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二十一节 古堡里的地下室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匕首刺穿了肺叶,外加失血过多,阿秀父亲虽然保住了性命,但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随后赶来的阿秀静静地听完事情的经过,长长地叹了口气,说:“祖辈的事,我不是很清楚。爷爷在世时曾说过一些事情,说我们的祖先以前一直是开金铺的,乾隆初年,英华郭家经常金银珠宝到店里鉴定或是改款式,那些金银珠宝全是非常罕见的,郭家虽富,说到底不过是个渔霸,而且还是苦哈哈白手起家的渔霸,祖上不可能传下那些珠宝。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就开始怀疑郭家找着了海盗的宝藏。后来不知道怎么,这事就传出去了。因此,英华郭家也与我们家结了怨。后来又有人传郭家打了张黄金地图,地图上记着藏宝的地方。这些传闻年纪大点的老人都还记得,郭家人死光后,渐渐没人提起了。说到底都是些没影的事,不知道怎么我爸他就中了邪了?”

  海蓝拍拍她的肩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离开医院时已是凌晨一点了。司徒送海蓝回古堡,星光在天,山道两旁虫鸣啁啁。这个初夏烂漫夜色引不起海蓝丝毫的兴趣,那个圆润的孩子的脸始终占据着她的脑海,令她悲伤不已。而且她还有一双同海蓝一模一样的眼睛。她是谁呢?我又是谁呢?

  古堡已在不远处了,黑漆漆的,一点灯火都没有。这很不寻常,说到底它是个旅馆,平时走廓的灯是一定点着的。但是现在一丁点亮光都没,淡淡的冷光下,今夜的古堡是个沉默而古怪的老人,藏着一肚子的心事或是秘密。

  海蓝不由自主地抓着司徒的胳膊。司徒看她一眼,说:“你很紧张,是吗?”

  海蓝凝重地点了点头:“我感觉自己已站在真相的大门口,但是推开门后,究竟能不能看到真相,我没有把握。他们都是一帮穷凶恶极的人。”

  “如果你害怕,那么放弃吧。”

  “不。我只是紧张,不是害怕。”海蓝直直地看着他,“况且,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害怕。”

  “我不能陪着你。”

  海蓝吃惊地睁圆了眼:“什么?”

  “有些路一定是一个人走的。”司徒仰头一笑,有些无奈有些心酸。“你很勇敢,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也不会让那孩子失望。”他轻轻地摸着她的头。

  海蓝深深地吸了口气,松开一直攥着司徒胳膊的手,说:“好,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司徒赞许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海蓝站在古堡的大门口,连吸几口气,毅然地推开大门。很意外,大门没有关,吱呀一声开了,露出了黑森森的大厅。海蓝快步走进去,将灯全部打开,炽白的灯光一照,厅里恍若白昼。只是一个人也没有。

  “阿霞,阿霞……”没有人应答。海蓝上二楼、三楼、四楼,每一层楼每一间房都开着,就是没有人。走进自己住的302时,海蓝翻了一下行李包,徐铜山送她的那一张金叶没有了。这是意料中事,她并不惊讶。

  她又返回一楼大厅。阿霞的房门是唯一锁着的,不过这难不倒海蓝,海桐的开锁绝活她当然也会。打开门,打开灯,房间还是空无一人。这间房约十平方米,放了一张一米二的床,靠墙立着一个三门衣柜,令整个房显得逼仄狭小。

  古堡修建时,为了抵抗倭寇和海盗,都修有密室和炮眼。阿霞重新装修时,将炮眼堵了,但密室还是存在。海蓝一早就估到密室的入口在阿霞的房中,而这房中最突兀的莫过于这三门衣柜。拉开柜门,其中一块木板是活动的,轻轻一推,就现出向下的台阶。

  海蓝猫着身子,蹑手蹑脚地钻进地道。里面的空气浑浊,微微散发着一股腐烂气味。难得的是里面装了灯,不过是简单地扯了电线挂了灯泡,看来是阿霞自己弄的。

  台阶约十级,然后就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石室,看得出是一斧一斧斫出来的,墙壁还镂刻着飞禽走兽。下到这里空气忽然清新了许多,看来当年建造这密室时,做了透气口。这里还是没有人。

