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十九节 三蒜岛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去医院探望赵文杰时,海蓝大吃一惊,不过两天,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变得憔悴不堪。腮梆子全是胡渣子,眼窝深陷,嘴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不要过来,滚开。”

  海蓝忍不住心酸,尽管她与赵文杰并不合拍,但也不曾料到他会有这种遭遇。医生说他的症状与徐苹一样,都是极度恐惧下,心理不能承受,从而精神分裂,也许会好,也许一辈子如此。

  “你也在。”司徒笑着同海蓝打招呼。

  “嗯。”海蓝没料到会碰到他,想了想,说:“我这就要走了。”说罢,转身往医院大门走去。

  “等等。”司徒拉住她的胳膊,随即又放开。“你怎么了?看到我好象看到了鬼?”

  海蓝缄默不语,或者她不知道从何说起。前天她跟踪司徒到圣婴庙,然后司徒在那里忽然失去踪迹,跟着圣婴庙蓦然出现,不知名的怪物袭击了她,她昏迷之前听到司徒的喝斥声……这一切事情环环相扣,绝不简单,而司徒在其中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呢?海蓝看不清楚,他太神秘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司徒关切地说,“后脑勺不痛了吧?”

  “你……”海蓝倒退一步,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司徒轻笑一声:“我告诉过你,我也能看到圣婴庙。”

  “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能看到这个庙?”

  司徒说:“你心中没有答案吗?”

  “我应该有答案吗?”

  司徒颔首。

  海蓝迷惑不解:“为什么我应该有答案?你可以告诉我吗?”

  “有一天你会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算是时候?”

  司徒盯着海蓝的双眼,锐利的眼神直看到她内心深处:“等我知道你究竟是谁。”

  “我姓海名蓝,就是这么简单。”

  “蓝色的大海,这名字不错,也很衬你。”司徒顿了顿,“可是,名字只不过是符号。就象我叫司徒,可司徒两字代表什么?”

  海蓝叹气:“我没有你那么神秘复杂。”

  “我并不复杂,海蓝,终有一天你会完全明白我的。”

  海蓝精神大振:“真的吗?你希望我明白你吗?”

  “当然。”

  “那我希望那一天早些来临。”海蓝调皮地微笑。司徒有种奇怪的力量,能令她信任他。她心中所有的疑窦,因司徒这一番话,悉数淡去。

  司徒为她调皮的神色所吸引,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嘴角也浮起了一丝愉快的微笑。“你接下去要去哪里?”

  海蓝偏着脑袋想了想:“还没想好。”

  “我陪你一起去吧。走吧。”

  “你不是来探望赵文杰?”

  司徒耸耸肩:“已经看过了,他看起来真的疯了。”

  海蓝觉得他这句话别有深意:“难倒你以为他装疯?”

  “他是警察,平常人见不到的场面他都见识过,胆量自然要比一般人强点,有什么的情况能吓疯一个警察呢?”司徒摇头,“至少我想不出来。”

  “我也想不明白。”海蓝皱眉,“你说,三蒜岛上究竟有什么呢?”

  “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说去看看?”海蓝微微变了脸色。

  “当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海蓝看着病房里疯疯癫癫的赵文杰,一时间沉吟不决。

  “走吧。”司徒拉起她的手。海蓝心头一阵狂跳,醺醺然,好似薄醉后的感觉。

  三蒜岛离古镇不过3.5公里,遥遥相望,脉脉只在一水间。

  坐在快艇上乘风破浪,海蓝的心始终停留在方才司徒拉起她手的刹那。尽管没过多久,他就松开了,然而她的手心依旧在发热。

  “想什么呢?”

  “没什么。”海蓝微微发窘。声音里不经意流露的娇羞,令司徒心中一动,偏头看她。她双颊绯红,黑眸灿灿,嘴角含着一丝似怯似羞的笑容,明艳不可方物。司徒怔怔然地连看几眼,别转头,看着无边的大海,叹:“蓝色的大海,真漂亮。”

  “是,确实漂亮。”海蓝喃喃地附和着,心中盼望着三蒜岛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能到达。

  然而,三蒜岛已近在眼前了。细白的沙滩象柔软的绸布平平铺开,绿色植物在海风里摇曳生姿,海礁一贯地沉默不语。

  这里似曾相识,海蓝跳下快艇,打量着左右,忽然大喊一声:“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我爸爸来过这里。”刘江河给她看的海桐与刘绍良的合影,背景宛然就是这里。

  司徒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心想毕竟是小姑娘,难免爱大惊小怪。

  三蒜岛并不大。岛上长有一种叫作胡蒜的植物,可以入菜调味,所以称为三蒜岛。岛上的人家都陆陆续续搬走了,剩下的多数是些老人家,恋乡恋土,不肯离去。

  司徒领着海蓝周岛闲逛,看到风景怡人处,就坐一坐,聊会儿天。时光倏忽而过,眼看着日沉西海,海蓝不免有些奇怪:“不是来看徐苹挖的坑吗?”

