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七节 徐苹的同谋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原来受惊会耗费巨大的体力,海蓝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回到了古堡。赵文杰一直送她到门口,千万不要误会他忽然对她好感大增,事实上,他只不过不想他管辖的地方再出现命案。在路上,他一直旁敲侧击,想套出海蓝来古镇石塘的真正目的。但不管他如何绕来绕去,海蓝的回答与以前的一模一样,无懈可击,

  最后赵文杰有些恼怒有些无奈地说:“你别嚣张,你可是目前最大的杀人嫌疑犯。”

  海蓝冷哼一声,说:“除非我天赐神力,否则怎么可能勒死石向东这样的壮汉?何况我一个弱女,怎么可能做出挖肚掏肠的恶毒事情呢?”挖肚掏肠,想想就恶心。

  赵文杰也不示弱,说了:“你一定有同谋。至于女人的恶毒嘛,天下最毒……”

  “停。”海蓝挥手打断了他,说:“赵警官,你找到我同谋再说吧。”她一扭头进了古堡。已是下半夜了,她放轻脚步,生怕惊醒熟睡的众人。帮她开门的阿霞站在台阶上看着她。海蓝仰头冲她一笑,笑容未及绽放却僵住了。

  阿霞居高临下的眼神里闪烁着陌生的气息。她身上本来有着惠安女子特有的贤淑温柔,言谈举止轻柔有致,目光和煦。海蓝曾大发感叹,同样是女人,阿霞是水做的,而自己是水和泥的混合物即是烂泥一堆。但是现在这个水一样的女子却好似结成了冰。屋顶的灯光在她头顶炫出一团光晕,她的脸背弃了所有的光明,面目模糊,眸子黑沉沉,阴鸷便是这个表情的完美写照。

  或许是海蓝僵硬的笑容提醒了阿霞,她微微侧身,让灯光洒落在脸上,依旧和气可亲,尽管她刚被吵醒。只是暗影、只是光线所造成的视觉差异,海蓝吁了口气,笑颜逐开。阿霞抿嘴一笑,回了她自己的房间。海蓝留意到阿霞棉质睡衣的背上好大一块灰,好象是在墙壁上蹭的。随即想起一般被吵醒的人脸上都会带着惺松睡意,然而阿霞神情清明,倒好似根本没有入睡。她看了一眼厅里的钟,已经一点半了,阿霞没有睡觉,却跑到哪里去蹭灰了?

  她带着这个疑问上了三楼,脚步轻的象猫。掏出钥匙开门,打着哈欠开灯。“啪”的一声,光明大作,与其同时一条人影掠过窗外。海蓝纵声高呼:“谁?谁?谁?”回答她的只有随风一起一落的窗帘。她果断地冲到窗前,向下看,向上看,向左看,向右看,统统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要消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是绝代武林高手,擅长梯云纵之类的轻功。二是他从窗户里跳进了隔壁房间。

  毫无疑问,第一种可能完全可以排除,海蓝毫不犹豫地冲出房外,拍301房即徐苹房间的门:“快开门,快开门”。半晌也没有动静,徐苹睡得象头猪一样,海蓝在心底怒骂一声。随即心中一动,莫非她在拖延时间。她折回自己的房间,冲到窗前一看,只见一个小黑点往西边迅速远去。这么敏捷的身手,她好似见过,可是在哪里见过呢?她一时想不起来。

  “怎么了?”阿霞气喘吁吁地问,她刚刚爬了三层楼梯。

  “怎么了?” 四楼的王华来了,但许倩倩没有来。

  “怎么了?”离海蓝最近的徐苹终于起来了,站在海蓝门口,揉着眼睛问。海蓝一声不吭地推开三人,走进徐苹的房间,走到窗边,窗户是关紧的,并且是上了锁的。徐苹呀徐苹,你为什么这么傻呢?要将窗户关死呢?本来你还可以借口睡着,装作万事与你无关,但是现在显而易见,这人是你的同谋。海蓝在心底冷笑。

  阿霞三人看着海蓝站在窗前沉思,面面相觑,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海蓝转过身来微笑着说:“没事。只是要告诉大家不要在窗帘上踩脚印,好脏的。”阿霞不解地皱起了眉头,王华略有所思,徐苹脸颊的肉微微跳动。海蓝缓缓地拉开窗帘,米黄色的帘子,洁白的窗纱,干干净净的,压根儿没有脚印。

  徐苹急促地吸了一口气,目光中燃烧着被愚弄的怒火。

  “听说你失窃了?”赵文杰问。

  海蓝摇摇头,说:“什么东西都没丢,只能说有人在未经许可的状态下进入了我的房间,这也是你们警察经常干的事,你应该能明白吧。”

  赵文杰对她最后一句挑衅置之不理,说:“那他进你房间干吗了?”

