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十六 暗醒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烛影摇红,暗光流曳。

  茫然巨大的光圈在饰纹精致的天花板上摇荡,仿佛鬼影幢幢。

  厚重温暖的印加豹皮被子盖到了脖颈,壁炉熊熊地燃着,不时发出令人愉快的毕驳作响,伽南香膏浓郁的芬芳仿佛质感沉厚的醇酒。我很渴,身体被灼热深沉的气团包围,高烧蒸腾着我,我连睁开眼睛都没有力气。

  这是我的房间。我听到细碎嘈乱的人声。蓓若的声音。他镇定自若地同什么人低声交谈着,蘸过冰凉药水的丝巾被放在我额头上,散发着紫薄荷的奇异清香。我沉沉昏睡过去。

  我时睡时醒。无论我何时醒来,蓓若都在我身旁。我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才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蓓若镇定而憔悴的面孔,熟悉的房间。我无力言语,要蓓若搀扶我才可以勉强坐起,究竟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如此虚弱?

  两个星期之后我才大致恢复正常。我被禁足在宅邸里,无所事事。我懒洋洋地四处游荡,奇怪地发现所有经过我身边的仆佣都带出诡异神色,匆匆躲避。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把蓓若叫到书房。

  他注视着我,我任性放纵的姿势,装束雅致,长发却散漫披拂。我赤足穿着绣有白色蝙蝠的缎面高跟拖鞋,懒懒地坐在卧榻上同他对看,手里把玩着一只喜欢的冰纹青玉镇纸。我微笑地看着他。他的脸色苍白。

  “溦小姐。”他低声地问我,“难道您是真的记不得发生了什么吗?”

  我蹙起眉。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在房间里安静地沉睡,然后一觉醒来就因莫名的热病而高烧不退,难道不是如此。

  蓓若的表情古怪。他告诉我,我在凌晨时分离开宅邸,有仆人看到我穿着外出的斗篷,骑着Dew奔去丛林,他立刻通报蓓若,蓓若知道我的任性和古怪,当时他并未挂心,直到天明我还没有回来,他发觉事有蹊跷,立刻下令寻找。

  然而是Dew带着我回到了宅邸门前。据最先发现的仆人报告,当时Dew的嘶鸣几近疯狂,而它的背上驮着昏迷不醒的我。我的雪狐风氅和织锦外衣被撕得粉碎,身上只余一件丝绸长衫,裹着我的却是一件陌生的华丽男式长袍。

  镇纸自我手中掉落,又在蓬软华丽的波斯地毡上轻轻弹起,再落下。无声。

  我的手指已经微微颤抖。

  我的耳边阵阵轰鸣,冰冷的海浪中泛出水生怪兽妖艳的姿影,是什么在对我张开无限黑暗的血盆大口,吞噬,和捕捉。我的手指无处捉摸,渐渐地沉沦其中。

  冷啊。寒冷唤醒一切。那些记忆中被妖魔的亲吻尘封的震撼和恐惧,骤然苏醒,以一种风驰电掣的速度逼到我眼前。

  漫天风雪。我孤独无依如冬夜蝴蝶的身影。我目睹的血色和杀戮。奇异生物那玉石般僵硬寒冷的手指。我伸手去摸自己的脖颈,蓓若注视着我,轻声说,“您没有受任何伤害。”

  没有伤口,什么都没有。我再次怀疑自己的经历,记忆中流淌的习习碎屑,仿佛星斗的模糊闪烁,什么才是真实?

  医生的诊断是失血过多。

  蓓若注视我苍白的面孔,“溦小姐,您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一片纤细冰寒的刀刃自我头顶劈下,径自切入那柔脆无辜的尘封部分。裹在透明魔法里的恐怖回忆。该死的。天杀的。他对我做了什么!

  “那件袍子……”我低低地,魂不守舍地说,“给我那件雪袍。”

  蓓若立刻照办。

  是他。那个妖精留下的证据。我的手指火灼般触了又回,无法说服自己鼓起勇气碰触那优雅的青色锦缎,高领上镶嵌的华贵墨色皮毛,那是他的衣服。我在那明丽的黑色中拣起了一根真正的长发,是明亮的亚麻色。

  我居然没有登时昏倒。这样的刺激。我霎时被一切唤醒。是他,他杀死了我的小侍童,他捕捉了我,他吸了我的血。

  “是的……”我微弱地回答,“是他。那个家伙,他来过。我再次遇见了他。”

  从那一日开始,蓓若秘密加强了雨苑上下的守备。以医嘱为由,他将我禁足在宅邸内。这一次,我无心反抗。我没有什么好挣扎,我知道。那个家伙,带走了我一部分灵魂和神韵的妖魔。他并没有离开。我能感觉到那种遥远与切近的呼吸,能听到他阴柔甜蜜的喁语。他在叫我,像一阵清冷幽蓝的夜风瑟瑟笼罩冰凉夜露下蜷缩的殷红花蕊,微笑着,可以靠近,无需远离。他近在咫尺而又胸有成竹。他一直在等待着我。

