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十五节 金片地图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海蓝与瞎子站在台阶下,回首看医院黑隆隆的大门,瞎子轻轻叹息,摘下墨镜,掩着自己的双眼。瞬间松开了手,又重新戴上墨镜。他今天换了全新的行头,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怎么看都没一丝江湖神棍的味道。

  方才两人在医院里探视徐苹,她的病情没有丝毫的起色,只是人憔悴的厉害,护士说,这一辈子她可能都这样子了。海蓝清楚地感觉到,听到这句话,瞎子浑身一震,跟着脸上肌肉绷紧,微微颤动,那是一种要流泪的表情。他与她看来关系非浅。

  瞎子曾扶住徐苹的肩膀,摘下墨镜正面对着她,但她依然无动于衷,象看到不认识的人一样,嘴里喃喃有词—因为她一直没睡,不休不止地喊叫,喉咙沙哑了,只能小声咕哝了。

  护士说她并是那类危险型的病人,除了叫喊,没有其他暴力行为。海蓝看瞎子依依不舍的样子,小声地提醒他:“你可以以家属的名义接她出来。”

  “我不是她的家属。我们没结婚,也结不了婚。”声音有些许遗憾。

  为什么结不了婚呢?海蓝好奇正想询问原因。瞎子指着一个咖啡厅说:“去那里坐坐好吗?有些话要告诉你。”

  他的口气变得严肃,听起来要告诉她的事情至关紧要,海蓝心头一凛,吞下了到嘴边的话了。

  选了个僻静的角落,要了两杯咖啡,热气升腾,模糊了两人的面容。瞎子摘了墨镜,目光落在远处,仿佛穿透了时光隧道,回到过往。

  “我跟你爸是同族的兄弟,自小一块儿长大,关系可铁了。你爸叫铜海,我叫铜山。70年,我们一起下乡,到了石塘。77年时,你爸出海作业,跌落海里失踪了。我以为他早不在人世,没想到,真没有想到,你爸爸他还好吗?。”他唏吁不已。

  “他四个月前死了,车祸。”海蓝神色黯然。

  “人总是要死的,迟早的事,海蓝你不必过于伤心了。”

  海蓝无言地点点头。

  “我不知道你是铜海的女儿,所以那天晚上进你房间,很冒失,海蓝,你原谅叔叔吧?”他一下子将两人的关系拉近,海蓝反而有些不习惯了,讪然一笑,也不置是否。

  “看来你是不肯原谅叔叔了?”徐铜山察颜观色。

  海蓝避无可避,只得硬着头皮,说:“怎么会呢。”

  徐铜山脸上露出欢喜:“太好了,我没有儿女,海蓝,从今以后我当你是亲闺女来看。反正照顾铜海的女儿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海蓝蹙眉,心想再不阻止,他会越说越来劲,说:“叔叔……”这声叔叔又干又涩,海蓝挨捺心头不舒服,说:“你来石塘做什么?”

  “年纪大了,想重游故地。”

  “重游故地需要扮成瞎子吗?”

  徐铜山十分尴尬,干咳几声,说:“当年我在这里结了些怨家,没办法只好乔装一下了。”

  海蓝气恼,怒火上脸,说:“你尽说些瞎话,我可要走人了。”说罢,作势要站起来。

  “别。”徐铜山阻止她,“海蓝,叔叔没骗你。当年你爸和你叔在这里惹了些事,得罪了一些人,所以你爸出海捕鱼被人推到了海里,我当时看情况不妙赶紧逃跑才留了性命。”

  海蓝看他神情严肃不似有假:“是什么人呢?”

  “二十几年前事,都过去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估计你爸从来不提在这里发生的事吧。”

  海蓝点点头,问:“那王华是什么人?”

  “那杂碎。”徐铜山眸子里怒火闪烁,“就是他害了你爸和我。”

  海蓝吃惊:“他怎么害我爸了?”

  “你爸有一手绝活,你知道吗?”

  海蓝摇头,细想一下,父亲不过是个平凡的小学数学老师。

  “真的不知?”徐铜山露出不信神色,“任何锁到你爸手里,拨弄几下都能打开。这本事,你不知道吗?”

  海蓝神色不动地说:“是的,我不知道,爸从来没有显露过。”脑海里风驰电掣地闪过一件往事,读高中时,有一次父亲出去倒垃圾,风将门吹关上了。恰巧那天,她忘带钥匙。父亲二话没说,拿了她头上的细发夹,伸到锁眼里,拨弄几下,门就开了。她当时觉得挺新奇了,缠着父亲要学。

  徐铜山好似信了她,继续往下说:“那王华跟我们一样是个下乡知青,他看中别人家里的一件宝物,就想着偷来,知道你爸有这手绝活,因此威逼你爸帮他。结果被别人发现了,等你爸一起出海时,就被人推下了海。”

  “岂有此理。”海蓝握紧拳头,两眼圆睁。

  “那些人知道我跟你爸关系铁,怕我报复,还准备杀了我。你看……”他撸起袖子,胳膊上有条长长的蚯蚓状的疤痕,看得出来已有些年份。“我打不过,只好逃跑了。”

  “那你说的小地图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在海蓝心里已盘旋了良久。

  徐铜山沉吟片刻,从口袋里掏出小皮夹,打开皮夹拿一样东西,隆重其事放在海蓝面前。那是一片薄薄的金叶,约8厘米长,3厘米宽,方方正正,闪烁着细碎的光。乍看类似于电视剧《包青天》里展貂经常亮出的那块“御前一品带刀侍卫”的牌子,只是比它略小略薄。海蓝拿起对着光细看,金叶上刻着起伏的峰峦,还有一些杂乱无章的线条。雕工是精细,不过也谈不上贵重,为何徐铜山的表情如此慎重?

  徐铜山眼里露出异样神采,问:“你爸有没有留这样的东西给你?”

  “没有。”海蓝肯定地摇摇头,说:“这就是小地图?虽然是纯金,也值不了什么钱呀?”

  徐铜山收敛眸中异彩,思索了一会儿,好似下极大决心地说:“海蓝你错了,这是地图的六分之一,如果凑齐六张地图,可以找着一个海盗的宝库。”

  “海盗的宝库?”海蓝失笑,心想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无稽之谈。

  徐铜山严肃地说:“海蓝你不笑,这是真的。”

  海蓝见他如此一本正经,只得收敛了笑容,将金叶递给徐铜山,说:“既然如此重要,那你收好吧。”

  “不用了,叔叔一生漂泊,身无长财,这东西送给你,作个见面礼吧。”

  “送给我?”海蓝震惊。

  徐铜山点点头,说:“你好好保存,如果有一天能凑齐六张地图,找着宝库,告诉叔一声就可以了。叔走了。”

  海蓝一时有些发懵,怔怔然地看着他离开。等大脑一清醒,她大是后悔,这事情有太多疑问了。比如说这东西徐铜山怎么得到的?比如说当时徐铜海与徐铜山各得一片,那另外四片在谁手里呢?还有徐铜山将小地图给她的目的是什么,难道真如他所说是见面礼?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十四节 瞎子 (2005/09/14 15:53:25)
  第十三节 徐苹疯了 (2005/09/14 15:53:00)
  第十二节 圣婴庙 (2005/09/14 15:52:36)
  第十一节 逼供 (2005/09/14 15:52:09)
  第十节 英华古堡 (2005/09/14 15:51:37)
  第九节 联合 (2005/09/14 15:50:57)
  第八节 郭云绣 (2005/09/14 15:50:25)
  第七节 徐苹的同谋 (2005/09/14 15:49:39)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