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四节 谁杀死了他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走出药店,斜风卷着牛毛细雨扑到脸上,海蓝精神大振,抬头遥望,雾一样的细雨锁住了古镇石塘。错落有致的石屋在雾霭中时隐时现,变化多端,象是沉睡千年即将舒醒的老妖。

  额头的大包已消了大半,但昨晚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令她醒来后脑袋如同铅块一样沉重。她从古堡下到镇里,买了点药,本来还想在沙滩上随意逛逛,但下雨了只得作罢。沿着蜿蜒山道,一级一级往上走。半山腰的古堡好似飘在空中,森寒而孤单,遗世独立。她见惯了阳光的华丽而厚实的古堡,忍不妨见到它的另一面,背脊一寒,如同蚂蚁在爬。伸手一摸,才知道雨水滴进了脖子,沿着脊椎往下淌。

  在斜风细雨里把伞登高,自有一番诗情画意。海蓝不是不浪漫的人,但当人在心事重重时,情调这个娇生惯养的小东西早躲了起来。眼看着离古堡最近的亭子到了,海蓝想,那个瞎眼老头还会在吗?

  事实上,第一天到古堡,她便看到了亭子里的瞎眼老头。他坐在亭子的石凳上,腰板挺得很直,穿着旧衬衣旧中山装,白多黑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尽管前方是根柱子。身边搁着一杆手杖。他是个普普通通的瞎子,任何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来。海蓝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今天上午,这个看法才被颠覆。那时她正准备穿过亭子下山买药,看到这个瞎子时,心里还嘀咕,他一个人坐在这里干吗?然后听到他在叫:“姑娘,姑娘。”他说话时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前方,身子一动不动。

  海蓝环顾四周,并无他人,大着胆子问:“你叫我?”

  瞎子说:“是的,你过来。”他抬起鸡爪一样的手冲她招了招,这个时间他依然看着前方,除了手身子一动不动。

  海蓝浑身起鸡皮疙瘩,脚底好似生了根一动不动,问:“有事吗?大爷。”

  瞎子微微叹了口气,嘴唇翕动:“姑娘,你不相信我没关系。你身上煞气好重,你会有大麻烦呀。”海蓝心中格登一声巨响,快步地穿过亭子,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别怕,别怕,这不过是江湖术士招徕生意的套数。

  尽管如此,心里还是不踏实,前一阵子的遭遇已够让她食之无味、寝之不安,她现在基本上处于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现在还冒出个神棍,告诉她前路依旧黯淡无光,无异于在心底安了一个定时炸弹。

  亭子的尖顶已浮现在眼前,海蓝一步一步踏得特别沉重,一步一步……终于到了亭子里,她长吁一口气,亭子里空空的。眼角余光逮着一条人影在西边山路上疾步如飞,定睛细看,那人目光直直,身子直直,不是瞎子是何人。只是他用盲杖探路,居然在泥泞的山道上走得如此快,叫人咋舌。海蓝知道住家都在山脚镇上,西边并没有人家,不知道一个瞎子去荒山上干吗?

  回到古堡海蓝吃了药小睡了小会儿,雨是越下越大了,她百无聊赖坐在窗前看雨。后来不断地有人来打扰她,先是阿霞端了点东西让她补补。后是徐苹问她身体如何?然后石向东来了,满脸涎笑地说了会儿话。最后王华与许倩倩来问她要不要一起斗地主?除了厨师和打扫卫生的祥嫂,古堡里所有的人都在她房里露了会脸,而且笑容可掬、春风满面。

  海蓝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自己脸上写了招人喜欢四字。相反额头青紫色的包,微陷的眼窝,憔悴至斯她从来不曾有过,也从来不曾被这么多人看重过。

  第二天,天色放晴,满目阳光照得青山、大海熠熠生辉。海蓝本欲退房的打算打消了,上午在海滩上捡了会儿贝壳,下午准备爬到山巅感受一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是这个想法被两只小小蝴蝶给搅乱了,那时她已爬了一半路程,回眸古堡,也不复雄伟感受。这就是登高的好处,能令一些强大的东西变得渺小。

  然后,春风徐徐,花香漫天,两只美丽的蝴蝶相依相眷,蹁跹而来又蹁跹而去。山可以明天再爬,但蝴蝶明日却未必再来,何况又是如影相随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海蓝踩着杂草追随着蝴蝶,蝴蝶经过的地方迎春花开得极盛,蝶比花娇、花比蝶香。这一路抒情畅意自不在话下,直到一条人影出现在海蓝的视野里。这人矮矮胖胖,毫无身材,而且头顶还折射着阳光,手里拿了支木棒,走走停停,戳戳探探。在这么美丽的地方碰到石向东,真是大倒胃口的事,于是赶紧折了个方向。走了老大远,回头时石向东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个人,看不清楚相貌,不过长得高高大大。两人好似在说着话,还互相推搡着。她想起了石向东与王华的恶作剧,走得更快,她可不想历史再度重演。

