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二十四 花蜕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带我走。

  带我离开。

  清冷坚硬的手指慢慢托住我的脸庞,他俯下身来。湛蓝深沉的眼瞳似乎带有某种我不能察觉,无法分辨的温柔。我不能确定。一波波痛楚如奇异潮水徐徐涌上。他的手臂紧紧扣牢了我。浓郁芬芳的长发垂落下来,轻轻擦过我的嘴唇。我一无所知。

  记忆里是否有过这样的时刻,妖艳迷乱的时刻。视线中的一切,如彩色陀螺在透明的冰面习习旋转,直到那花纹呈现出最不可辨认的语言。耳边有沙沙的风声,每一丝响动都如冰针透进我的耳膜。无法抵挡的侵蚀,眼前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你已经不是他们的一员了,亲爱的。他的声音遥远而又切近,琅琅如天国的呼唤。

  天国,哪里有天国。我的公主,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只有及时行乐。

  冰冷,和麻木,自某一个角落开始,渐渐深入血脉。我能感到血管中一丝丝泛起蓝色的薄冰,细碎的冰屑渐渐凝结,碾压和击刺着每一丝柔嫩脆弱的肌体。分不清是痛楚带来了寒冷,还是寒冷膨胀着痛楚,或者它们根本就是一体。我相信自己的血液早已停止了淙淙的行走。那曾经蓬勃流淌在我灵魂深处的悸动,那彻骨的妖娆和坚执,骄傲和凛冽。它们在哪里呢。我一无所得,一无所思,一无所知。

  烟消云散。

  生有时,死有时。

  我慢慢地放弃了呼吸。拥抱过我的人再也不会拥抱着我。亲吻过我的人,我再也触碰不到他们的嘴唇。爱恋过我的人,我亲手将刀锋送进他们年轻鲜活的身体。我做了什么,我错过了什么。一切都别无选择。

  为什么我还是不能解脱。

  你真的想要么,薇葛。

  魔鬼的嗓音轻柔甜美。仿佛深蓝暮色之中夜莺轻盈的低鸣,火红的罂粟花田,甜蜜诱惑的种籽徐徐生长。我懒懒地坐在硕大华美的花朵下,细细的手指温柔拨过绸缎般滑润流丽的花瓣。我将脸孔藏在花下,轻声微笑,一如多年之前那个月沉星稀的午夜。我等待着一场真正的告别和决绝。

  “薇。”

  “薇葛。”

  我慢慢站起身来,掸落满身芳香簌簌的花瓣。我茫然回顾。旷野的风里有兰草的清香和桂婴的气息,我缓缓伸出手去。坠落到掌心的却是殷红泪珠。

  我抬起头,便看到他们。

  一个白衫胜雪,一个黑衣如夜。良辰美景奈何天,刹那重回,时光行至此处微微地打了个回旋,沉入芳草缤纷的谷底。留给我的,是眼前这难以割舍不堪回首的刻骨韶华。

  流年随水一念间,恻恻悲欢三生寒。

  他们对我伸出手来。洁净轻柔的手指,眷恋温存的姿势。

  黑色的河流自我脚下徐徐滑过,清凉水波抚过我赤裸的脚趾。我低下头,便看到一个无限清晰的自己。长发如浸透染剂的蚕丝,一缕缕凌乱缠绕披散。瑟瑟的血水自发梢滴落,一点点落入水中,便模糊了青春年少容颜。我慢慢摊开双手,血迹,无法抹去的血迹,浸透每一根掌纹每一寸肌肤,血色淋漓,苍凉而恐怖。我用力咬住嘴唇,将双手藏到身后。而后我看见自己随风摆荡的衣襟。月光突然明亮,星子的注视冷漠遥远。少女鲜红的衣袂照亮水波。波浪突然沸腾,搅动起一声声惨厉呼喊,一串串恶毒咒骂,一句句绝望哀求,一丝丝断气之前最后的呼吸。

