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十五 镜见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我无法解释那个清晨。时光飞逝,飞逝,以一种奇异的螺旋般的形式和速度。自然,时间对吸血鬼而言几乎毫无意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百合花开了又谢,樱吹雪在遥远的东方徐徐飘下。而我却仍然是这个样子,娇嫩,纤细,优雅,伴着我身边的魔鬼郎君,迎候着一个又一个不知所终的黎明,晨曦以粉红和冥蓝的中和色调缓缓揭幕,而我已经偎依在他亚麻色的美丽长发中沉沉睡去,一无所思,一无所知。

  过去了多久?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当我终于开始思考和回溯过往尘烟,有一种力量让我默默地重温当年的那个时刻。那个回风舞雪的凌晨时分,我的宿命在那一刻,在那无法挽回的刹那,被某种力量推下了轮回的舞台。

  舞步散乱,今生今世永远跟不上的节拍。

  那个清晨我独自游荡在林中,黎明如此遥远,林梢荡漾一圈银色的光彩,月光的余辉,仿佛拖沓的预言。雪花徐徐飘落,微风纤细如琴弦一丝丝勒过皮肤,瑟瑟的痛楚。我裹紧雪狐风氅,将风帽拉低到眉上,默默注视这黎明前的黑暗中的丛林。

  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在这个时刻来到这里。我的清醒是突然的,猛然间毫无睡意,我坐起身,环顾幽暗宽敞的卧室,静,寂静得可以听到我的指甲缓缓划过床褥时丝线的呻吟。而我的身体却猛然被一种突如其来的悸动涨满,我跳下床,赤着脚走到窗边,猛然挥开那沉重的华丽绸缎,一片耀眼的灵白袭入眼帘。

  雪落寒花。溅透我一心的宁静。

  我胡乱穿上衣服,披上厚重的狐皮风氅,牵出我的Dew,闯进那奇异的一天风雪。

  然后我迷失在封地中的丛林里。就是此时。

  然而我并不惊恐。没有原因的平静,简直让我自己也为之震惊。我跳下马左右巡视,我究竟在等待什么呢?

  Dew突然低低嘶鸣,摇着头,前蹄暴躁不安地刨打起雪花。我牵牢了它,我知道,那个东西,它来了。

  然后他出现在不远的地方,那棵高大的榉树下,静静地看着我。那是一种超自然的姿态,他的出现,可是在那一刻竟然不自然得近乎自然。是啊,就是那样一种感觉,无法形容。当我的视线刹那之间触及他安静的存在,谁能想象我那一瞬的感觉。

  雪花沿着古树干枯虬劲的枝条宛转纷飞。

  天地间尽是银白,我的脚印已经渐渐无痕,被落雪遮掩。而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的周围丝毫没有足迹,连一点点痕迹都不曾有过。他整个人就仿佛是随着雪花飘落下来的,落在哪里就是哪里。

  他穿着一件青色缎面的华贵雪袍,高领上配着玄狐领,长长的针毛立起遮挡了半边面孔。他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一绺绺的亚麻色鬈发光泽闪亮,修剪得十分精致,这教他看上去既像个亲王又像个花花公子。

  他静静地看着我,那张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有一种或者可以称作目光的东西。那种东西攫住了我,纠缠着我,无形的触角,如影随形。

  他已经不肯放过我了吗?

  我踉跄后退,手指无力地抬起,霞月滑出衣袖,我握紧它护在身前,有生以来头一次,我一出手就是防御。我的疲惫已经被他牵引得无处不在。我几乎无法睁开眼睛直视他。雪,一天一地的雪。艳丽白。宁静白。沉睡白。

  然后我突然发现红,血的殷红。粘稠如精心调配的油彩,静静地自他的外套下滴落。我努力地睁大眼睛,视线里摇曳的只是他唇角若有若无的一丝掠动,仿佛一记微讽的笑意。然后,似乎是要让我看个仔细,他用一种夸张的表演般的姿势,炫耀地掀开长袍,对我展示出一幕妖冶的恐怖。

  他从衣服下面捞出一具娇小的尸体,男孩柔软的褐色头发垂在背上,惨白的脸色证明生命的远离。老天,那是塞缪尔,我亲爱的小朋友,马场总管的小儿子,那个我注视着他长大的孩子。他曾经蔚蓝的眼睛紧闭,似乎沉浸在一场忧郁的美梦里无法挣脱。然而已是终点。

  我听见自己古怪的呻吟,微弱而愤怒。十三岁的小男孩,他脖颈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犹未凝。这个孩子,就在前天他还亲手服侍我登上Dew。这个孩子,他曾经偷偷地拉住我的衣袖告诉我,一满十七岁,他就要报名参军,在蓝色海洋尽头的新大陆上建功立业,为家族赢取爵位和声名。“我要像阿尔弗雷德爵爷一样,小姐。那样……我就有资格向您求婚了。”这个稚气的孩子,蔚蓝的大眼睛明净清澈。“你会等待我到那时吗?”

