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二十二 祭夜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生无可恋。

  醒来的时候,他的脸庞离我只有寸许。那苍白完美如骨瓷的轮廓,还有他深蓝通透的眼睛。

  我定定地盯着他,然后努力握紧手指……我并没有成功,随后突如其来的剧痛自某一个无法察觉的角落窜起,飞速席卷全身。我无法克制地尖叫起来,却听不到一丝自己的声音。

  他稍稍让开一点距离,冷漠地看着我。那双湛蓝的大眼睛毫无表情,仿佛一对纯净的美钻镶嵌在眼眶,光波流转,却没有丝毫人气。他只是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只感觉自己的每一分血肉,每一寸筋脉都在燃烧和冰冻。勃起那一霎犹能清晰察觉的痛,这一刻已经彻底消失。我无法描述那种感觉。整个身体都不属自己。每一次轻轻呼吸,内脏都在气流的席卷下纠结撕扯,仿佛狂风中碎裂的片片枯叶。而我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弹。

  他应该完全明白我正在忍受着什么。

  是的。我明白。

  他无声地说,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我。他慢慢地站起身来。

  听我说,薇葛。我知道你听得见。但是。

  “不要试图说一个字。”

  他威胁地对我伸出一根手指。镶满精致花边的衣袖滑下,露出光滑苍白手腕。没有丝毫伤痕。我在那种毁灭般的痛楚煎熬之中,努力地想要看个清楚。

  他再次露出那种近乎孩子气的神情,以一个优雅而张狂的手势,他将那完好无损的手腕递到我眼前。

  究竟过了多久,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我几乎窒息。我究竟在这里昏迷了多久,久到那时他自己制造的深深伤痕都已痊愈。

  “不要急,我的公主。”

  他露出一个怜悯的笑容。“那只是昨夜的玩笑而已。”

  他再次收起声音,向我俯下身来,慢慢地托起了我。

  他闪光的亚麻色长发沙沙地垂到我脸上,带着紫罗兰清冷高傲的芳香。他触碰到我的刹那,痛楚突然幻觉般消失无踪。我软软地靠在他怀里。方才同那种疼痛的对抗,竭尽全力的忍耐和许久的绝望突然没了对手,所有的抵抗坠入虚空,刹那间我几乎脱力。

  随后一口血冲出喉头,溅上他洁净衣襟。

  他慢慢地伸出手指抹去我唇边血迹,一边安抚般轻轻摇晃着我。

  就快好了,就要结束了,薇葛。一切即将走向终点。

  相信我,你很快就不必再忍耐这一切了。

  “我……”

  发现声音重回身体的刹那,我用尽全力狠狠地推开了他,跌回我方才平躺的所在。然后我猛然跳了起来,刹那天旋地转。他接住我,让我站稳,然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为什么这样,女孩。这不过是一具棺材。难道你没有见过棺材。

  我死死地瞪着他,讶异自己居然没有昏过去。

  我睡在棺材里……活生生的我被他放在棺材里!

  我慢慢环顾四下。这间精巧的六角形房间,就象用纯银和蜜蜡颜色的珐琅玉精心镶嵌出来的狭小蜂巢,房间并不很大,可是因为没有多余的家具,看上去远比它本来的尺寸宽敞得多。一张珊瑚镶边的芸香木书桌,两把古色古香的曲背椅。

  除此之外,便是我面前的这具棺材。

  所有的一切,如此而已。古怪的房间,没有窗子,没有门,我所能看到的墙壁上不是点缀着古老的绘画和浮雕,就是被色彩玄妙花纹诡丽的帷幔深深遮蔽。

  “这是哪里……这到底是哪里?”

  伦敦。他快活地说。那清晰传入我脑海的音调,无论如何我只能称之为快活。他似乎对我的反应极其满意。

  昨夜。他说的是昨夜。二十四个钟头之后的现在。我从爱丁堡被带到伦敦。

  这可能吗?

