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八节 郭云绣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海蓝哼哼唧唧地醒来。一只凉凉的小手搭在她额头,随后传来了欢欣鼓舞的声音:“没事了,没事了。”这声音娇柔清脆,仿佛嗓子里能掬出水里。海蓝努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人儿堪比花娇,是阿秀,玫瑰花瓣般的唇继续吐出娇生生的话:“这几天天气反常的热,你可能中暑了,在我家门前晕倒了。”

  五月未到,天气就热的象三伏暑天,真是变态。但海蓝知道自己可不是中暑,是她饱受惊慄的心灵忍无可忍,奋起反抗。“谢谢你,我叫海蓝……”

  “我知道,你是住在英华古堡的游客,我还知道你见到圣婴庙,嘻嘻。”她的笑声充满着无忧无虑的喜悦。海蓝十分羡慕地看着她,说:“没错,我听说那个庙早就不存在是吗?”

  阿秀偏头思索,说:“大庙早就没有了,你看到的是家庙,好象是文革的时候没的。”

  “家庙?”

  “是的,英华古堡郭家的家庙。”

  古堡,家庙,郭家,圣婴,海蓝默念着这几个词,脑海里隐约有灵光闪烁,尽管她不知道这些灵光代表着什么,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道理她懂。她振作精神看着阿秀,说:“阿秀,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圣婴庙的事呀?”

  阿秀为难地说:“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我们小一辈的没几个知道,等一下我带你去问一下春梅奶奶了。”

  “那你怎么知道呢?”

  “我?”阿秀羞腆地笑了笑,“他们都说我跟以前英华古堡的郭云绣长得很象,我好奇就问了一些英华古堡的事。”她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翻到最后一页,递给海蓝。“你看,是不是挺像的?”

  最后一页只有一张五寸照片,照片已经发黄了,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照片上写了一排字“石塘中学1968年初一(二)班全体师生合影”。以前的照相技术精确度低,照片上的面目多数模糊,但还是一眼认出郭云绣。她是整张照片最夺目的一点,她的美好透纸而出。

  “真的挺像的。”海蓝喃喃地说。想起那天王华与徐苹见到阿秀的惊异表情,多半是因为觉得她像郭云绣。如果没有估错,那王华与徐苹是认识郭云绣的。“这位郭云绣她哪里去了?”海蓝问。

  “死了。”

  海蓝追问:“怎么死的?”

  阿秀摇摇头,说:“不知道,20多年前就死了。她是英华古堡最后一位主人。对了,你问这些干吗?”

  海蓝笑了笑,说:“我好奇。”

  “好奇?”阿秀瞪圆眼睛露出惊讶神色,“这些陈年往事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海蓝又笑,说:“因为无聊,所以好奇。”

  阿秀呵呵笑了,说:“你真逗,怪不得会见到圣婴庙呢。对了,我去做中饭了,你留下了一起吃呀。吃完咱们再去找春梅奶奶呀。”渔民集聚的地方多数民风淳朴,豪爽好客。海蓝抚着饥肠辘辘的肚子点了点头。阿秀留下一个明媚的笑容,转身入了厨房。

  海蓝留在客厅里翻看相册。她本来想再找找郭云绣的相片,不过一无所获。相册里大部分相片都是渔民丰收照,比如几个渔民抱着一条罕见的大马鲛鱼,笑的只见牙齿不见眼;比如渔民站在满载的渔船上,美滋滋地抽着烟杆……忽然她看到了一张丰收照里人堆当中夹着一张熟悉的脸,她心中一动,正想细看,大门哐啷一声开了,有人进来,看到沙发上坐的海蓝,小退半步,吃惊地说:“你,你怎么在这里?”

  海蓝已看清楚进来的人,是个矮小的壮年渔民,黝黑的脸,双眼炯炯有神。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而他为何看到她恰似看到一只虎?

