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十节 英华古堡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滨海小镇石塘最古老的石堡就是明代碉堡的,据说是为了抗击倭寇、海盗建立的,现今还保留着完好的枪眼、炮台和地道。海蓝漫不经心地逛了一圈,目光不时地溜到平台,那里坐了两个八十来岁的老奶奶,她本来是想从她们嘴巴里打听“圣婴庙”。不过无论她说什么,两位老奶奶眨巴着孩子般纯真的眼,只是笑。

  海蓝并不气馁,她知道老太太们都爱扎堆。纵观整个小镇,巷深路窄,没有地方比这个平台更适合大家聚在一起道西家话东家。果然,老太太们带着小竹椅子渐渐聚来了。吱吱喳喳、嘻嘻哈哈,平台上顿时热闹起来了。可是海蓝一句话也听不懂,冷僻艰涩的闽南话,连猜的机会也不给她。

  后来有人叫她,她回头看到阿秀,很是吃惊。今天早上她向祥嫂要了阿秀电话,打过去刚报上姓名,阿秀就“卟”地挂了。阿秀识穿了她的心思,甜甜地笑了笑,说:“你打电话时,我爸在。”她指着人群中一位嘴皮翻飞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说:“那就是春梅奶奶,我本想找她问清楚再告诉你的,现在咱们一起听了。”

  目不识丁而又满腹故事的老太太都是因为爱说爱听,有着极强的表现欲。阿秀一表明来意,春梅奶奶爽快地答应了,旁边的老太太们见有故事听,也极为雀跃,当中一个说:“前些日子,听说有个游人见到圣婴庙,这是怎么回事呀?”说的是闽南话,不过阿秀轻声地翻译给海蓝听,海蓝心中一凛,这正是她极为关切的问题。

  春梅奶奶说:“这圣婴庙灵验呀,我以前小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千万别得罪半山腰的郭家,他们有圣婴保佑的。”这句话一出,听故事的都是面容一肃,阳光也顿时黯淡了。

  “这圣婴为什么要保佑他们家呀?”

  春梅奶奶说:“听说圣婴是他们郭家人,自然保佑本家了。小时候,每逢圣婴生诞日,郭家都会在海边做很大法事,还发糖发鱼干,我还去领了不少。后来解放了,郭家属于渔霸,渔船全充公了,也没见有人出事,再加上镇干部宣传什圣婴呀是迷信思想,大家渐渐不信圣婴保护郭家了。再后来搞运动,郭家老爷和太太顶不住,自杀了,只留下了十来岁的女孩,那个女孩就和阿绣长得很像的,叫郭云绣。那个郭小姐的命可不好了。”因为春梅奶奶说的是闽南话,阿秀翻译给海蓝听,就有个时间的滞后性,听到这里时,她很想知道郭云绣后来遭遇如何。但春梅奶奶已经继续往下说了。

  “以前的圣婴大庙建在狮子山的半腰,可气派了。解放战争时,被三蒜岛上的国民党几炮轰成一堆碎石,就只剩郭家的那个家庙了。我想想,那座家宙是什么时候没的,好象是生小三的时候,对,就是1968被几个红卫兵扒掉的,说要消灭封建残余。圣婴的雕像用铁锤砸成了碎片,后来郭家老爷和太太就自杀了。”

  老太太们议论开了,七嘴八舌地说:“那还有人看到圣婴庙,这不是很邪门嘛?”

  春梅奶奶说:“是呀,我听说时,也吓了一大跳,那个姑娘听说还是外地来玩,这事情要编也编不出来呀?”老太太们交头接耳,大呼邪门,有几个说可能有鬼,有几个摇头表示不信。其中一个忽然压低声音,做出神秘的姿态,说:“听说刚死的于家大妈跟郭家还有些关系呢?是不是真的呀?”