  孽之花,绝代妖红,盛世蔷薇。

  他们依然对她伸出手来。这一刻我在远处,我似乎无所不在又无从居留。我凝视着那两个俊美的男子。晴游绀青的长发在风中微微拂动,柔美的容颜温润如玉。他微笑着对她伸出手去,洁白掌心蕴含了那个完美的弧度,等待着迎接她纤细的手指。十九年了,没有一次他是主动放开我的手。我知道,我了解。永远不会丢下我,遗忘我,放弃我的人。

  我爱他胜过生命。然而那开满红花的遥遥彼岸,那个默然对我垂下眼睫的男孩,我可以为他而死。

  他碧绿的眼神在月光下闪烁着无法弥补的残缺和心甘情愿的痛楚。

  薇。我听见他低低的呼唤。薇,我的薇。我求你。求你回来。我不能够失去你。

  但是你可以放弃我,晴洲。我轻轻地回答他。我终于懂得一切,知道一切。晴洲,由生至死,你是我今生罔顾一切的因果,而晴游,他是我投入和摆脱绝望的理由。

  我爱你,我爱你们。可是我已经不能回头。

  罂粟的芳香突然浓郁。狂风涌起,淹没我最后的微笑和祈祷。我闭上眼睛,凝视晴游渐渐没入花海之中的身影。我的哥哥,我轻声念出他的名字。晴游,我爱你,你知道,你是不会失去我的,永远不会。

  纵是繁花辞树,伴你凋零的依然是我的名字与灵魂。

  薇。我听见他的呼唤,那独一无二的名字,独一无二的我。他的亲吻和爱抚仍在我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流淌,提醒和安慰着我。我轻轻咬住下唇。原谅我,或者怨恨我吧,晴洲。无论如何,我要先你而走。我爱这样一个告别的姿势,你给了我一生的所有。而我,我只想做你心头最绝色的伤口。

  薇。他绝望的哽咽随风而来。薇,你没有等待我,你没有知道啊。

  我要告诉你的,你为什么没有来得及听到。

  薇,我能为你做到的,不只是爱你而已。

  我说过,我会尽力。我尽力地追寻着我们的未来。

  我听不到。

  晴洲,终这一生,我们也只能够彼此亏欠。虽然我从来没有明白,你我的相遇究竟是谁捕捉了谁,又是谁毁灭了谁。

  我只知道,我,不后悔。

  “是的。”

  他的手掌突然覆住我的眼睛,再慢慢抬起。我勉强睁开眼睛,便看到他飞扬的长发,映于苍蓝夜空下的苍白容颜。他身后的空茫是渐渐浅淡的云色和趋于隐没的星斗。我无力地合上了眼睛。

  为什么,灵魂湮灭之前我还会经历这样的梦境。神啊,你连这一点点自由都不肯给我。

  罂粟的芳香浓烈如酒,炙烫而辛辣,缓缓滑过身畔。幽暗河流中升腾起如雾身影。他,那个如影随形的妖魔。他就在我面前,带着那种怜悯与宽容的笑意,他轻轻握住了我的手腕。

  既然你不再犹豫。既然你已经放弃了选择。那么跟我来吧,我优雅而绝望的女侯爵。永恒的黑暗和鲜血可以证明,这样的盛名,配上你,才是真正的独一无二。我以幽冥之子的名义许诺,薇葛蕤·萧,这就是你的未来。

  是我可以给你的未来。

  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然后突然将我拉入怀中。光滑灵巧的手指如同缠绵水波中一些茫然游动的水晶玻璃鱼,熟练而冰冷地滑过了我的身体。

  他的掌心慢慢贴住我心口,夹住了霞月的刀柄。

  “跟我来吧,薇葛蕤。”

  既然你已经放弃。

  他猛然拔出了霞月。空蒙之中,我听见自己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喊,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事实。那纤细碎裂的叫喊。我从未如此绝望,如此疲惫和茫然。

