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十二节 圣婴庙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蜷在英华古堡松软的床上,这一觉淋漓酣畅,直睡到天光大白。海蓝起床后,意外地发现古堡里静悄悄,只有一只不知死活的苍蝇哼哼唧唧,结果跌到自动捕蝇机上,“滋”的一声化为灰烬。

  阿霞同她打招呼,一脸的风清云淡。五一旅游高潮马上到了,但因为英华古堡有命案,不准接待客人,所以阿霞只能看着别的旅馆赚个盆满钵满了。不过她看起来并不以为然,这就是家境富裕的好处,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数字。

  海蓝急于与徐苹继续“会话”,问:“他们都去哪里了?”

  “不知道。”阿霞懒洋洋地摇摇头,“对了,司徒找过你。”

  “司徒?”海蓝有些狐疑,司徒找她能有什么事呢?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司徒清越的声音响了:“海小姐,我快到古堡了,见面谈。”

  海蓝站在山道上等司徒,看着他颀长的身影一点点地走进眼帘里,一股闲庭信步的味道。看到她,心中不由自主会升起一股亲切、喜悦交集的感觉,她毫不掩示内心的真情实感,喜笑颜开:“司徒先生,你好。”

  “司徒先生?”司徒失笑,“我叫你海蓝,你叫我司徒。”海蓝自然没有异议。

  “走,我们边走边谈。”两人并肩拾级而上,司徒说:“那天在镇上,我看见你上了警察,后来打电话到古堡,阿霞总说你不在,出了什么事呢?”

  原来他在担心自己,海蓝大为感动,想起三天的遭遇,不由地眼圈一红。她在他人面前,打碎牙齿也要往肚子里咽,一味地硬朗,不肯让别人小瞧。司徒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让她油然起了扑到他怀里大哭的想法。当然这只能是想法。

  她这副酸酸楚楚的模样入了司徒眼里,自是明白了七八分,不过他不点破,任海蓝硬生生地将眼泪压下。略微平静后,海蓝简单地将三天的遭遇说了一下。司徒听完,脸上神色不动,只是拿出一张卡片给海蓝,“碰到事,打个电话给我,我在这里人头熟过你。”

  海蓝紧紧地攥着卡片,汹涌的感激快胀破了胸膛。

  “看看,这是到哪里了?”司徒站定,两手插在米色休闲裤袋里,随随意意一站,却自成风景。

  海蓝环顾四周,惊咦出声:“这不是圣婴庙的地方吗?”那天她带赵文杰等人来时,却怎么都找不着这地方。“你怎么知道?”她看着司徒。

  “因为我曾看到圣婴庙、老婆婆。不只一次,当时我也以为自己臆想症。”司徒笑,“我还去看了医生,比你幸运,这医生说我啥事都没有。我听说你也看到圣婴庙,真的大吃一惊,我以为这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秘密呢。呵呵。”他的笑声朗朗。

  海蓝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太好了,这说明我离臆想症又远了一步。不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知道,也许有人类未知的力量,诸如恐怖小说最爱写的灵或是鬼。”

  海蓝吸一口气,说:“这么说,世界上真的有鬼?”

  “我无法下结论。”

  “我还碰到了另一个鬼。”海蓝详细地将沙滩上遇到半截身子、一只眼睛的事情说了一下,“人的半截怎么可能在转身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呢?一定是鬼。”

  司徒脸上浮起了然于心的笑容:“鬼大多数在人心中。”

  海蓝难过地看着他:“你也说我心中有鬼?”

  “不是。”司徒摇头,“过几天休渔期结束了,镇上有一个运动会,我带你去看看。”他说完往回走了。

  运动会与鬼有什么关系呢?海蓝不解地跟着。一脚踩在一块软绵绵的东西,低头细看,这东西黑呼呼的,大部分都溃烂了,纠结虬曲。她忽然明白了这是什么,一股酸水冲到喉咙口。

  她努力克制自己不呕吐。司徒还是听到异响,回过头来关切地问:“怎么了?”

  海蓝摇摇头说没什么,快步走到他身边,如果没有估错,这黑呼呼的东西应该是石向东的大肠,可是怎么会在这里?跟圣婴庙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两人在山坳里随意转悠,看看云,听听风,谈谈民风旧俗。快乐是一只莽撞的小鸟,骤不及防地撞中了海蓝,撞得她两颊红润、星眸熠熠。这是她自父亲死后最快乐的一天。

  看到王华与许倩倩,海蓝心里大呼不妙,正想拉着司徒离开,王华大步地走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说:“海小姐。”就此打住,目光移到司徒脸上。司徒会意:“海蓝,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情不愿地看着司徒的背影消失,海蓝没好声色地对王华说:“王先生,有什么事,请说吧。”

  “你将徐苹带到哪里去了?”

  海蓝奇怪地说:“徐苹去了哪里,怎么问我?”

  王华说:“那天,她说约你中午谈谈。我看着你们前后出去,后来你们两人都没回来。难道你们不是在一起?”

  “没有,我被带到拘留所住了两天,她没有跟我一起。”海蓝想起那天自己上警车时,徐苹站在对面街角,不可能也被警察带走,那她去了哪里了呢?

  王华眯起双眼看着海蓝,说:“海小姐,你说谎,是不是徐苹对你说出了所有的事情,你起了其他心思?”

  海蓝分辩:“徐苹还没跟我说上话,我就被赵文杰带走了。”

  王华细细地打量着她,目光里依然流露出不信任,说:“海小姐,希望你不要说谎,你要知道,即使你得到了徐苹那一份,没有我的,依然是白费心机。”

  “什么徐苹那一份?我怎么听不懂。”海蓝蹙眉。

  王华冷冷地丢下一句:“你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人材。”拉着许倩倩大步离开了。

  海蓝细细回味着王华前面一句话。忽然想起石向东是在这附近丢了性命,浑身一抖,赶紧往古堡跑去。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十一节 逼供 (2005/09/14 15:52:09)
  第十节 英华古堡 (2005/09/14 15:51:37)
  第九节 联合 (2005/09/14 15:50:57)
  第八节 郭云绣 (2005/09/14 15:50:25)
  第七节 徐苹的同谋 (2005/09/14 15:49:39)
  第六节 圣婴传说 (2005/09/14 15:49:10)
  第五节 司徒其人 (2005/09/14 15:48:26)
  第四节 谁杀死了他 (2005/09/14 15:47:58)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