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一 夜花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醉颜酡系列 之一

  采莲南塘秋 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 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 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 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 望郎上西楼

  楼高望不见 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 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 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 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西洲曲·节录

  上篇 洲游

  春日晴溦,昨是今非。

  之一 夜花

  我在这里行走。我的手指轻轻划过夜空中璀璨的星斗。我闭上眼睛,微风如清凉丝绸覆上面颊。我知道这是一个美好夜晚。杀戮即将开始。我轻轻压低帽檐,并不希望哪个失败的家伙将我当作了人类。街道灯火通明,我独自行走。如果你有一双好奇的眼睛,最好挖出它们来,因为你绝对无法尽览一切美景。我低声微笑。又一个馨香馥郁春夜,月光明媚,几乎让我飘然。我高高兴兴坐到街边,没有人停下来看我一眼,这让我极其满足。

  只要没有什么来打扰我此时的快乐。我相信这将是一个完美的夜晚。

  忽有一只手落上我的肩,我那光泽如玉的棕色长发一径散披在那里。我微微蹙眉。我厌恶身外之物碰触我的头发,何况不怀好意。我不动,等待对方下一步做些什么。纤细手指只是轻轻并拢,他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一击可以教他的头骨霎时碎裂,血浆和脑汁绽放,如一池洁白可人的珍珠露衬出波光中浮荡的殷红蔷薇蕊瓣。我喜欢这种美感。憔悴而癫狂,充满了刹那的丰盛和绝望。虽然这里是典雅堂皇的西区,我也并不介意一起耸人听闻的案件选择此处作为现场。归根结蒂,那并不违反我的审美原则。纵然身为侯爵世家嫡系后裔,亦是如此。

  我慢慢抬头,街头霓虹映上我的面孔。华光并曙。一点点温度。我甚至听得见光线自面颊上款款流离,声响破碎。我听见身后那个家伙一声惊呼,我的上帝。而后是匆促奔逃的脚步声。我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轻轻微笑,倒数五秒。起身。抬头。眼光弧度恰好对准他逃离的方向。

  我摇头,对自己无可奈何。

  来吧。薇葛。否则今夜你何等无聊。

  你已无药可救。亲爱的。

  慢慢摘下丝绒帽子,抚了抚长发然后重新戴好,以一个轻快的手势。笔直长发,淡漠青棕,在月光下常泛起一层银灰宛若烟云飘摇。近乎古怪的笔直和柔顺,迥异土生英国人发质。那是自然。我有多于二分之一的血统来自那个辽阔、幽远而神秘的东方古国。我有权保持这样一种诡异的美,否则我漫长生命中的快乐或许会大打折扣。我不晓得。但不知何时起我开始感谢我的祖先,给了我这样一道无法选择又无法挣脱的枷锁。

  我的名字,薇葛蕤。薇葛蕤·萧。

  Vagary·Soar。

  很久之前有人给了我一个过分甜蜜娇媚的昵称:薇葛。然而能够叫出它的人已寥寥无几。

  仍然在很久很久之前,似乎有谁叫过我,薇。

  然而那已是太古老的事了,古老到我已无空暇再去回味。回味这一个字的九转回肠,回味它的铭心刻骨,直到最后的血色淋漓。

  我就是薇葛蕤。伦敦的薇葛蕤。游走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女子。

  脚步轻盈如蒲公英洁白绒羽飞越茫茫草原。长发在月光下舒展成一幅华美丝缎。我从不轻视自己的能力。没有它我一无所有。我深知这一点。疾风呼啸而过,将黑色风衣鼓起。心脏在重重丝绸羽纱包裹下跳动,轻快且镇定。

  这是飞行。

  当足尖远离大地,一切世俗规矩便都随之虚无。茫茫天地,旷野无垠,可以到达之处便是心缘。我享受这种感觉,近乎迷恋与麻醉。

  我看到了我要的东西。轻轻停下脚步,脚踝牵绊着最后一缕风声,我悄然踏上他面前的房顶。这是中等公寓楼顶。月华朦胧,脚下路灯光色幽暗,切合所有我中意的因果。我看着那个冒犯了我的家伙,想象他的反应会是如何。

  那个家伙并不算太年轻,作为我的同类约是60—80岁左右年纪,男性,高出我很多,欧裔。我懒得再看下去。对方刚刚注意到我的存在。他的蓝眼睁大,瞳仁里泛出苍白。那是恐惧。当传说中不可知不可信的神秘角色骤然同你针锋相对,除了恐惧你还剩下什么?