  他杀了他。

  我的身影没入雪落的节奏,也许不是我最敏捷的动作,却是最愤怒的出击。

  该死的他杀了他!

  霞月的光芒电击而下,斩碎暗昧中孤寂的晨曦。刀光闪烁的瞬间,落雪凝在空中,杀气逼空。

  我要杀了他!

  半空只有塞缪尔的身体软软地落下,他已经不见踪影。我接住这冰冷的孩子,那撕裂的伤口凶猛而残酷,不忍卒睹。我旋身斜斩,刀锋横过那缕突然浮现在身后的寒冷气息。

  空。

  他已经消失。

  我甩下风帽,任凭满天潵雪落满我一身。面颊湿透,却觉不出寒意。

  这是什么?我面对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个在晴洲的房间突然现身又骤然消失的怪物,这个残杀无辜的男人。没有足迹,没有声音,他象是融化在空气中。

  我的长发忽然被轻轻拢起,他就在我身后,一只手环过我的肩推落我怀中塞缪尔的尸体,一切仿佛只是刹那,发生得过于迅速甚至无法分辨所有的动作和声响,更无从反抗,天晓得,如何同魔鬼对抗。他优雅地撕开我的衣领,厚重毛皮和缎袄纸片般碎裂,我的长发被他拂到一边,他俯下头,深深埋进我的脖颈。

  与黎明势不两立的死亡之吻。他的牙齿深陷进我的皮肤,血管被戳破,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泉涌,颈上的一串银珊瑚项链被他粗暴地扯断,珊瑚珠子散乱滚落。我无力地抬起手,霞月却不由自主地自掌心悄悄滑落。血迅速流失,没有感觉,他的嘴唇紧紧贴在我的皮肤上,以那种超人间的方式啜饮着我。浑圆的珠子沙沙地摩挲过我的身体,奇异的悸动再次猱身而上。我像一个坠落在豌豆上的公主,被前所未有的恐惧和不安,疲惫和脆弱深深折磨。我无力睁开眼睛,星星在我头顶仿佛一摊破碎的彩色玻璃,恍惚旋转,月华蒙住我的双眼,细软如纱。

  远处突然传来郊狼的啸叫,撕碎徒劳的幻觉。那个紧紧抱住我的怪物,他突然抬起头来,用一只手托起我的脸。他离我那么近,注视着我的目光仔细如同雕刻。而他的面容同样落在我模糊的眼底。他是个相当英俊的欧裔男子,冷峻,惨白,仿佛白玉镶嵌的大理石雕像,却没有玉石那种天生的温润光彩。他是苍白的,坚硬的,带着一种古怪而易碎的刚硬气度,没有丝毫的人气,他的眼睛像一个凄凉的天使,是那样的一种碧沉沉的海蓝色。

  他深深地注视着我,近乎疯狂地看进我的眼底。他的手指,那些修长冰冷的白玉,轻柔地落在我的眼睛上,我能感到那种古怪的小心翼翼。他似乎害怕伤到我,而他其实随时都可以把我杀死,我知道。我看到他嘴唇上艳丽的鲜红,那是我的血。

  他的手指盖住我的眼帘。昏眩中我似乎听到他低沉幽远的叹息。

  “东方的神秘公主。”他说,爱惜地轻轻摩挲我的眼睛,我那一双继承自父亲的柳叶眼,细长微挑,清媚夺人,大异欧洲女子。

  然后是他冰冷的嘴唇,坚硬光滑如柚木,谨慎而热切地压在我的眼睛上。

  湿润的清香透过肌肤。万籁俱寂。雪沙沙地落下,天地无限荒凉。空无一物,无边无涯。我的心头一片白雪茫茫。沉重的睡意像一块古老巨大的琥珀包容了我,我沉浸其中,无法动弹,无力抗拒。绚丽的光彩折射进眼底,一切都茫然成混沌。

  他最后的笑声低柔得近乎甜蜜。

  “我的小公主啊……”

  我最后的感觉是自己的身体变得无限空虚,慢慢地飘起,再随雪花坠落在茫茫大地,轻盈无声,飘零无迹。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十四 镜对 (2005/09/14 16:25:26)
  之十三 枫游 (2005/09/14 16:24:55)
  之十二 棼合 (2005/09/14 16:24:17)
  之十一 焚绾 (2005/09/14 16:23:30)
  之十 情娆 (2005/09/14 16:22:35)
  之九 伤缘 (2005/09/14 16:21:29)
  之八 斩缡 (2005/09/14 16:18:31)
  之七 梦慊 (2005/09/14 16:17:14)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