  他微微挑眉,对我做一个询问的姿势。

  浓黑的山林擦过脚底。山峦连绵,时而变幻令人迷惑的深浅色调。那是黎明的魔法,青色的雾岚从山间银白的溪流上徐徐升起。还有那在深蓝的夜风中瑟瑟发抖的月亮,那即将褪色的月亮,苍白如死人的眼睛。

  你还记得一切么,我的公主。我不想对你重复行程,你也完全没有必要知道。

  我所能告诉你的,是另外一些事情。

  我伸出手去,触及那两扇紧闭的长窗,隔着冰冷琼骨玻璃,我轻轻抚摸晴渘温柔雅丽容颜。我的指尖一点点擦过她的轮廓,一点点在玻璃上滑动。她就在我对面,披着洁白丝缎晨衣,大睁着双眼匆匆寻觅着她所能领会的那种意念的来源。然而她看不见。

  她看不见我,那个怪物怀中的我。我呻吟一声,向后仰去。他紧紧地搂住我,黑色风氅在空气中展开一片巨大柔软的睡莲。他带着我浮升而起。

  我自睡梦中唤醒晴渘。

  我告诉她,通知祖父,尽快带人到我父亲的私邸。

  被危险深深笼罩的人,是晴洲。

  他们带走了他。

  他的手掌轻轻盖住我的眼睛。不要惊讶,薇葛。这是你可以料到的事实。不是么。

  “带我去……”我抓住他的手腕,“带我去啊……求求你!”

  他微微摇头,长发散落下来,淹没我的脸庞。他把我放在膝上,像抚弄一只暹罗猫一般轻轻摩挲着我的脸庞。我恨不得对着他修长苍白的手指咬上一口。

  你能做些什么?萧晴溦,看看你自己,一朵在月光下被揉碎的白花。这样的你能够为他做些什么?你根本无法靠近他们。你不是萧晴游的对手。你银色的翅膀已经折断。你改变不了任何事。

  “但是你可以。”

  他诧异地眯起眼睛,看着我,仿佛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我的容颜。我慢慢撑起身体,离开他,站直。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我。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他。刹那之间,我们把彼此看得通明透亮。他要什么,我要什么。我们一清二楚。答案和代价已经用火刻在了索多玛的城墙。我们为什么还在这里互相耍弄和隐瞒。

  他泄气地倒在椅上,定定地看着我,然后绽开一个几乎可称之为璀璨的笑。

  果然如此。我绝代的蔷薇。你撕碎了我的想象,可是同我的期待却毫无分别。

  毫无疑问。

  这句话说完的同时,他已经站在了我的眼前。白金般的长发带着那奇异冷香裹住我的神思。他优雅地俯下身来,深深地吻了我。

  刹那之间,我瘫软在他的掌心。

  他冰冷的吻狂冶地覆盖我簌簌发抖的嘴唇,某种陌生的炽烈痛楚被强硬地注入我,我的全身,我的脑海,逼迫我难以自控地呻吟出声。那是我从来陌生的情感泉流,凶暴而深沉,狂躁而脆弱,像一场从未曾被芜杂尘世所期待的茫茫冷雨,将我的神志扫荡殆尽。他的吻里蕴含着某种我难以理解的东西,既像爱情,更像杀戮,或者是二者合而为一。我不明白这究竟代表什么,陌生得让我心怀恐惧却又荡漾着某种惊心动魄的期待。他吻了我,在我的唇上留下细密的伤口,血潮湿温暖地润湿。

  魔鬼的吻,奇异的爱抚和伤害。

  他微微离开我的唇,以那种低到连蜻蜓的振翅都可以将之淹没的细微音调,轻声耳语。

  “未来即将结束。我的公主。”

  “那么……”我死死抓住他的衣襟,勉强不致滑落。我的嗓音已经含混不清。

  “那么……你能够给我什么?”