  我只想死。

  血默默地流失。我感觉自己迅速地蜕变成一朵惨白枯萎的花,柔润的蕊瓣在寒风中轻声落下最后一颗芳香泪滴。寒冷占据一切,包容一切。我连颤抖都没有力气。终于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把我拯救。这一刻我终于明白绝望的幸福。纵然这一切,这一段路,我走得太过辛苦。

  魔鬼的眼神弥漫我所无法想象的妖娆低柔,一丝丝缠进魂魄。冰冷光滑的嘴唇吐出诗句般的呼吸,透明而深长。他轻轻吻着我的脸颊和脖颈,眷恋地摩挲着锁骨边缘的血管。我甚至可以感觉他的牙齿隔着嘴唇,力道贪婪而轻柔地抵住了我的皮肤。

  他并没有咬下去。纵然那超自然的呼吸就在我颈项间辗转缠绵。他似乎控制住了某种欲望,带着那勉强收敛的狂热和置身事外的冷漠,他深深地吻住了我。这矛盾的情感之泉席卷而过,几乎将漂流其中的我摔上石壁撞成粉碎。然后他对着我几乎放弃呼吸的唇,轻轻地说,“你不会死的。”

  你不会死的,薇葛。

  冰凉手指探入我唇间,一丝清凉而温暖的液体徐徐滑下,我吞咽着那清凉甘芳的液体,细胞,血液,筋脉,骤然似乎被那种强烈的渴望所收买,一点点,我感到它们重新复活的尖叫呻吟,挣扎扭曲。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收缩或者伸展,浸润在那种诡异的清凉之中,寒冷飞速退去,

  我呼吸着他的呼吸,跳动着他的心跳。那一刻他放开了我。我的嘴唇触及湿润柔软的皮肤,那上面流淌着丝丝宛转甜美的泉水。我贪婪地俯过身去,抬起手指。我竭力地抓紧了他,将牙齿深深嵌入进去,便尝到更多清冷芬芳的甜美。那液体深深地浸润了我,包容了我。合而为一。

  后来我才知道那美好来源于他的手腕。他用一只手死死扣紧我,放任我咬住他疯狂地吮吸。我几乎想要吸干了他,那一瞬间,我遗忘了一切,我不再铭记一切。然而一个名字随之而来漫入我心头,无比清晰。那仿佛一个魔咒,突然之间扼住我的喉咙将我提起。我慢慢仰起头,唇角有血丝无声滑落。

  “……巴瑟洛缪。”

  是的,薇葛,我的公主。我的美人。是我。月光下他年轻的容颜分外真实。他看上去就像个凡人,然而凡人不会带了我在黎明到来之前飞翔在泰晤士河的流波之上。他轻盈地卷起披风,以那个绝对优雅迷人的姿势。他将我轻轻举起。

  这个世界正在为你而敞开,我的女侯爵,夜之妖姬。

  来啊。他轻轻地呼唤着我。我的长发在风中狂傲地飞扬。来啊,薇葛,告诉我你不要放弃。告诉我,你已经选择了这些。

  我伸出手去,便触及他晶莹视线,还有那视线深处无法分辨无法隐没的一种情意。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情意。

  “带我走……巴瑟洛缪。”

  我喃喃地说着,渐渐垂下头去。

  带我走。带我离开。

  让我遗忘所有。

  让我真正地死去。

  我已经疲惫,我已经累了。这个世界给了我的一切,我原原本本奉还。

  现在,一切都消弭都灰飞烟灭的刹那,请让我毫无牵挂地离去。求求你。

  这一生一世,不过如此。

  昨是今非已惘然,薇华过眼终不怨。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二十三 蝶坠 (2005/09/14 16:31:31)
  之二十二 祭夜 (2005/09/14 16:30:39)
  之二十一 镜聚 (2005/09/14 16:30:06)
  之二十 冼梦 (2005/09/14 16:29:42)
  之十九 亿夜 (2005/09/14 16:29:09)
  之十八 狐狩 (2005/09/14 16:28:23)
  之十七 薇华 (2005/09/14 16:27:02)
  之十六 暗醒 (2005/09/14 16:26:24)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