  蝴蝶停在一栋小小的建筑物前的花丛上,海蓝走近了一看,好似一座小庙,门锁得紧,看不清楚里面供得是什么,也没有门匾。既然是海边,想必是供了保护渔民的妈祖娘娘吧。她坐在台阶看蝴蝶在花丛里流连嬉戏,不知不觉得眼皮沉重。

  有人推她:“姑娘,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海蓝奋力睁开眼睛,见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至少有七十来岁了,提着一个小竹篮子。她穿着一个式样古朴蓝布大褂,挽着发髻,发际别了朵黄色绢花。海蓝站起身,脸色绯红,喃喃地说:“我也不知道……”

  老婆婆已打了门,脸笑得象朵菊花,说:“来,进庙里呆会儿。 ”说完,拎着篮子进去了。海蓝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庙很小,一眼看了个全。奇怪的是庙里供的不是妈祖,而是一个小孩的石头雕像。那小孩子长得好象哪咤,但不似哪咤正气。他浓眉压得极低,眉下一双黑眼充满杀气。海蓝触到他的眼神,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老婆婆从篮子端出一盘食物,恭恭敬敬地放在香案上。海蓝见盘中的食物虬曲纠结,好似猪大肠,又不全是,不由奇怪地问:“婆婆,盘里是什么东西呀?”

  老婆婆回过头来,咧嘴一笑,没有牙齿的嘴巴里黑漆漆的:“你猜猜?”她已点燃香了,转过头去,头微微垂下,高举过顶,嘴中喃喃有词。那些词象串模糊不定的呓语,令海蓝心生不安。她看着袅袅烟雾中的雕像,好似复活了一样,杀气腾腾的眼神压得海蓝几乎要窒息。她扔了句:“婆婆,我走了。”头也不回地跑了。

  再也没在登山心情了,海蓝蹬蹬蹬地往古堡跑去,心想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就退房。

  一进古堡,就觉得不对劲。所有的人,包括平常只呆在厨房里的厨师和打扫卫生的祥嫂,全都在厅里,面色阴郁模糊。还有三个警察,肩膀上的警章锃亮刺眼。

  “很好,你回来了。”赵文杰说。

  “怎么了?”海蓝怯怯地问,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溜过。大家一接触她眼神都自动地转开了视线,除了徐苹,她翕动嘴巴,给了她几个口型:出事了。海蓝心狂跳几下,祈祷着,千万不要与我有关,千万不要与我有关。

  “来,我们进休息室谈。”赵文杰和另一个警察带了她一起进休息室。一楼有个十平方米的小房子,是平时供大家看报休息的,一关上门,俨然一个小小的刑讯室。海蓝心如鼓敲。

  “海小姐,请问你下午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些啥?”

  海蓝将下午的活动简单地说了一遍。

  “海小姐,你最后一次看到石向东是什么时候?”

  海蓝忽然想起,刚才她忘了提到在山上碰到石向东,连忙补充说:“我下午见到他了,大概是2点15的样子。”顿了顿,想起方才大厅里并不是古堡全部人在,没有石向东。“他,他怎么了?”

  赵文杰与旁边的警觉交换了别有深意的眼神,然后说:“海小姐,麻烦你将见到他的情形详细叙述一遍。”海蓝遵照吩咐,非常详细地说了一遍。

  “就没了?”赵文杰皱起眉头。海蓝发怔,说:“还有什么?”

  赵文杰说:“海小姐,你仔细想一下,你接下去干了什么?”

  “我在一座小庙前睡着了,后来就回来了。”

  赵文杰的目光很凌厉,说:“海小姐,麻烦地编谎也要专业点,你说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庙。”

  “不可能。”海蓝大叫,“我还跟一个烧香的婆婆聊了会儿天。”

  “哦?”赵文杰沉吟了一下,说:“先这样子吧,等一下你带我们一起去那古庙看一看。”

  海蓝离开了休息室,到外面大厅挨着徐苹坐着,问:“出了什么事?”

  徐苹的脸不停地颤抖,浓装艳抹也俺饰不了她内心的惊惶,说:“石向东死了,在山上,而且被人掏了大肠。”

  “什么?”海蓝惊叫一声,想起了盘子里那团粘呼呼象猪大肠的肉,老婆婆没有牙齿的嘴巴,诡异的笑容,一股酸意涌上喉咙。她干呕不休,所有的人都看着她。

  忽的一声巨响在头顶炸开了。大家更是惊怕失措,茫然四顾。片刻,才明白不过是一声春雷。轰隆隆的巨响一个紧着一个,从天边滚滚而来,接着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海蓝呕得眼泪汪汪,扭头望着窗外豆大的雨,悲哀地想,这注定是个多事的春天,无处逃遁,也无法逃避。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三节 全家福 (2005/09/14 15:47:16)
  第二节 松子林里 (2005/09/14 15:46:46)
  第一节 夜半幽歌 (2005/09/14 15:42:25)
  引子 死亡十字路口 (2005/09/14 15:41:41)
  第六章 遥远的祝福 (2005/09/14 15:39:59)
  第五章 谁是萧红雨 (2005/09/14 15:39:38)
  第四章 影子女朋友 (2005/09/14 15:38:41)
  第三章 陈然和张洁 (2005/09/14 15:38:15)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