  他轻轻将我裹进风氅,低下头凝视我漠然的容颜。

  我能够给你一切,除了你所已经拥有的那些。

  月光下无声而妖娆的凝视。镀银画框上血红玫瑰仍在夜风之中轻轻绽开丝绒般鲜美花瓣。鼠尾草安静的清香弥漫房间。壁炉的焰光微微摇曳,迸开一簇金色花火。天堂,或者地狱,那一刻已经注定。当你被妖魔知道了名字,当懵懂探出的手指蘸取无辜生命的血液画下契约。当我触犯了今生唯一的禁忌,一切,就已注定是今天这个样子。

  你会明白那是为什么。那一切的解释。真正的解释。

  来啊,我亲爱的。看你自己,这一刻你仍然是你。白衣胜雪的盛世蔷薇,独一无二的你。

  来啊,如果你是真的相信,我可以给你一个未来。

  “告诉我一切。”

  你已经知道了一切。

  “告诉我……他们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一切。

  我睁大眼睛。

  “暂时,那个男孩仍然安全。”

  因为你的哥哥,他现在刚刚抵达伦敦。

  是的,他们必须等他前来。因为这一切的筹备,不过都是为了最终将他推上那座七宝楼台。

  不。我低声告诉他。不可以。

  他优美的唇角掠过一丝颤动。为什么不。

  我不在乎。我抓紧他,慢慢抬起头。我知道他可以倾听一切。我盯着他的眼睛。那双寒冬午夜般清澈冰冷的蓝眼。我咬紧嘴唇。

  我不在乎谁来统治这个家族,我更不在乎我是否能够离开你的掌心。这一刻我看见他夸张地笑了一下,将手指微微放开。我几乎跌倒。然后他带着那种轻蔑和怜惜的神情重新扶住了我。

  是的,我不在乎。我重复着。无论你是什么。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将要做些什么。我都无所谓。可是,请让他活下去。请保护我想要保护的那个人。

  你在说谎,薇葛蕤。

  冰冷指尖轻轻抬起我的脸庞。他俯身过来。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在魔鬼面前散布谎言的代价。如果被悬挂在死亡的银线上,你仍然可以欺瞒,那么,亲爱的,我想我真的要爱上你了。

  他吐出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完全是嘲弄的了。

  我怔怔地盯着他,然后突然倒在了他的手臂上。

  我失去了一切。我知道。而他是真的可以窥视一切。他的手指粗暴地探进我的衣领,捏住我的脖颈。他逼我抬起头来。

  这个家族,那个男孩。你难道还是不愿放弃,不肯放弃。贪心的女孩,断头台上落下的也可能是纯金的斧子,你落到水中什么,就得回什么。这很公平。

  “不!”我呻吟着对他伸出手去,祈求的姿势。天知道啊,我是个不曾在众神面前下跪的女孩。可是这一刻,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骄傲坍塌殆尽。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颤抖和呻吟,我紧紧抓住了他。

  他挥开我的手。“你来抉择,薇葛,你来抉择。”

  一缕水色寒光突然闪在他指间。变魔术一般,他把霞月放到我的掌心。你已经知道了一切,明了了一切。今夜,一切都将告一段落。而我所能做的只到这里。

  余下的,是你的了。他湛蓝的眼瞳直看进我的灵魂。

  要,或者不要。没有两全其美。倘若你决定,便自己去执行。

  告诉我,薇葛,你的决定是什么?

  “为什么……”颤抖的手指。霞月淙淙作响,我能感觉到它在我掌心的蠕动和呼吸。它知道一切,了解一切,同我一样。它的饥渴和残忍也同我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是我!”

