是校长,海桐在他嘴巴成了一个兢兢业业,为学生鞠躬尽瘁的模范老师。这一直是海桐的目标,可是他活着的时候从未得到这样的赞赏。

  “……让他安息吧。”校长终于结束他的致辞,司仪不失时机地说:“默哀三分钟。”所有的人都吁了一口气,意识到葬礼已进入了倒计时。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大家络绎地走到海蓝面前,拍她肩、和她握手,语气沉重地劝慰她节哀。

  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灵堂,海蓝悲从心出,当他们全部离开后,父亲也要被送进焚化炉。她干涩的眼里又有眼泪涌出了,泪眼朦胧中,有人重重地拍着她肩,说:“你就是海蓝呀?一晃眼,就长这么大了。真不幸,你父亲就这么走了……”

  这人的声音很陌生,海蓝眨巴着眼睛终于将他看清,是个陌生人,她从没见过,至少印象里从没。这人五十上下,中等个子,一个硕大的鼻子稳稳当当地占了大半张脸。既便沉浸于悲痛之中,海蓝依旧口呆目瞪地想着,好大一个鼻子。

  大鼻子又说些“节哀”“保重”之类的话,这才转身离开了。冷清的灵堂更加冷清了,工作人员过来打招呼,说时间到了,该进焚化炉了。海蓝含泪点点头,深深地看了父亲最后一眼。

  母亲死的很早,海蓝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如今父亲也弃她而去,世间再无亲人。她回到家里,处处都那么熟悉,却又透出些许陌生气息。又一阵的痛彻心肺,她扑倒在沙发上哭泣,哭着哭着,也就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全黑了,房间里漆黑一片,外面传来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电视声、咳嗽声、婴儿啼哭声……声声都令她备感亲切。腰间有硬物撂的慌,一摸原来是电视遥控器,顺手一按,电视屏幕慢慢地亮了。

  “城事追踪,民间话题,尽在城际快线……”

  “……今天傍晚六点十分,在春风路与长城路交叉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场死亡……”六点十分,春风路与长城路!海蓝悚然一惊,从沙发上弹起,盯着屏幕。镜头正好切换到现场:宽阔的马路上,死者卧在地上,手脚折成不可思议的造型,这种姿式海蓝见过,她的心提了起来。镜头推进,当事人的脸一晃而过,好大的鼻子!海蓝霍地站了起来,冲到墙边将所有的灯打开。屋里刹那间光明透亮,可海蓝却觉得自己好似置身于大冰窖里,又黑又冷。

  镜头切换到现场目击者:“……那时我和他并排站着,红灯亮了,他忽然冲了出去……”

  “……三天前,这个路口发生过一起类似的交通事故。令人惊讶的是,肇事司机是同一个人,他就是市公交公司0214号司机……”镜头切换到肇事司机,他手里捏着帽子,神情惶恐,目光游离,反复地说:“……见鬼了,见鬼了,和三天前一模一样……”身后是他开的橙色公交车,屏幕里没显示车号,但海蓝知道是15路。

  啪的一声关掉电视,她跌坐在沙发里,心如小鼓咚咚作响,太阳穴突突狂跳。

  六点十分,春风路和长城路交叉路口,肇事车辆15路公车,肇事司机0214号司机,意外原因:死者在红灯亮时忽然冲到马路上,象蓄意自杀。

  除了死者不同,今天的交通事故与三天前一模一样。

  三天前,死的人是海蓝的父亲海桐,今天,死的是海桐葬礼上的陌生人大鼻子。

  据说,海桐并没有当即死亡,在场的目击者曾说他嘴巴一直翕动,吐出一个“海”之类的字。

  “请问你是海蓝小姐吗?”

  海蓝点了点头,扶着门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年轻男人,尽管他看起象个老实人,这年头老实人很多都是披着羊皮的狼。他笑了笑,说:“我叫刘江河,我是刘绍良的儿子。”

  刘江河这名字从未听过,刘绍良这名字似曾相识。海蓝嗯了一声,依然扶着门,问:“有什么事?”