  你回答我。

  他站直身子,看我。看着面前这个身高不足他下颚的混血女孩。从我那一头水波般徐徐荡漾的长发他早已认出我。他的眼中弥漫绝望。是的。因为末日已来临。

  我缓缓脱下外套,黑色风衣如堕天使彷徨的羽翼瘫落脚下。我让他看清我一身似雪白衣。女孩有纤薄嘴唇,唇角微挑,带着惯常的清冷弧度。我给他一个毫不留情的微笑。

  是你。他呻吟着。嘴唇没有半点动作而我听得一清二楚。他仿佛瞬间失去全部勇气,高大身躯摇摇欲坠。有某种气味自他崭新的缎里外套下整洁冰冷的身体深处蔓延出来。那是足以支撑一个不死幽灵全部勇气和意志的魔力。是从他化身作我们当中的一员开始就跟随着他,并将随他的经历和生命一同增长的蕴藉。而我要夺取它。这个家伙要为他今夜的鲁莽付出代价。那些他无法想象无法拒绝的代价。

  因为他触犯的是我。薇葛蕤。独一无二的我。

  我轻轻呼唤自己的名字。薇。薇。亲爱的薇。

  我轻轻微笑起来。

  是你。你这个邪恶的女孩。你这腕戴玉镯的妖精。疯子。异端。你这叛教者。他癫狂地呼喊着。我知道他已经疯狂。否则没有谁敢这样对我。我轻盈走向他。他跌倒在地,盲目后退,用他非自然的膝盖和手脚匍匐移动躲避。我的脚步让他无处可逃。

  我的白衣不爱沾染血迹。我摘下乳白丝质手套,伸出手,碧绿翡翠在苍白腕上辗转闪烁。透明的玉镯,和我的手腕一样纤细契合。那一丝血痕般缓缓伸延到玉色深处的深绿,那色彩宛如某个人的眼眸。

  我心醉神迷。我五体投地。

  他尖叫出来,转身逃跑。我平身飞起,如一道烟雾掠过他头顶。手指嵌入他的颅骨,深入,再深入,足够有力。柔软指尖敏感如第二双眼,蛇之媚眼。指甲苍澈如宝玉,触及他温热脑髓,像抚摸一只光滑晶莹蚌壳。我慢慢抽出手指。

  身体轻缓而敏捷地在空中转半个圈,飘飘落在他身后不远处。我看着他疯狂旋转,一边发出盲目且哀痛的吼叫。他的头颅已经完全变成一只廉价蜂巢,喷涌着红白交替的粘稠液体。我忽然有一点厌烦,别过头,微微合了合眼,然后果断地抽出了袖中的霞月刃。

  刀锋明如下弦之月。

  这还是我周岁时得到的礼物。记忆如此清晰。抓周游戏上的婴孩,白衣绣袄,头顶梳七根发辫,红丝为束,南海明珠坠角。颈间的黄金锁片如此沉重,几乎惹得我放声大哭。腕上戴芙蓉链,悬着寄名符。我一身花团锦簇,看呆了那些金发碧眼的绅士淑女。他们啧啧称羡。对这来自遥远东方的奇异习俗和华美装束五体投地,深深迷恋。我还记得那些热切目光,那些含义不明的注视,纷纷投向径自津津有味地咂着手指,坐在母亲怀中的我。