  海蓝沉吟着说:“当时我不在场,所以不能告诉你他究竟干了些啥。根据我事后观察,他好象是检查了一下我的行李。”

  “检查?”赵文杰皱眉。

  “是的,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按照原先位置摆放的好好的,如果不是我回来正好碰到他,相信我根本不会发现。”

  “你为什么不报警?”

  海蓝耸耸肩,说:“我相信你们已经够忙了,又要破案又要跟踪我。而且我希望你们早点破案,好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赵警官,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想出去逛一下了。”

  赵文杰戏谑地说:“我以为经过昨晚沙滩的事情,你已经吓破胆子了呢,哪里都不敢去了呢?”

  提起那半截身子、一只眼睛,海蓝的脸顿时白了,方才与赵文杰斗嘴的兴致荡然无存。赵文杰哈哈大笑,说:“得了,海小姐别演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得了臆想症,请你不要再编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出来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啪”的一声按在桌面上,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海蓝的双眼,“我们查过了,根本没有这个老婆婆。”

  海蓝拿过纸张铺平细看。“咦”她轻轻地叫了一声,脸上浮起了惊讶地表情。

  赵文杰狐疑地看了看她,又看看画,问:“怎么了?”

  海蓝摇摇头,淡淡地说:“没什么。”尽管年老的婆婆们,看起来都是饱经沧桑,满脸皱纹,差别不大。但刚才她还是一眼看出,画上的老婆婆并不是她见到的那一位。如此说来,司徒后来另画了一幅素描给了赵文杰,他为什么要怎么做呢?海蓝十分不解。

  赵文杰不休不饶地追问:“那你咦什么?”

  海蓝闷哼了一声,沉声说:“法律并没有规定我不能咦。”起身头也不回地朝古堡外面走去,

  她用了半个小时冲到了古镇,心中象揣了小鹿一样砰砰跳着。站在“东海”酒店的301房间前,忍不住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一看再看,琢磨着用什么样的口气同司徒说话呢?她不仅打听出司徒居住的地方,还听说了他其他的事情,比如说他很自由,时常有大半年的时间住在古镇采风,并且还有花不完的钱。比如说他很少跟女孩子打交道,尽管全镇的女子都为他疯狂……

  怀揣着玫瑰色的梦想,她敲开了司徒的房,然后她很快后悔了,恨不得从原地消失。华丽的白色雕花描金木门敞开时,露出的不是当初她看到的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尽管还是同一张脸,但如今这张脸正被一种浓浓的悲楚浸泡着,微蹙的眉毛还潜伏着一丝被打搅的恼怒。他看到海蓝,脸色稍霁,说:“怎么是你?”

  幸好他还记得我,海蓝将画递到他面前,强作镇定地说:“这是你交给赵文杰的画,为什么?”

  司徒接过揉成一团扔在地上,说:“不为什么,她与案情根本没有关系,找着她毫无意义。”

  “可是她与我的清白有关。”

  司徒嘴角微微扯动,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说:“你一直是清白的,你清楚,赵文杰也清楚。”

  “可是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臆想症?”

  司徒微微一怔,说:“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你会知道的。对不起,我很累,再见。”他合上了门。

  海蓝无比惆怅地叹了口气,吃闭门羹的滋味可真差。她意兴阑珊地走在街道上,不远处传来喧哗的锣鼓声,身边的行人纷纷侧身让道,她被人群推搡着也挤到街道边,逼仄的街道硬生生地让出一条小道,一列披麻戴孝的男男女女穿行其中。

  海蓝知道这里还保留着旧时的风俗,日出前送葬,所以现在不过早上十点,送葬队伍已经往回返了。她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溜过孝子抱着的遗像,然后浑身一震,擦拭眼睛再看,一点都没有错,黑白照片上的老人就是她在圣婴庙里碰到的老婆婆。

  身边有两妇人低语在交谈,某人问:“这于家大妈什么时候走的?”另一人答:“你不知道呀?一个月前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前天晚上才走的。”她们还说了些什么,海蓝没有听清楚了,她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腿脚发软,几乎站立不稳了。天为什么如此蓝,如此远,而且还在大跳华尔兹?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六节 圣婴传说 (2005/09/14 15:49:10)
  第五节 司徒其人 (2005/09/14 15:48:26)
  第四节 谁杀死了他 (2005/09/14 15:47:58)
  第三节 全家福 (2005/09/14 15:47:16)
  第二节 松子林里 (2005/09/14 15:46:46)
  第一节 夜半幽歌 (2005/09/14 15:42:25)
  引子 死亡十字路口 (2005/09/14 15:41:41)
  第六章 遥远的祝福 (2005/09/14 15:39:59)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