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第二十四节 衣冠禽兽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若花燃燃

  听到这里,海蓝终于忍不住了,骂:“卑鄙无耻。”

  徐铜山附和:“海蓝你说的没错,这家伙十足一个恶棍。居然走到半路,又偷偷溜回来了。”

  海蓝丝毫不领他的情,冷冷地哼了一声。

  古大仁不屑地说:“人活在世上,讲什么天地良心,最重要的是活得开心。那一次我真是开心坏了,以后那些女人怎么能跟她比呢?所以我一辈子都不娶,也算是对得起她了。”

  “我呸。”海蓝义愤填膺,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恬不知耻的人。

  古大仁不悦地皱起眉头,说:“你到底要不要听呀?”

  海蓝怒哼哼地克制着自己。

  徐铜山说:“我们走到一半,忽然发现古大仁不见,就回过头来找他。结果这家伙刚完事,光着身子哼曲子,可人家郭云绣……唉,她晕了过去。事情变得难办了。古大仁这家伙说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郭云绣在别人眼里已经跳海死了,索性杀了她。王华与石向东两人向来以他马首是瞻,也没有说什么,而且石向东还说杀之前最好能让他享受一下。我表现反对……”

  “得。”王华打断他说:“你又在扮君子,你当时一声不吭,不过态度很明显,事情到地步,如果被郭云绣捅出来,我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徐铜海与刘绍良是反对的,可是他们也知道自己上了贼船,再也下不来,命运已经跟古大仁扯在一起了。何况徐铜山跟方平搞同性恋的事还捏在我们手里呢,如果宣扬出去,那两人这一生都完了。那个时代,搞同性恋可是稀有呀。”他嘲弄地看着徐铜山。“徐铜海拿这个弟弟当宝,自然不原意他有这样的下场。当时只有刘绍良态度稍微强硬了一点,可是一个怎么抵得过三人。”

  “接下去就是想着怎么杀郭云绣了。谁都不愿意动手杀她。徐铜山的意思是把她推进海里算了,可是我一想,三年前她当众跳海都没有死,这一次说不定也死不了,那不麻烦了?”王华皱起眉头,说:“说到这里,我一直想不明白,这悬崖虽然不算高,也有个四百来米,一个人跳下去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呢?”

  “想了很久,我们决定把她母女带到三蒜岛去埋了。快到三蒜岛时,忽然变了天,浪一个比一个高,最后将小船掀翻了。我们六人的水性都好,离三蒜岛又近,就游到岛上去了,郭云绣母女就无暇顾及了。当时是六月,但起风浪时,天气变冷,我们在礁石背风的一面紧紧挨着坐着,谁也不吱声,也不敢睡,都在想郭云绣母女死了没有?”

  “快天亮时,我尿急,走到了旁边的灌木丛里撒完尿,一眼瞟见沙滩上有个白白的影子,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硬着头皮走近看,是郭云绣,浑身湿漉漉的,脸色惨白,唇眼紧闭,看来死了。我啊的一声惊呼,把大家都能吸引过来了。六个人围着郭云绣的尸体,都是手足无措。毕竟没有人是天生杀人犯,当时我们六人都希望郭云绣静静消失最好。眼看着天就亮了,附近的渔民起的很早,我们再不处理掉她,就会被人发现。我们又没有挖坑的工具,商量着只有将郭云绣带到深水区。万一渔民起早撞到了,也只会以为是三年前的尸体出现了。因为海上怪事多,尸体很可能掉进旋涡里,转了几年又重新冒出海面。”王华叙述这段往事时,神情异常的紧张,可想而知当年他们也是心惊胆颤。

  “这里水性的是徐铜海,其次是我,我们当时还怕徐铜海不肯,谁知道他主动说愿意把尸体带到深水区。我们两人扯着尸体往外面游去,游了几百米,我游不动了。徐铜海说得再送远点,否则还是会漂回沙滩。可是我实在累的不行,而且很害怕再游出去,会没有力气回来。徐铜海说那他一个人来。他真的一个人拖着尸体往外游,我浮在原地等了他好长一会儿,都不见他回来,就自己返回了沙滩。”