  那一次,我义无反顾。有生以来头一个绝然罔顾的抉择。面对那许多琳琅满目,细嫩圆润手指紧紧地握住了霞月刃的刀鞘。

  义无反顾。

  全场哗然。乳母匆促上前抱起我扳开细小手指。窃窃私语如七月骤雨。杀伐之气甚重。有人下这样的判语。周岁之女,如此亲近大凶之器,何其不祥。乳母的脸色惨白如纸,强把我再次推回那琳琅满桌的珠玉玩器之中。她颤抖的手犹豫而又叵测地抓起霞月刃,想偷偷将它藏起。

  放下。祖父威严语声幽幽传来。你怎敢擅动。

  让这孩子再来一次。若是天命不可更改,就让我萧家生长这一个杀伐女子。又能如何。

  再来一次,仍是如此。

  祖父泠泠目光自上而下投视,而我笑容如花,灼灼其华。

  他苍老的手指缓缓握住寒冷刀柄,犹豫片刻终究没有拔它出鞘,而是一如旁人所预料,将这柄祖传十数代的名刀放在我稚嫩怀中。

  我的笑容,在那一刻,灼灼其华。

  命该如此。霞月。十世名刃。刀锋惯隐于袖中。这是暗算与刺杀的名品。绝代刺客的恩物。我注定生于它,亡于它。

  霞月。我下弦的命运。

  霞月光彩如冰。坦然荡起。夜空中仿佛飞鸟绽放一声憔悴的振翎。我右手的食指轻轻按住刀脊,鲜血悄然温暖了幽寒似水的刀刃,苍白刃锋在温暖血液滋润下顿时转为淡淡绯红,宛如少女欲滴的娇艳容靥。如霞伴月,映血得生。这古怪而绝美的刀啊。它快乐起来,泛出一声龙吟,依旧桀骜不驯。手腕敏捷旋转,一击厉如电光劈空而下。

  我割下了他的头,用他新定做的外套裹好,投入路边垃圾分类处理器自动焚化。我满足地回身,仰望片刻之前我飘然而下的楼顶。那里此时正躺卧着一具无头尸体。不过没有关系,日出第一缕光线投射之时,一切都会完美地灰飞烟灭。这就是杀死吸血鬼的好处,完全省去处理尸体的麻烦。

  我脚步轻盈,目光洁净,面容无瑕。我走在街头,在凌晨到来之前,我还有时间到熟识的Happy Cafe坐一坐,假装喝下一杯温暖的Espresso。然后对每一个我所熟悉的人微笑,然后离开。

  所有人都熟悉我,这个动人且神秘的白衣少女。亚欧混血的独特容颜,出奇苍白的肌肤,异常明亮的眼睛,瞳孔深处同时泛着蓝宝与墨晶的幽光。我的眼神是深埋在大西洋底一万呎的亚特兰蒂斯。

  优雅、悲凉而神秘。那是他们给我的评价。

  我是谁。我是谁。我轻轻微笑。我混迹人群。我避世而又嚣张。我多情而又嗜血。我是谁。我刚刚残杀了我的同类。我把一个稚嫩的吸血鬼送上西天。只因为他触碰了我的头发。我美丽的长发。我是薇葛。我是薇。独一无二百无禁忌的薇。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叫过我另一个名字。那个名字。遗忘于灵魂彼岸的花朵。踌躇着探向我的手指。我记得它,它记得我。我们互相铭记,互相凌虐,互相遗忘。

  那个声音轻轻呼唤着我。无法遗忘。我的名字。我永远的名字。我的记忆和我的昨日。

  昨是今非。

  萧晴溦。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一 夜花 (2005/09/14 16:06:01)
  上篇 洲游 (2005/09/14 16:03:12)
  结束 (2005/09/14 16:00:51)
  第二十六节 海噬 (2005/09/14 16:00:29)
  第二十五节 海盗宝库 (2005/09/14 15:59:51)
  第二十四节 衣冠禽兽 (2005/09/14 15:58:25)
  第二十三节 陈年旧事 (2005/09/14 15:57:53)
  第二十二节 原形尽露 (2005/09/14 15:57:27)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