  “当然是。”

  “可是马上天就黑了。”

  “黑就黑,没有关系的。”司徒有些不耐烦,“放心好了,一切听我就是了。”

  他这么说,海蓝即使还有疑问,也不敢多说了。

  太阳沉入大海,一弯下弦月羞答答地挂在天边,几点星星不安份地闪着眼睛。四周的景物依稀可见,还好,不是全然的黑暗,海蓝吁了口气。

  “走。”司徒拉起她的手,离开沙滩,往灌木丛中走去。他沉着脸,神色变得凝重。连带着影响了海蓝,她的心提了起来,喉咙发干。

  两人沉默地走着,深一脚浅一脚,灌木的枝刮着海蓝的腿肚子,火辣辣地一片。司徒忽然停住脚步:“嘘……,有人。”

  海蓝打了个寒噤,正想问:“哪里?”被司徒的目光制止了。默立了小会儿,便有沙沙声的动静声传来,隐隐的还有人的窃窃私语声。

  司徒与海蓝猫着身子,蹑手蹑脚地靠近声音传来的地方。

  “累死了,什么也没有,还要挖吗?”声音透出埋怨和不满,海蓝认得这是许倩倩的声音。

  “嗯。挖吧,如果没有,那就麻烦了。”王华说。

  许倩倩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麻烦?”

  “那就说明她还活着,那我们都很危险。”

  许倩倩把铁镐啪地扔在地上,说:“不行了,实在太累,要挖你自己去挖吧。”

  “不行,不行。”王华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害怕,“你没有害过她,即使有鬼,她不会来找你的。”

  “可是都挖了这么深,什么都没有。”许倩倩提高了声音。

  “可能我记错了,不是这里,你再挖那边试试。”

  “嘁,又记错?我不挖了。即便她活着又如何,瞧你那熊样,怕成这样子。”许倩倩不屑地说,一屁股坐到地上,呼呼地喘着气。

  王华看她神色,知道她铁了心,思索了半刻,没有办法,拾起地上的铁镐,走近方才许倩倩挖的坑。抡圆胳膊,铁镐重重地落在地上,陷进土里,他又用力拉回,泥土松动,与此同时好似有什么液汁流出,浓浓的有股腥味。王华好奇地弯下身子细看,那液汁迅速地流满了整个坑。王华没注意那液汁顺着铁镐往上爬,依旧弯着身子,睁大眼睛想看个明白。忽然觉得手心滑腻腻、粘乎乎的,很不舒服。

  “血,是血。”他惊叫一声,将铁镐扔在地上,液汁顺着胳膊继续往上爬,王华连忙脱下衣服拼命擦着胳膊,浅蓝色的T恤立刻被鲜血染成大红色,然而胳膊上的鲜血依旧象蛇一样地爬着……

  一旁的许倩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王华:“你怎么了?”

  “血,血……”

  “哪里有血呀?”

  王华一怔,定睛一看,胳膊白白净净,根本就没有血。他赤着上身,拿着T恤,想了一会儿,怒骂一声:“他娘的,怎么会有这么幻觉?”低头看了一眼坑,“啊”的一声惨叫,拔腿就跑。

  “怎么了,怎么了?”许倩倩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想去坑边看看,又不敢。看四周灌木森森,黑影绰绰,吹在身上的风也越来越冷。终于变了脸色,慌不迭拔腿去追王华。

  躲在灌木丛里偷看的海蓝,吓出了一身冷汗。忽听到司徒说:“走吧。”心咚地敲了一下,问:“要去看看?”

  “当然,你不是就为此而来的吗?”司徒偏头看她,“害怕了?”

  海蓝咽着口水,重重地摇头:“没有。”深吸了一口气,往坑边走去。走了几步,司徒停住了脚步,说:“你过去就是了。”

  “啊。”海蓝拼命地吞着干口水,“我一个人?”

  司徒不吭声,只是点头。海蓝迟疑一会儿,一咬牙,快步走到坑边,低头一看,星光淡淡照着土坑,什么也没有,除了泥沙。她松了一口气,脸上浮起一丝轻松的微笑。就在这时,坑正中的泥沙象潮水一样往两边涌开,跟着从土里伸出一双小手,然后是胳膊,圆呼呼的白腻腻的,就象新生的莲藕。

  无法呼吸,这是海蓝唯一的感觉。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十八节 奇怪的歌声 (2005/09/14 15:55:17)
  第十七节 又见圣婴庙 (2005/09/14 15:54:47)
  第十六节 赵文杰也疯了 (2005/09/14 15:54:16)
  第十五节 金片地图 (2005/09/14 15:53:52)
  第十四节 瞎子 (2005/09/14 15:53:25)
  第十三节 徐苹疯了 (2005/09/14 15:53:00)
  第十二节 圣婴庙 (2005/09/14 15:52:36)
  第十一节 逼供 (2005/09/14 15:52:09)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