  刘江河没想到她毫无反应,微微发呆,说:“你不记得了?上个星期我爸曾来参加你爸的葬礼,然后被车……”

  她记起来了,大鼻子就叫刘绍良,刘江河长得跟他一点也不象。她请他进了客厅坐着,但对他为何来找她,还是不解。刘江河看破她心思,说:“我来得很冒昧吧,有些事情想向你请教。”

  海蓝给他倒了杯茶,说:“别客气,有事尽管说。”

  刘江河说:“我们家在H城,离你们这里约200公里,我开始并不知道我爸爸到这里来干吗?后来才知道是为了参加你父亲的葬礼。”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报纸和一张照片,报纸是“T城晚报”,海蓝不用看都知道那是十天前的,上面登有父亲的讣告。

  照片是她从没见过的。黑白照片已经泛黄,上面两个英气勃勃的年轻人,身着汗衫短裤,勾肩搭背的,看起来很亲密,那是许多年前的海桐和刘绍良。她细细地看着照片,问:“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

  刘江河说:“具体时间不清楚,应该是25年前吧,我爸说过他那时还没有我,我今年25岁。”

  那时候也没有我,海蓝心道,留意到照片的背景怡人:海浪绵绵、海礁奇姿、海帆点点,好奇地问:“这是哪里?”

  刘江河想了想,说:“我爸说过的,但我不记得了。”

  海蓝轻轻地哦了一声,忽然想起刘江河还没有说明来意,问:“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刘江河沉吟一下,说:“海小姐。你也知道,我爸和你爸死的很古怪。”

  心呯地跳了一声,海蓝勉强笑了笑,说:“我可不知道哪里古怪了?只是意外。”

  刘江河摇摇头,说:“世界上哪会有一模一样的意外?时间,地点,同一辆车,同一个司机……我查过,连当时的表情都一样。”

  表情!赶到医院时,父亲还没被送进太平间,逐渐僵硬的脸上满是惊愕,眼球几乎要突眶而出。这个表情一直深刻在海蓝的脑海里。刘江河说:“海小姐,这么多的巧合,你不觉得邪门吗?”

  邪门!当然,这两桩交通事故成了T城最大热闻,在坊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版本。还有十来位高人信口旦旦地说,春风路与长城路守了个饿鬼。海蓝轻笑,说:“难道你也认为那里守着一个恶鬼?”

  刘江河怔了一下,说:“不是,不是,我是不相信有鬼魂,但是真的太巧了,太巧了。”

  海蓝说:“你跑了200公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事太巧了,很古怪,很邪门。”

  刘江河说:“不,不是,我觉得这事件有蹊跷,我们应该查一查。”

  海蓝失笑,问:“怎么查?”

  刘江河缓缓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是来和你商量的。”

  和老实人打交道原来这么累,海蓝叹了口气,身子深深地埋进沙发里。坐在她对面的刘江河变得局促不安。

  “城事追踪,民间话题,尽在城际快线……”

  “……今天傍晚六点十分,在春风路与长城路交叉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场死亡……”海蓝缓缓地从沙发里坐直身子。电视镜头缓缓地推进,死者的面容一闪而过。如她所料是刘江河。下午他离开她家时,说要去现场看看,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她婉言拒绝,说:“那个路口我去过千百次,什么也没有。相信我,这只是个意外。”然而他还是去了,并且制造了另一个意外。

  “这是半月内该路口发生的第三起交通意外,而且……而且一模一样……”主持人不仅在结巴,而且好似在流汗。

  其实还是有不一样,已经换成0288编号的原来0214号司机当场就疯了,先是呆呆地站着,然后忽然拍着手唱着:今天的天气真正好,七个铜板就卖两份报……十分地天真活泼。

  海蓝觉得脑袋很沉,不得不用两手捧着,觉得身子很冷,不得不缩进沙发里。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六章 遥远的祝福 (2005/09/14 15:39:59)
  第五章 谁是萧红雨 (2005/09/14 15:39:38)
  第四章 影子女朋友 (2005/09/14 15:38:41)
  第三章 陈然和张洁 (2005/09/14 15:38:15)
  第二章 神秘假面人 (2005/09/14 15:37:40)
  第一章 小心楼梯间 (2005/09/14 15:36:57)
  (九)皇后终曲 (2005/09/14 15:35:19)
  (八)藏尸盒 (2005/09/14 15:34:42)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