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九节 联合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一进古堡,海蓝发现站在柜台前当班的是打扫卫生的祥嫂。阿霞不在,说是父亲生日,祝寿去了。对于阿霞的家世,海蓝也略有风闻。她的爸爸是船老大,有几条渔船,年收入几百万,家境属上等。英华古堡是他在镇公开竞价中购得,价格不菲,据说这古堡也是阿霞的嫁妆。

  阿霞不在,海蓝想向她要阿秀电话的想法落空了。天气反常炎热,她也不想在山道上来回奔跑享受紫外线,躺在古堡里睡觉,到傍晚吃饭时才起来。饭菜很丰盛,可海蓝没什么胃口。看旁边的徐苹、王华、许倩倩,一个个也是无精打采的。

  王华吃的最快,匆匆扒了几口,便跟许倩倩说饱了,要去悬崖边散会儿步。他离桌往外走的动作特别慢,硬生生地将自己庞大的身躯撂在海蓝与徐苹之间四秒钟。许倩倩趁机将一张纸条递给了徐苹,徐苹犹疑不定地接过,飞快地看了一眼,脸上神色瞬间变幻莫测。这一系列动作都在四秒钟内完成了。

  无疑王华和许倩傅算盘打的吧吧响,只可惜忘了餐厅里的几面镜子。许倩倩与徐苹的小动作被旁边的玻璃窗折射到斜后方的酒柜里,海蓝看的一清二楚。

  王华当真出古堡散步去了。一小会儿,许倩倩抹抹嘴,挺胸翘臀上了楼梯。徐苹在犹豫,不时地蹙眉,眼神也变化不定,有时露出一丝仇恨,有时又茫然若失,有时还灰心丧气的样子。她心不在焉地扒着饭,磨磨蹭蹭了很久,才离开餐厅。最辛苦的是海蓝,她努力地将全部的饭菜吃光,否则她有什么理由留在餐厅里呢?徐苹经过她身边时,她手指轻弹,将一只薄薄的窃听器扔进了她口袋里,这东西是她在大街上买来的,不知道管不管用。

  看到徐苹往古堡外面走去,海蓝心中大定,快步跑回房间,拿出接收器。

  “什么事?”徐苹的声音硬硬的,可以想象她脸色也是严肃的。

  “你是谁?”王华的声音里充满了狐疑,看来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久。

  “别走。”王华的声音再度响起,想必徐苹一听到这个问题扭头要走。徐苹的声音依然极不友善,说:“有什么去房间里说不行吗?鬼鬼祟祟递什么纸条?还约我到这里来。”

  “房间里有窃听器。”

  “啊?”徐苹大吃一惊。偷听的海蓝也吃惊,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随即想到要是徐苹摸一下口袋,就会发现自己放的窃听器了。幸好徐苹比较迟钝,她只是喃喃地说了一句:“怎么会这样?”

  王华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如果我们不合作,都会跟石向东一样,死在这里。”

  “不会吧。警察会保护我们的。”

  王华嗤笑:“你太天真了。”徐苹沉默不语。王华又说:“敌暗我明,我们必段要联合。”

  徐苹说:“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杀了石向东,然后来诱我上当呢?”

  王华说:“我杀了他干吗?他一向听我话。”

  “这话真没错,我看他就你的一条狗,少了这条狗,你想作恶还真不如意。”徐苹的声音忽然变得激动,还有一种愤怒的味道。

  王华沉默了半分钟,说:“我还想问你呢,石向东是不是你杀的呢?”

  徐苹咯咯轻笑,说:“我能杀得了他吗?”

  “嘿嘿,你不是有同伙吗?”

  徐苹倒吸了一口气,说:“你,你在说什么?”

  “昨天晚上,海蓝那丫头提醒了我,进入她房间的人是你的同伙吧。”

  徐苹冷哼了一声,说:“这个海蓝,你不是说她有臆想症吗?”

  “其他事情我不知道,但那天确实有人跳海。”

  徐苹惊讶地问:“真的有人跳海?为什么海蓝说时你不承认?”

  王华声音微微有些发抖,说:“我能承认吗?他唱着歌,然后跳进了海里。跟20多年前一模一样,还有这首歌……这首歌只有他会唱的。”这句话说完,王华与徐苹有短暂的沉默,气氛很凝重。海蓝能听到他们呼吸声,哧嗤哧嗤,哧嗤哧嗤……

  海蓝心头欢喜,又一起被旁人视为臆想症的事情被证实是确实发生过的。她感觉出这个跳海的人非同寻常,盼着王华与徐苹在这话题上继续,不过没能如愿。徐苹转了话题:“究竟是谁杀了石向东?”

  “一直在等着我们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忘了?”

  徐苹又倒吸了一口气,“嗤”的一声令偷听的海蓝心底凉嗖嗖的。

  “我们必须要联合起来,否则他们会一个个地将我们杀掉的。”

  “好吧。”徐苹的声音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

  “好。”王华松了一口气,“最好叫姓海的丫头也加入我们。”

  “她?为什么?”

  王华轻笑一声,说:“她是徐铜海的女儿,想不到吧。而且这丫头,看起来有点窝窝囊囊,其实不简单。昨天晚上,你看她多精明。”这句表扬的话让海蓝愁眉苦脸,昨晚睡前她就后悔当着阿霞和王华的面对徐苹咄咄逼人,虽然逼迫徐苹现形的目的达到,但对自己却也半点好处都没有。

  “没想到她是徐铜海的女儿,真的没想到。但是看她样子,好象并不清楚以前的事。”

  王华说:“嗯,我查过,她爸车祸死的,她不一定知道详细情况。对于以前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必要跟她说太多。海蓝就交给你了。我们一起聊久了不太好,你先回去吧。”

  海蓝关掉了接收器,听了王华与徐苹一番交谈,她感觉有些事情隐隐地浮出水面了。她斜躺在椅子上,梳理着思路。

  二十多年前,有人唱着歌跳海了。当时的情景与她第一天晚上见到的一模一样。

  王华和徐苹都与二十多年跳海那人有干系,所以王华害怕提起旧事。而徐苹则问海蓝“跳海的人是男是女”。

  有两个渔民与王华、徐苹、石向东等人有仇。

  自己的父亲原名叫徐铜海,与王华、徐苹很熟。后来为什么改名叫海桐呢?而且对过去的经历讳言莫深。

  ……

  隔壁的房间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想来是徐苹在做地毯式的搜查,寻找暗藏的窃听器。海蓝想,她可真笨,找着了窃听器又如何?扯了一个人家不会装上十个?她戴上MP3的耳机,然后将电视声音开到最大,不管是谁在窃听,吵死他们。她调皮地微笑。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八节 郭云绣 (2005/09/14 15:50:25)
  第七节 徐苹的同谋 (2005/09/14 15:49:39)
  第六节 圣婴传说 (2005/09/14 15:49:10)
  第五节 司徒其人 (2005/09/14 15:48:26)
  第四节 谁杀死了他 (2005/09/14 15:47:58)
  第三节 全家福 (2005/09/14 15:47:16)
  第二节 松子林里 (2005/09/14 15:46:46)
  第一节 夜半幽歌 (2005/09/14 15:42:25)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