  春梅奶奶点头,说:“是真的,她是……”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有人叫她。叫住春梅奶奶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额头汗出,气喘吁吁,好似一路小跑过来的。她看了海蓝一眼,说了一句闽南话。这句话阿秀并没有翻译给海蓝听,但海蓝看到她脸上露出尴尬神色,周围一群老太太都用好奇又警戒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大概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海蓝离开了碉堡前的平台,阿秀没有走,神情激动地跟那中年妇女说着什么,小姑娘脸都红了,好似动了气。显而易见,有人不想海蓝知道太多关于圣婴和英华古堡的事。会是谁呢?海蓝眼前闪过几张脸。

  回古堡的途中居然没有见到那个瞎子,细想一下,今天上午去古镇途中也没有见到他。快到古堡时,徐苹拦住了她,没有开口说话,但递过来的眼神暗示“我们需要谈谈”。

  昨晚偷听她与王华的谈话,海蓝一直在等她来邀请自己“入伙”,所以一点也不惊讶。徐苹看起来很焦急,满头大汗,涂的厚厚的白粉被汗珠滚得痕迹斑斑,露出了皮肤本色,桔黄色的皮肤色泽昏暗、毛孔粗大,怪不得她每天要涂这么多粉。

  徐苹一言不发地往小路上走,海蓝估她没有歹意,真准备跟上。后有人呼她名字,转身见是阿霞,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徐苹的背影,说:“暴风雨快来了,别跑远,等一下回不来。”说完往古堡的方向走去。

  海蓝细细品味,觉得这句话可真意味深长。抬头看天,艳阳高照,怎么看都不象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气。徐苹已等的不耐烦了,回过头来向她招手。她只得追上,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偏僻处。徐苹说:“天气真热呀!”递了张纸条给海蓝,上面写着“我们的处境很不妙”。

  海蓝淡淡地答一句:“还好吧。”一语双关。

  “下点雨就好了。”徐苹连迭摇头,又递了一张纸条:“我们房间都有窃听器,昨天我的口袋里还发现了一个。”

  海蓝偷笑,这可是我的杰作呀,也不点破,依然淡淡地说:“会下的。”话音刚落,天上一声炸雷。海蓝失笑,心想不会这么准吧。

  徐苹说:“我好想离开这里。”这句话出自肺腑,她脸上涌起倦怠、哀愁、凄楚,象个怨妇。海蓝接过她的字条,展开一看:“明天下午2:30去镇上东海酒店桑拿房,我们要好好谈谈。”

  “我也是。”海蓝做了个OK的手势。

  又是一声炸雷,轰隆隆奔腾不息。山风飒劲,天色大变,那骄艳红日硬生生被乌云吞没了。阿霞的话果然没错,徐苹与海蓝往回走了几步,暴雨劈头劈脸地兜了下来。

  淋成落汤鸡模样回到了古堡,阿霞瞟了她们一眼,好似在说谁让你们不听话呢?海蓝回房立马冲了个热水澡,围着浴巾倚在窗前看风雨,她在内陆城市长大,从未见过这种有着天塌地陷力量的暴风暴雨。天幕被撕开一道裂缝,闪电大作。电石火光间,将海域照得一清二楚,只见怒浪与墨云之间,一个庞然大物驭风而行。电光泯灭,天地又陷入浑沌黑暗。

  那是什么?海蓝目瞪口呆,是怒鸟?可是怒鸟是属于传说的,难道不是?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九节 联合 (2005/09/14 15:50:57)
  第八节 郭云绣 (2005/09/14 15:50:25)
  第七节 徐苹的同谋 (2005/09/14 15:49:39)
  第六节 圣婴传说 (2005/09/14 15:49:10)
  第五节 司徒其人 (2005/09/14 15:48:26)
  第四节 谁杀死了他 (2005/09/14 15:47:58)
  第三节 全家福 (2005/09/14 15:47:16)
  第二节 松子林里 (2005/09/14 15:46:46)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