  因为是你,薇葛。因为是你。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灵魂那种东西,给上帝,和给魔鬼,丝毫没有分别。

  没有人能够确切描绘出那年那夜的那个时刻。即使是我也不能够。

  那是我,萧晴溦。有生之年最后的难以幸免。

  一声迸响,大厅穹顶镶嵌的弧形日光窗骤然破碎。玻璃碎片如漫天飞雪疯狂洒下。夜风飞扬,席卷少女漆黑凌乱长发与洁白衣衫。那个自穹顶翩翩飘下的女孩。她仿佛被来自幽冥的蝴蝶深深簇拥,悠然而落。

  我坠落到所有人面前,单膝着地稳住身体,随即缓缓立起。

  我忽视所有人眼中的惊惶和恐惧。这是令人无法置信的事实,我知道。

  转了半个圈子,我安静地对他投去目光。

  晴游静静地坐在父亲身边凝视着我。他们两人,大概是场中仅有的镇定了。

  我慢慢扫过所有在场的人。三堂叔,七叔公,长老会中举足轻重的四名巨头。还有那些我无法认全的客人。是谁对他们发出了死亡的邀请,这一夜的花朵注定绚烂。

  “是你们么?”

  我微笑起来,“你们都对晴洲失去了信心?还是,你们只希望让萧家毁在自己手中。”

  “住口,薇葛蕤。”七叔公重重顿着手杖。老人鹰隼般逼人眼神灼灼烙上我的肌肤。

  “你这放荡的女孩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讲话。”

  “你怎么能够到达这里。”

  我听见拨动枪栓那轻轻的脆响。我居然可以听见。我能够闻到火药的气味和子弹磨擦的灼热。我能够听到他们心头的恐惧。我知道此时此刻大概有十几柄枪对准了我。

  我无声地微笑着,我知道他在观赏着这一切。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这就是我做出的抉择。

  身形微动,我向斜后方轻轻跨出一步,立刻有人挡住我的去路。我突然转身,霞月出袖,一刀切开万顷雪波。惊呼与枪声同时绽开。

  那一瞬我已经扑向前去,疾星流火一般的动作。我从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这样的速度。霞月水光清冷,如影随形。我径自扑向晴游。

  刀光苍白到了极致,微微泛出的竟是那种无法形容的幽蓝。

  电光石火般划过我眼前的,就是那样的一抹光亮。迎上霞月,一声彻骨龙吟。

  “都给我住手!”

  我凌空转身,背对他立在当场。

  “都给我住手。”晴游重复了一遍。众人吃惊地看着他,终于缓慢地收起武器。

  这是我同你的事,薇葛。我能够听见他这样告诉我。我没有回头,霞月在掌心轻轻喘息,仿佛激吻之后的女子。那样的一击令它分外兴奋。我知道。因为它遇到的是瑟瑟寒。它永远的亲,永远的仇。

  瑟寒霞月,相逢成劫。

  “你要杀死他,是么?”我静静地问。

  “其实你不必问的,薇葛。”

  我的声音突然尖利,“你要取代他,是么?”

  “为什么?”

  最后一句已是嘶喊。我默默扫视着他们,那些在我目光之下微微退缩的人们。我们都有着同样的姓氏:萧。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有自杀自灭,才能一败涂地。

  晴游,他背叛的不是我,是我十九年来最深最深的信仰,最浓最浓的眷恋和依赖。

  我们是萧家的子孙。

  我原以为那就是一切的答案。

  晴游的目光温柔如水,一丝丝没过我的背影。我清楚地感觉到这些。

  “我不会以为,你是为了我。”那是我能够控制的最轻柔声音,然而如同冰线,尖锐与寒冷,突然刺入他胸口。

  我可以看见殷红血色滑下他的胸膛。然而他的声音依然柔和轻婉。

  “薇葛,我别无选择。”

  我骤然急掠向前,奔向那根巨大石柱,用尽全力的速度,冲力之下,脚步竟然踏上柱身。我用力一踩石柱,借力反身直扑。我的去势裹住霞月,或者是霞月包裹了我。整个人化作一线刀光,侵向晴游。

  他躲不开。我知道。

  瑟寒再次交上霞月,苍白花火迸起。我死死地缠住晴游。两道似水幽光在众人屏息的注视下抵死纠缠。倘若是从前的萧晴溦,我不会在他手下走出三十招。可是那个奇异的怪物,那个吸食过我的血,可以读懂人心,可以在风中飞行,可以将自己和我一起隐身在黑夜之中的怪物,他给了我他的血。

