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十六节 赵文杰也疯了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有海自然有海盗,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海盗长年在海上纵横,烧杀掳掠来往商船和沿岸渔民,积累大笔财富,自然要寻个稳妥的地方藏匿,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关于海盗的宝库传说,沿海地带比比皆是,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让海蓝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徐铜山会把关系海盗宝库的地图交给自己呢?即便是因为父亲与他的深厚情谊,也不至于萍水相逢就交好到这种程度。第一种可能是他根本不相信宝库的存在,所以地图送人也无所谓。但瞧他神色分明是深信不疑,而且他用来装金叶的皮夹是上好牛皮制成的,光滑细柔,说明他非常爱护这片金叶。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别有所图。

  海蓝反复地把弄着金叶,猜测着徐铜山的居心。手指好似摸了什么字,海蓝一怔,刚才光注意着前面的图案,没留意后面有些什么。翻过来一看,依稀有小字,现在是下午,房间背光,光线不明亮,她正想开灯细看,手机响了。

  司徒的来电:“下来看运动会。”

  海蓝心中一喜,顾不得再看后面究竟写了什么,仍放进皮夹里塞进行李包里。窗着T恤牛仔,兴奋地冲到山脚古镇。

  司徒在海边等她,笑颜淡淡,看着她的眼神温暖而亲切。

  为期一月的休渔期结束了。今天上午,一大早镇上锣鼓喧天。渔民们涂脂抹粉,跳起来传统舞蹈“大奏鼓”,欢送拖虾船出海作业。这是古镇的风俗习惯。海蓝因为要陪徐铜山去医院,没能参加这喜庆场面,深以为憾。

  今天下午的运动会,司徒一再叮咛她不要错过。虽然她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重视这个运动会呢?但想到能跟他一起游玩,就觉得开心。她对他有种奇怪的好感,还有不知道从何而来信任。

  运动会的主要内容是百米赛跑,在沙滩上举行的,听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海蓝站在岸上,看着一列人进了沙滩,手里都拎着两块小木板,弯弯的中间挂着两根绳子,有点类似水上的香蕉船,不过比香蕉船要小。那列人走到沙滩上,把木板放在上面,然后跪在木板上绑住膝盖。

  海蓝心中一动,明白了七八分。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响起,围观的众人疯狂大喊“加油,加油”,跪在木板上的人在沙滩上奔驰,如离弦的箭。海蓝全明白了,那天晚上在沙滩上遇到的半截身子,原来就是这么而来的,怪不得他能悄无声息地潜近,又能迅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司徒轻声告诉她,这两块小木板叫泥马,以前海水没有污染时,每天退潮后,附近的渔民便会踩着泥马上沙滩拾贝壳、竹蛏。

  海蓝与司徒默默地挤出人群,远离嘈杂,海蓝慨叹:“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

  司徒仰望着半山的古堡,说:“你不是说他们在找一样东西吗?”

  “是的,而且现在我知道什么东西了。”海蓝顿了顿,“一张金叶制成的小地图,好奇怪的东西吧。”对于司徒她几乎言无不尽。

  司徒嘴角掠过一丝轻笑,好似高高在上的佛看着蝼蚁的笑。

  “好奇怪。”海蓝蹙眉,“赵文杰应该知道泥马,当时他就知道不是鬼,为什么不告诉我?”

  司徒替他辩解:“做警察的都爱故作玄虚。”

  “真是的。”海蓝心头有气,想起赵文杰昨晚去了三蒜岛,说:“但愿他在岛上撞到真正的鬼。”

  司徒依然淡笑:“鬼多数在人心中。”

  一声枪响划破了长空,喧哗如同沸水的沙滩顿时哑雀无声,人人都口呆目瞪,以各种各样的奇怪姿式怔在原地,就好象忽然被定形了一样。惟有一人在跑,他边跑边转身对着后面的地面开枪,口里不停地叫嚷着。那样子,好似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

  海蓝隔得远听不到他在叫什么,后来她去医院探望赵文杰,他嘴巴一直在尖声喝斥:“不要过来,滚开,不要过来,滚开……”

  沙滩上千双眼睛见证了赵文杰发疯的模样。海蓝一语成谶。

  “怎么会这样子?”海蓝依旧不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赵文杰发疯狂奔,开枪射杀地面的情景历历在目。

  一向胸有成竹的司徒目光中也露出民狐疑神色:“确实奇怪,他怎么会疯呢?”

