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二十节 坑里的孩子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四周一片死寂,天地万物似乎都屏住了呼吸,静等着某些东西的来临。

  泥沙不断往两边涌开,一点,一点……

  轻轻地,象一只极其温柔的手托出一个孩子:满月脸,方方的额头,神情俏皮。这是个一周岁的孩子,头上的毛约有一寸长。她的脚不停地蹬着,两只手在空中虚抓,好似在索求大人的拥抱。

  她那湛蓝的眼睛如此的熟悉,海蓝一阵头晕眼花, 她看到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

  孩子期盼地看着海蓝,眼睛里含着小小的委曲:我这么乖,怎么没人抱我呢?为什么会在土坑里呢?

  一种无法形容的悲伤袭上心头,海蓝流着泪,缓缓地跪在泥坑边,伸手去抱孩子。就在她的手快要触及孩子的手时,眼前一花,那孩子象朵盛开的昙花,刹那之间萎谢了。

  星光淡淡照着土坑,在坑底,一具小小的骸骨静静地躺着。海蓝的眼泪吧哒吧哒地打在坑里,打在骸骨上,它生前曾是个圆润可爱的孩子。骸骨的鼻窝、眼窝处隐隐流出一些暗红的血。据说,孤单死去的人在见到自己的亲人时,眼睛和鼻子会流出血来。

  没有任何言词能形容海蓝此时的感觉。她跪着,无言地仰望着天空,弯弯的下弦月,调皮的星光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仿佛它们也在为枉死的孩子而伤心。许久,海蓝偏头看着司徒,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他,们,杀,死,了,一,个,孩,子。”

  司徒仿佛早已知道此事,听到海蓝的话,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海蓝又低头看着骸骨,脑海里盘旋着一个念头:我要为你报仇,我要为你报仇。一阵风过,吹得海蓝的耳膜发麻,耳廓里隐隐有个小小的声音:为我报仇,海蓝,为我报仇……

  好久,好久,海蓝激荡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下来,留意到骸骨脖子处挂着一块小小的盘龙金牌,她弯腰翻开金牌背面细看,上面有一个大大的“郭”字。尽管在古镇,姓郭的人家不计其数,海蓝依然觉得,这孩子是属于英华古堡郭家。她把金牌重新放好,默默地念了几句祝词,然后低声说:“你暂时留在这里吧,等我帮你报仇,再帮你送回父母身边。”

  又是一阵风过。这是孩子的回答。

  海蓝抓起旁边的泥沙,正准备洒在骸骨上面,发觉骸骨下隐约有细光一闪一闪的。她小心翼翼地抬起骸骨,只见下面有一张金片反射着星光,发出细碎的光芒。这张金片看起来与徐铜山给她的一模一样。

  海蓝捡起金片,放好骸骨,将两旁的泥沙轻轻地推入坑里。一会儿,坑填平了,海蓝从旁边拔出三根胡蒜,当成香插在坟前,默念:暂时安息吧,我一定会再来的。

  清风扑哧而过,象孩子清脆的笑声。

  海蓝象了了桩心事一样地长吁一口气,对着星光,细细地看手中金片,正面雕工精细,依旧是峰峦图案,后面是一排蝇头小字:英华世家,千秋永盛。多么美好的愿望呀,可是衰败才是世事的必然。

  不过,这金片上的峰恋图案与徐铜海给她的那一张不同,莫非他说的共有六张,拼成地图的事情是真的?海蓝反复地摩挲着金片,梳理着思路,不料灌木丛中忽然蹿出一人,掠过她身边,又飞快地钻入灌木丛里。

  海蓝只觉得手中一空,金片不翼而飞,大叫:“有人抢我东西。”

  司徒低低喝了一声:“追。”猫着身子也钻进了灌木丛,海蓝紧跟其后。

  枝桠交错的灌木刮着身上的各个部位,撕破了衣服,也划破了肌肤,海蓝咬牙忍耐着。前面的灌木剧烈地摇动着,想必那人刚从这里经过。

  “啊”的一声惨叫从前方传来,海蓝与司徒相视一眼,加快了脚步。走了约一百米,司徒一脚踩在软绵绵的东西上,骇然后退,撞到海蓝身上。海蓝紧张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司徒安慰她,从怀里掏出手机。手机屏幕的光照亮了眼前,地上倒着一个人,胸口鲜血淋漓,手中空无一物。他的喘息非常急促,看来受伤不轻。

  海蓝也拿出自己的手机,走近他一看,原来是阿秀的父亲,问:“你还好吗?”阿秀的父亲翕动着嘴唇,只发出一些嘶哑的呻吟。

  司徒拉起海蓝:“走吧,不理他了。”

  “啊?”海蓝惊讶,“不理他,他会死的。”

  司徒冷淡地说:“咎由自取。”

  “不,不可以。”海蓝摇头,“不管他做过什么,也不能扔下他不管。”

  司徒深深地看了海蓝一眼:“你真是善良的女孩。”顿了顿,“可是他值得同情吗?他抢走了金片,然后被别人黄雀在后。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也许。但是,我还是不想扔下他不管。”

  司徒看着海蓝坚定的脸,说:“那金片怎么办?抢走金片的人比他重要多了。”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也许金片关系着一件莫大的财富,但对我来说,那不过是身外之物。”

  司徒动容,轻笑一声,说:“海蓝,你象个圣教徒。”

  海蓝不安地说:“你是在说我虚伪?”

  “不,当然不,傻孩子。”司徒摇头,“这个世界善良的人一天少过一天,看到你这样子,我很高兴。”

  “不要那么悲观,可能是你没发现而已。”海蓝调皮地笑了笑。

  “再说废话,人家都死了。”

  海蓝嘻嘻笑了几声,撕下衣服包裹住阿秀父亲的伤口,然后跟司徒抬着他往沙滩上走去。刚到沙滩就见一艘快艇在水面上疾驰远去,不用说,凶手肯定在艇上。

  海蓝跟司徒把阿秀的父亲搬上快艇,他已经昏迷了,黎黑的脸微微泛白,嘴唇也干涸了,看来性命堪忧。

  快艇象离弦的箭掠过水面,海蓝脸色凝重地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面上的细浪倏忽而起,倏忽而没。海蓝的脑海里也有这般思潮起起伏伏。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十九节 三蒜岛 (2005/09/14 15:55:52)
  第十八节 奇怪的歌声 (2005/09/14 15:55:17)
  第十七节 又见圣婴庙 (2005/09/14 15:54:47)
  第十六节 赵文杰也疯了 (2005/09/14 15:54:16)
  第十五节 金片地图 (2005/09/14 15:53:52)
  第十四节 瞎子 (2005/09/14 15:53:25)
  第十三节 徐苹疯了 (2005/09/14 15:53:00)
  第十二节 圣婴庙 (2005/09/14 15:52:36)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