  他说,那是来自幽冥的力量。

  我能感到晴游的竭尽全力。那一刻我突然满心恐惧。究竟在这场争斗中倾诉生命的,是我和他,还是霞月与瑟寒。我们仿佛都已不是彼此,只是掌中的刀锋指引着我们,将自己所有的灵魂片片割裂,喂食这一场血与情感,责任与梦想的对决。

  晴游侧身躲过我的一刀。那一瞬我看见瑟寒的光辉闪过一丝动荡。他脸色苍白。我凌空倒翻,落地的同时合身直扑。

  原谅我,晴游。这不是你的未来。

  我直欺到他身上,霞月死死压住瑟寒。我们之间几乎没有距离。长风飒飒,自破碎的穹顶闯进,拂起我的长发,缠上他清丽脸庞。我们纠缠在一起,我们的生命,从生至死。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这就是答案。

  霞月瑟寒,生死相缠。谁先放弃都是结束,然而结束就是绝对。

  死亡也是绝对。

  我们慢慢地挪动着脚步。紧紧贴合的刀锋擦出诡异呻吟,一丝丝恍若鬼哭。

  究竟是谁,放弃,或者倒下,究竟是谁。

  一对传世名刀晶辉闪烁,照亮我们相似到极致的容颜。

  一点刺眼闪光突然掠起。金属的反光映上刀锋,刹那夺人。

  晴游突然大叫一声。“不,父亲!”

  抵御霞月的力道猛然消失,我睁大眼睛,全力递出的一刀丝毫无法自控。而晴游在那一瞬死死地抱住了我,用力转过身去。

  一声枪响,震碎沉寂。

  晴游的头猛然仰起,同一刹那,他竭力将我推开,然而他的手指已经毫无力气。

  “上帝啊……”

  旁观的众人齐齐惊呼,显而易见的绝望和不可置信如狂风骤雨,瞬间席卷而过。

  这不可能。

  我慢慢抬起头。晴游的目光轻轻洒下。他的双手仍然环在我肩头。一瞬间我明白一切,我惊恐地注视他。那柔和深邃的蓝,他定定地凝视着我。刹那之间,那样的注视令我发抖。那样竭力的注视,仿佛要将眼前的我完完全全刻进他的一切。那视线之中充满了不甘与宁静,痛楚与安详,压抑与轻松,恨与爱。

  不可解释不可饶恕的恨,与无法挣脱的……沉迷的爱。

  我总是要留住你的,薇葛。

  他的眼神突然涣散。

  低低的撞击声奇异而清澈。瑟寒坠到我们脚下。

  我抵在他怀中,双手紧握的霞月已经没入他心口。

  “晴游……”

  他微微一笑,双膝突然软倒。他的双手擦过我的肩头和手臂,慢慢滑下。

  我下意识地放开了霞月,试图托住下滑的他,然而没有用。他贴着我的身体,一点点滑落,而后终于跪倒在地上。

  我握着他的手臂,茫然抬头。晴游修长身形倒下,而后我看见父亲手中稳稳端起的枪。

  枪口犹有轻烟缭绕不散。

  洁白如雪的衣衫,血流如注的弹孔。那自晴游后心射入的一枪。

  和我曾经见过的那一个致命伤口,几乎是同一位置。

  那原本应是属于我的。

  我慢慢地跪了下去,抱住我的哥哥。我捧起他惨白的脸庞。他依然是那么美,那么动人。我一生一世唯一的神祗,唯一的信仰。他永远都是我的独一无二。

  他失神的双眸定定地凝视着我。那已经混沌的蓝,曾经无限清澈妩媚,无限温存包容的蓝。那光彩已经逃离了他的眼神。他完美无瑕的面容,一丝绀青发线贴在唇边,柔和地勾勒出他最后的神情。

  那一个不可解释,不可捉摸的笑容。

  那笑容永远凝在了他的唇边。

  “晴游。”

  他已经听不见。我放开手,他的头软软地垂到我肩上,柔亮发丝轻轻散落下来。

  “哥哥。”

  他再也听不见了。

  “……晴游!”