  两人也不说话,闷头闷脑地往前走着。一会儿,海蓝才想起这是去古堡的山道,轻轻“啊”了一声,说:“你不用送我,一上一下太累人。”

  司徒轻笑:“我不是送你,我想上山坐坐。”

  海蓝有一点点的失望,到了古堡便同他说再见。司徒微笑地看着她,眼神亲切中还夹着些许的……慈祥。慈祥?海蓝觉得自己傻了,找了半天找出这么一个词。可好象也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了。

  司徒继续往上走,背影洒脱。海蓝犹豫了很久,等他走远了,跟了上去。虽然她很信任司徒,但又觉得他神秘。她很想知道他的秘密,很想多点了解他。他为何如此淡然,好象勘破了世界诸事诸情。

  司徒起先走得并不快,而后越来越快,身姿益发地飘然。海蓝深怕失了他的踪影,也不择路,小心翼翼地跟着。蓦然一阵大风刮得她睁不开眼,身子也被刮得前后晃动。那风只是瞬间几秒的事,等海蓝再站定,睁开眼,司徒已失了影踪了。

  海蓝发现这地方的景物似曾相识,脚边的丛花上有两只蝴蝶依依起舞,她悚然一惊,明白过来,这是她当初看到圣婴庙的地方。一转身,她脸刷地白了,蹬蹬蹬连退了几步。

  圣婴庙!

  赫然就在眼前。方才她曾从这里经过,空无一物。现在偌大的庙,雪白花墙,黑色瓦顶,垂檐飞角,再一次凭空出现在她面前。就在朗朗白昼,灿烂阳光之下,它门户紧闭,透着些许幽深、些许诡异。

  海蓝用力掐自己手背,好痛,这不是梦,也不是幻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跑,或者因为紧锁的庙门忽然开了。门是一下子开的,好象有人在庙里用力地一把打开它,但是庙里阗无一人。

  干干净净,一览无余。圣婴的雕像还在,眼睛一直盯着她,好象在说进来吧进来吧。海蓝不由自主地移动脚步,上台阶,跨过门槛,一步一步地走到圣婴雕像面前仰视着他。

  照理说,进了庙里,阳光会被遮挡住了,眼前会忽然一暗,并且身子会觉得比刚才凉快。奇怪的是,海蓝丝毫没有这两种感觉,无论光线和温度和刚才站在外面时没有区别。

  圣婴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不象以前那样愤怒,好象是要倾诉什么。海蓝竖起耳朵,努力想听明白,听清楚……

  她听到了沙沙的脚步声,还有青草由于被人踩折发出的细微咯滋声。好长一会儿,她明白过来,是有人来了,而且不只一个人。她慢慢地回过身,象梦游一样。

  圣婴庙前面站了两个人,背对着她的人个子不高,但长得极为壮硕的人,她好似没见过他,又好似见过她。正对着她那人是王华。

  背对着她那人说:“这里空旷,没有人偷听,你快说吧。”

  这里空旷?没有人?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即使看不到这座庙,难道看不到我吗?海蓝愕然,冷汗涔涔。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十五节 金片地图 (2005/09/14 15:53:52)
  第十四节 瞎子 (2005/09/14 15:53:25)
  第十三节 徐苹疯了 (2005/09/14 15:53:00)
  第十二节 圣婴庙 (2005/09/14 15:52:36)
  第十一节 逼供 (2005/09/14 15:52:09)
  第十节 英华古堡 (2005/09/14 15:51:37)
  第九节 联合 (2005/09/14 15:50:57)
  第八节 郭云绣 (2005/09/14 15:50:25)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