  那是真正的魔法。由生至死不可回旋的预感。那是我熟悉的召唤。赤裸的脚趾轻轻踏过潮湿青石,林雾凝霭,晨曦在树木和花朵的呼吸中席卷流芳,幻化成盈盈眼波般宁静碧蓝。朝阳在不曾升起的某个瞬间里,温柔如一只透明的瞳孔。

  自我幼年时便开始的奇妙预感。我短暂而凄艳的命运。

  我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尽头。

  然而在那之前,我只是想要多爱一点,再多爱一点。

  生命毫无意义,虽然自有其价值。然而我需要的只是这样一点短促的停留而已。久一点,再久一点。明明知道成空,明明知道破碎。梦想华丽如绸缎,在回忆的水波中微微荡漾。我伸出手指,只触及冰冷倒影。

  然而只是这样一点虚幻美艳,也足以作为我今生今世的契约。纵算是镜花水月,也是我心甘情愿。

  很奇怪的,我会想起Sirius。这个我生平仅见的奇异男子。对他我说不出任何,也做不到任何。他有他自己的命运。无论那是不是一种选择。

  那个清晨,他替我解了围。对了他,晴游的言词清冷如纤细刀锋,一点点将他脆薄如纸的尊严割裂。他的手指冰冷颤抖,却仍然以一个在旁人眼中近乎傲慢的姿势,挽了我款款离开。

  “为什么担这个虚名?”我挑眉,咄咄逼人地注视他。

  他安静地回望我,“你需要的,不是么?”

  我有点气馁地垂下头,是的,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无比需要。

  “我不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你昨夜做了什么。只是,我并不愿意见到你为难的样子。”

  我抬起头,Sirius注视着我,浓黑眼眸沉静得几乎有一点冷漠。他并没有表情,只是在阐述事实。我知道那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不需要希望,不需要失望,不需要怜悯,也不需要感谢。那一瞬间我的心温柔抽动。这个男子,他其实知道很多,但是他并不被允许知道更多。

  否则,他其实是一个同我太相似的人。

  我仰起头,看进他一泓如镜的眼眸。

  “我和伯爵夫人本应去陪伴的人在一起。是的,我和他在一起。”

  有一种感情促使我想要对他和盘托出,事实上,他未必一无所知,或者说,他甚至比晴游能够知道的更多。

  Sirius只是轻轻别过了头。

  我盯着他,一言不发。很可怕很肮脏吗。很放荡很罪恶很值得诅咒吗。我不知道他的回答。我也根本不期望一个回答。

  既然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么。既然我知道,晴洲,我爱他,我是真的爱他。

  我突然听到Sirius的语声,那音调带有某种我无法模拟的沉寂与荒凉。

  “我生长在克里米亚南国的骄阳下,我还记得那些懒散地分散在各处的白色房屋。泛动银光的嫩绿橄榄枝,还有棕榈树那奇形怪状的扇叶,上面光泽闪闪。我曾经爬上那些紫色的山岗,那里可以看见大海,翠绿、暗绿还有闪光的宝石绿,那些色彩在我所不可想象的遥远之处荡漾开去。我记得那些盛开在王汗古老花园里的艳丽花朵,玫瑰,茉莉,月桂,仲夏的傍晚,那样的香气可以融化人的骨髓。石榴和桔树的浓荫深深覆盖着窗子。那些记忆,它们那样清晰,就好像我昨天刚刚离开一样……”

  他的声音渐低,有一种柔软浓郁的苦涩堵塞了他的喉咙。

  我低下头,不忍心凝视他的眼睛。

  “上帝保佑……我的克里米亚。如果可以让我重回那里,我出生的土地,哪怕只有短短一刻,我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明白。”

  我轻声告诉他。“我明白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Sirius慢慢抬起手来,他有一点踌躇,然后看到我的眼神。他的手掌慢慢落在我的肩上。

  “但愿你幸福。”他的语气似乎想要称呼我了,然而终于犹豫。

  “薇葛。”我轻轻地说,“他们都叫我薇葛。”

  他安静的声音在我耳畔缓缓徘徊。那一个声音,低回那许多年,在我之后每一个想到他的时刻,我几乎只能记得他悲凉温存的嗓音。那时他不会知道,我也不会知道。我们的相逢是一场怎样的奇迹或者灾难。这个同我一样绝望的男子,冥冥之中,我带给他的宿命远比他和我可以想象的更为妖异。

  然而那时他只是说。

  “薇葛,但愿你幸福。”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十五 镜见 (2005/09/14 16:25:59)
  之十四 镜对 (2005/09/14 16:25:26)
  之十三 枫游 (2005/09/14 16:24:55)
  之十二 棼合 (2005/09/14 16:24:17)
  之十一 焚绾 (2005/09/14 16:23:30)
  之十 情娆 (2005/09/14 16:22:35)
  之九 伤缘 (2005/09/14 16:21:29)
  之八 斩缡 (2005/09/14 16:18:31)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