  我嘶声大叫。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不是的,不会是这样的。这不是我选择的结果。

  我要对他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啊。

  晴游,我爱你。

  我默默握紧了霞月,猛然将它抽离晴游的身体。刀锋骤离,温暖血液喷上我衣襟。那蓬勃红艳的花朵。我重新抱紧我的哥哥,这个世界上最宠爱我的人。我轻轻贴近他的嘴唇,贴近那一抹我此生无法懂得的精美笑意。那曾经多少次亲吻过我的嘴唇。记忆之中如此清晰如此真切的温柔。兰花幽幽的水香伴着血的腥冷辛辣,在他毫无血色的唇上开出一朵无怨无悔的烟花。

  我知道,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从来都没有。

  由生至死,他注定是我今生唯一的对手。

  “我爱你,晴游。”

  我喃喃地说。

  我真的爱你。我一直在爱着你。你明明知道的。

  他再也听不见了。

  是我错。

  是我,大错特错。

  晴游,他在乎什么。千钧一发,死生一线,他选择的并不是后者。

  他在乎的不是萧家,不是权位不是一切。

  只是我。

  他说,他只有我了。

  我终于明白。

  杀戮,计算,颠覆。他说,他别无选择。

  是的,如果不是如此,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在他身边停留下来。

  “晴游……”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哥哥。”

  掌心的霞月妖娆细语,轻轻颤动。

  为什么,难道只是宿命,只是命,只是梦。究竟是我们哪一个生不逢时,是我们哪一个的错。

  我的手指颤抖着触上身边的瑟瑟寒。突然又是一声枪响,子弹击在我手指边。我的动作凝住。

  他走过来,持枪逼住了我,然后弯腰拾起了那柄刀。

  我慢慢放下晴游,站起身来。他的枪口始终没有离开我眉心。

  他的脸容有一种同晴游相仿的温柔,然而从未对我绽放过。

  我亲爱的父亲大人。

  我怔怔地凝视着他。他注视瑟寒,再看向我。我身上潮湿新鲜的血迹,我苍白憔悴的脸孔。

  “过来,萧晴溦。”

  他轻声地说。

  我一动不动。

  冰冷枪口突然抵住我的额头,同一瞬间,心口漫过一丝如水的清凉。没有痛楚,没有任何感觉。只有突如其来的昏眩和前所未有的安然。我突然平静下来。灵魂仿佛在那一瞬彻底切断,一半冉冉浮升,一半悠然沉堕。

  霞月沁出一声诡异的叹息。而我心口嵌入的寒冷随之应和。

  这就是瑟寒没入身体的感觉么。

  我慢慢低下头,这是事实,不是么?留在我心口的一丝刀锋,清净闪光。那样熟悉而诡异的感觉。

  父亲缓缓放开了手。他没有后退,只是居高临下地凝视着我。

  我轻轻微笑起来,然后低声呛咳,血丝温凉,渐渐滑出唇畔。我抬起头,对上他平静目光。

  他不理睬我,慢慢抬起枪口,重新指向我眉心。

  所有人都寂静,他们都知道这一枪的结果。或者说,他们以为他们知道。

  我慢慢仰起了头,而后我掌中的霞月突然扬起。枪声骤起,一击重重穿过我右臂。我自他手臂下柔软地滑过,左手已经自心口拔出了瑟寒。

  那一霎血雨飞花,寥落漫天。我飘到父亲身后,左手握了瑟寒横在他颈间。右臂血流如注,我用力按住心口,指缝间缕缕血泉漫过衣襟。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这已经不是人间景致。那样的动作和速度。那样绝对致命的伤口,没有人能够将刀拔出之后仍不倒下。没有人。我知道。

  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此时的我,究竟是或不是人身。

  我逼注父亲,目光慢慢扫过旁人。

  “放手吧,父亲。”我低低地说。

  “……爷爷他们就要来了。”