  那人恢复了镇定,沉下脸,本来黑炭般的脸更加难看了,说:“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海蓝正不知道怎么回答,阿秀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鱼,说:“爸,她是我带回家的朋友。”

  “什么朋友,又不知根又不知底?现在比不得从前了,镇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前几天还发生命案,阿秀你不懂事,可别将什么凶手当朋友带回家了?”最迟钝的人也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何况海蓝一点也不迟钝。她识趣地从沙发上站起,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阿秀,我改天再来坐。”阿秀张了张嘴想要挽留,一看父亲黑沉沉的脸,只得作罢。

  海蓝快步地往门外走去,经过阿秀父亲身边时,特意地看了他一眼。奇怪的是后者微微别转了脸,好象不愿意让她看清楚。

  他在心虚什么呢?他进门第一句话“你怎么在这里”,说明他认识自己;第二句话却改为“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他为什么又要假装不认识自己呢?他的眼睛好亮呀,如果在黑暗中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又想起了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心一点点地往下沉,如果没有看错,那张熟悉的脸是她父亲的。也就是说,很多年以前,海桐曾在古镇石塘呆过,这也能够合理解释为什么后来他留下大量关于石塘的剪报。可是为什么父亲从来没有提起过?父亲隐瞒这段经历的目的是什么?海蓝拍拍额头,心想自己的脑袋迟早会被疑问胀破的。

  街道上热闹都与她无关,海蓝心不在焉地穿行其中,经过古镇最古老的明代古堡时,看到两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坐在小竹椅里,忽然想起阿秀答应带她去找春梅奶奶,如今难以成行,不由地又是一声嗟叹。

  可能是五一近了,山道上的游人不少,一个个春光满面、喜笑颜开。独有海蓝,夹在人群中象失了魂魄的游鬼。经过最后一个休憩亭,海蓝忍不住瞟了那瞎子一眼。他还是坐在平常的位置,一动不动,好象亘古的化石。自从那一次他说她有大麻烦后,就再也没有说过其他的话了。

  “开始了,开始了。”,他说出了这句话,象一串冰子弹射进了海蓝的脊柱里。她僵立原地,问:“什么开始了?”

  “你知道,你明白。”

  “有话直说,何必故弄玄虚呢?”

  瞎子笑了笑,说:“姑娘心里明白得很。前些日子,姑娘经过我身边时,眼睛也不瞟一下,今日为何不同呢?因为姑娘麻烦越来越多了,已不是人力所能解决的,求佛问卜是姑娘最好的选择。”

  海蓝沉默片刻,问:“世界上是否真的有鬼?或者有什么未知的力量?”想起昨晚沙滩上的半截身子,想到躺在床上等死却又出现在她面前的于婆婆,她就浑身寒毛倒立。还有那连夺三条人命的十字路口,悬崖上跳海而又找不着的人,半山上平空出现的“圣婴庙”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操纵着一切呢?

  “有就是无,无就是有。”

  海蓝愕然:“这话什么意思?”

  “这是个认知的问题,姑娘是聪明人,自会明白。”

  他不再说话了,海蓝本想留下来问个清楚明白,转念一想,江湖术士都爱“请君入瓮”这一招。到目前为止,这瞎子不是危言耸听,便是泛泛而谈,可不要入了他的觳。

  瞎子听到她远去的脚步声,失望地眨巴着白多黑少的眼睛。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七节 徐苹的同谋 (2005/09/14 15:49:39)
  第六节 圣婴传说 (2005/09/14 15:49:10)
  第五节 司徒其人 (2005/09/14 15:48:26)
  第四节 谁杀死了他 (2005/09/14 15:47:58)
  第三节 全家福 (2005/09/14 15:47:16)
  第二节 松子林里 (2005/09/14 15:46:46)
  第一节 夜半幽歌 (2005/09/14 15:42:25)
  引子 死亡十字路口 (2005/09/14 15:41:41)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