  石室很空,角落里堆了些杂七杂八的工具,有斧子、扳手、锺子、绞手架、麻绳……正对着地道的墙壁上有一扇石门,紧紧闭着,门上没有锁眼。海蓝轻轻一推,石门向两旁滑入石壁当中。门开后,一股灰尘扑面,呛得海蓝泪水直流。等她定睛看清四周时,很是惊讶。这是一间卧房,清代时的装修风格,卧具、衾被、书桌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琴台和瑶琴,每一样都很精致很典雅。整个房间古色古香,海蓝好似走进了另一个时空。

  只是房间里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海蓝很是纳闷,阿霞将外面收拾的干干净净,反而这里面不收拾。红木雕花衣架上还挂了一件小马褂和一顶小帽子,海蓝捏着鼻子展开马褂一看,这衣服好小,对着身子比了比,大概也就是十岁的孩子穿的。

  房中的摆设,说明这孩子身份尊贵,却为什么会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呢?

  书桌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上好的文房四宝,右上角放着几本书,第一本是《庄子》。书桌上另有一张云笺,写满了字: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是《庄子》的《逍遥游》,再看落款:郭盛鹰于乾隆癸亥年五月初十。

  盛鹰?圣婴?海蓝心中一动。

  环顾着四周,海蓝闻到空气里飘浮着一种熟悉的味道,可是究竟因何会觉得熟悉,自己却也想不明白。呆在这里令她觉得很宁静,很亲切,还有一种淡淡的眷恋。这一切只是源于直觉。

  “咦。这门怎么开了?”阿霞的声音传来,海蓝悚然一惊,转身时,阿霞已到门口,满脸惊诧地扶着门框,说:“你怎么能打开这扇门?我每天晚上都来,用了各种方法都开不了。”

  “随手一推就可以了。”海蓝比了个轻描淡写的手势。

  “我也推过呀,就是不开。”阿霞边说边走进来了,两眼精光大放,贼亮贼亮象充足电的灯泡。她几步跨到书桌前,翻着上面的书,灰尘顿时飞扬。

  海蓝怒喝一声:“你干吗?”

  “你在干吗,我就在干吗。”阿霞说话又急又快,完全不同于平时,“嘿嘿,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来这里度假的,我不会相信的。”

  看着阿霞乱摸乱翻的动作,海蓝心中排山倒海的激愤,好似她翻的是自己的房间一样。她一把攥住阿霞的胳膊,指着门说:“出去,出去。”

  阿霞一把甩掉她的手,横眉冷眼,说:“要出去的人是你,这古堡是我的物业。”

  “这里不会有藏宝图的,你别枉费心机了,这里不过是卧室。”

  阿霞冷笑:“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拿了地图了?”

  海蓝不可思议地摇摇头,说:“你走火入魔了。”

  阿霞的举动粗鲁得近乎野蛮,积尘四处飘飞,房间里浮起了一层薄雾,海蓝莫名心痛,眸子水气迷离,也不知道是被尘埃伤了眼,还是因为难过。就在这时,隐隐有歌声传来,是首闽南歌。她曾听过,那日她在圣婴庙磕了脑袋昏迷后,一直听到这首歌。

  她喜欢最后一句:大海平静如镜,可人儿,请你跟我来。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二十节 坑里的孩子 (2005/09/14 15:56:18)
  第十九节 三蒜岛 (2005/09/14 15:55:52)
  第十八节 奇怪的歌声 (2005/09/14 15:55:17)
  第十七节 又见圣婴庙 (2005/09/14 15:54:47)
  第十六节 赵文杰也疯了 (2005/09/14 15:54:16)
  第十五节 金片地图 (2005/09/14 15:53:52)
  第十四节 瞎子 (2005/09/14 15:53:25)
  第十三节 徐苹疯了 (2005/09/14 15:53:0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