  放手吧……为什么不。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一场颠覆,无论他们筹划了多久,计算了多久,结局都只能是一败涂地。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已经为我舍弃了所有。

  我已经不能放弃。

  父亲看我的眼神冰冷。

  “你杀死了我的儿子。”他轻声地说。

  我的心猛然被戳穿,血如泉涌的感觉。我早已没有痛楚,然而瑟瑟寒的锋利在那一瞬突然透入心底,像一种无声而邪恶的光芒,蔓延了我的身体。每一分。每一寸。灵魂破碎的痛楚。

  我颤声道:“我也是你的女儿。”

  父亲浑身一抖。他注视着我。我惨白溅血的容颜,即使如花,也已凋残。

  他细细地注视着我,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情景。冷冷的瞥视,随意的打量,漫不经心的回顾。十九年的记忆中,他给过我的,也不过只有这些。他从来没有郑重地看过我一眼,我的父亲。

  而他的目光,在这一瞬,珍重而怜惜地滑过我的脸。那样久违的柔和。遥远而陌生。几乎教我心生畏惧。

  他轻轻地说,“薇葛。

  你,真的一点都不像你的母亲。”

  我握紧瑟寒,泪光冰冷,闪烁在自己眼角。我知道,我明白,它随时可能夺眶而下。我如此愤怒,如此不甘,如此委屈。我的幸福和快乐,原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无法成真。

  原来我就是不该出现的人。令所有人失望的人。

  我的存在,毫无价值可言。

  告诉我啊。谁来告诉我这样的事实。难道萧晴溦的一切就注定了无法回头,无法郑重而平凡地走下去。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走到今时今日的自己。为什么。

  [来不及了,我的公主。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轻轻地,近乎恍惚地回答:

  “I’m sorry.。Daddy。”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给予他“父亲”之外的称呼。我盯着他,我的父亲。我是那样眷恋他唇角那抹淡漠而悠然的笑意,一如既往的笑意。从小到大,我渴望过一千次,期待过一千次,期望他可以对我如此微笑,毫无芥蒂,坦然自若。我渴望他的柔和与安抚,渴望得连灵魂都在痛楚地发抖。可是他就是不曾给过我。

  那样的温情。那样的笑容。

  我的父亲。

  那抹笑意尚未褪色。我要保留它,我要这最后的情意。我要我自己停留在他的笑容之中。永远不会被忽略和遗弃。

  我的手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骤然翻起,姿态柔美如舞。

  血溅出来,染上我洁白衣袖,只有一丝,绚烂的红,美如霞影中的繁花。

  我放手,任凭他的身体沉重地倒在脚下,带着那双无法合拢的眼睛,那抹无法磨灭的笑容,还有咽喉上一痕细如蚕丝的伤口。

  风剪一丝红。红丝一剪风。

  突然之间,殷红血液如同地隙中岩浆喷涌,顷刻间染红了大片地面,灼灼凄厉,妖艳逼人。

  他的头已经有一半脱离了脖颈,软软地匍匐在地面上。

  所有人都悚然后退,脚步颤抖。没有人能够相信这样的事实,这样的残忍。还有,这样的刀。

  我慢慢转向他们,缓慢而优雅地抬起左手,将瑟寒轻轻递到唇边。

  大厅中一片死寂。

  “亲爱的……”我伸出舌尖,轻舐刀锋。血的清新甜美一刹那沁入骨髓,我注视着所有人脸上惨然失色的表情,瑟瑟地微笑起来。

  我的右手轻轻握紧了霞月。

  “今夜,让我们尽兴。”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二十一 镜聚 (2005/09/14 16:30:06)
  之二十 冼梦 (2005/09/14 16:29:42)
  之十九 亿夜 (2005/09/14 16:29:09)
  之十八 狐狩 (2005/09/14 16:28:23)
  之十七 薇华 (2005/09/14 16:27:02)
  之十六 暗醒 (2005/09/14 16:26:24)
  之十五 镜见 (2005/09/14 16:25:59)
  之十四 镜对 (2005/09/14 16:25:26)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