  徐铜山补了一句:“你爸从那以后就没有回来,而且他也没有再回到老家,年我们以为你爸淹死了呢,看来并非如此。他还活着都不肯跟我联系,我知道他是生我气,怪我不争气,搭上这群恶人。”

  古大仁不耐烦地说:“你这个最是虚伪,坏事都做了,还要假仁假义。”

  “三蒜岛上的孩子怎么回事?”海蓝问。

  徐铜山、王华、古大仁互视了一眼,王华声音发颤:“你也看到那个孩子了?怎么会这样子,埋在土里这么多年,还象活着那样子呢?”

  “没有,她已经烂了,剩一堆骨头。”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王华大叫着,后退一步,撞在徐铜山身上,后者嫌恶地将他推开。

  徐铜山说:“我们四个人还呆在海滩上,一直望着铜海跟王华,忽然就听到婴儿的哭声。循声一看,那小孩也漂到沙滩上了,吚哩哇啦哭得正欢。黎明时静悄悄,这一哭,跟着有只公鸡就打鸣了。跟着第二、第三只公鸡也开始打鸣了,一打鸣就意味着天亮了。古大仁吓坏了,一巴掌捂住小孩子的嘴巴。孩子的小嘴扑腾腾地踢着,眼看就要没命了。刘绍良夺了过去,说留她一命,反正她妈妈也死了,偷偷将她送到人家门口。她长大了,也不会发现自己的身世的。刘绍良很坚决,古大仁就让步。刘绍良抱着孩子往有人家的地方走去,古大仁朝石向东、王华使了个眼色,两人跟了上去。我知道这家伙肯定没按好心……”

  古大仁嘿嘿冷笑,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既然做了,那就做绝到底。刘绍良将孩子放在一户人家门口,他前脚刚走,石向东和王华就将孩子抱回来了,顺手又拿了人家院子里的锄头,跑到灌木丛中挖了个坑就埋了。可是这孩子身上怎么会有张金片地图呢?这是我想不明白的。”

  “我知道。”徐铜山说。

  古大仁和王华齐齐哦了一声,都看着徐铜山。

  徐铜山说:“我那天有意拿地图给海蓝看,她一副从没见过的模样。而且我查过她行李,真的没有。这么重要的东西,铜海不可能不作交待的。后来我忽然想起,去三蒜岛的躺上,是铜海抱着那孩子的。他肯定当时将金片塞在她身上了。”

  以徐铜海的性格,非常有可能这么做的,大家恍然大悟。

  海蓝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可是刘绍良父子都死了,他的那张地图呢?”

  许倩倩忽然妩媚一笑,说:“那两个笨家伙,死了可真省了我的事。老娘我费了几个月时间,陪着老的上床才得来的。哼,早不想杀了他了。”她掏出袋里的金片地图晃了晃。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海蓝看着他们纷纷掏出金片,王华一张、古大仁两张、徐铜海两张,一样的金光闪闪。大家都看着徐铜海,终于明白是谁杀了石向东。

  “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海蓝一字一顿地说,“你们已经拿到地图了,不去寻找宝藏,为什么还要耗费时间,给我讲陈年旧事?”这也是王华问过的问题。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第二十三节 陈年旧事 (2005/09/14 15:57:53)
  第二十二节 原形尽露 (2005/09/14 15:57:27)
  第二十一节 古堡里的地下室 (2005/09/14 15:56:49)
  第二十节 坑里的孩子 (2005/09/14 15:56:18)
  第十九节 三蒜岛 (2005/09/14 15:55:52)
  第十八节 奇怪的歌声 (2005/09/14 15:55:17)
  第十七节 又见圣婴庙 (2005/09/14 15:54:47)
  第十六节 赵文杰也疯了 (2005/09/14 15:54:16)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