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三 星听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不变的年龄,幼嫩的灵魂。那么多年来,我甚至无法确定年华的辗转。吸血鬼就是这样寂寞与陌生的族类。我们无法计量岁月,或者说,不愿意去计量。时间对我们而言毫无意义。不会老去,不会死亡。对于这样的生物,光阴长短又有什么分别。而我怀中的这个女孩,她永远有一张近乎纯情的脸,我愿意注视着她同这霓虹岁月流光飞舞竞艳。

  她习惯沉默,我不知道那是否因为我不常同她说话,或者是她认为我们之间无话可说。我可以清晰读到她的想法,然而我不了解她对我的感觉是怎样的。或者说,对这种单方面的无所不知有求必应的感觉是怎样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活像圣诞公公。五月同十二月,这春日晴溦般的女孩,她让我感觉自己的苍老。我不得不试图去找一面镜子。

  水晶镜子里当然是一张永葆青春的脸,轮廓清朗一如当年。她把我从镜子前面推开,挑衅一样,不许我做我正在做的事。我苦笑着坐到一边期待她下一步的行动。然而她似乎失去了兴趣,便抓起一本读了一半的书。我摇了摇头,她有无限的时间去做这些事情。我站起来,握住她的肩头拉她起来。她有点莫名其妙,但好奇心压倒一切。我在衣橱里挑一件棉布长裙给她,再加上一条披肩。

  尽管1700年毛纺行业已经设法促使议会通过了禁上进口棉布或棉织品的法律——这些外国产的棉织品由于份量轻、颜色鲜明、价格低廉、尤其是耐洗,在欧洲非常受欢迎。它们开始被大量进口,因此,本地纺织界和一部分人——这部分人担心为支付外国棉织品而造成的金银流失会危及国家的安全——提出了反对。英国一些小册子作者污蔑这些进口商品为“适于轻佻女子的低劣商品”。但是,他们关心英国女子的端庄和品行同他们猛烈攻击这些棉织品一样,其动机是显而易见的。欧洲纺织界为了保证禁止进口印度棉布的法律获得通过,对他们各自的政府施加了足够的压力,也的确起到了减少进口量的作用。但这些法律并没有被普遍遵守——幸亏如此,我们的生活仍然极尽奢侈。英国人在这一点上极其暧昧,所以我们的衣橱里仍然拥有纤柔如纱的印度棉布和Porcelain进口的丝缎与绫锦。那些名字古怪,品质却好得出奇的织物,来自那些古老的东方国度。我怀疑那里一定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我身边的这个少女,她拥有那遥远而神秘的血统。如果我没有记错,她的祖上是Porcelain古老的王族。

  她换好衣服,轻飘飘地滑到我面前。我安抚地用指尖擦过她的嘴唇,她一扭身躲开了我,俏生生地跳到窗口。我走过去,揽住她的腰。她习惯性地双手抱紧了我,发出一声满意的低笑。我便抱着她掠进了万顷夜色。

  她极爱这种感觉。飞行,在茫茫夜色之中。所以这成为我努力取悦她的游戏之一。我不会忘记我第一次拥抱着她飞行在苏格兰的广袤原野之上时,她惊恐的昏迷。那时她还只是萧晴溦,只是我怀中遥远抗拒的人类少女。那个骄傲冷漠的孩子,她已经不在了。

  薇葛在我怀中努力地探出手去,仿佛要触及满天星斗。月光在我们身畔徘徊,我默默地亲吻着她,她忘记了躲闪。夜的美丽和深沉向来令她不能抗拒,而她对星空的迷恋超乎一切。温暖晴朗的夏季夜晚,我带着她在田野中漫步,陪着她躺下来仰望满天星斗。那些光彩近乎疯狂地压迫下来。眼前仿佛银河倒挂,万千星子纷纷坠落,那倾注一切奋不顾身的美艳。

  她心醉神迷地凝视着夜空,几乎忘记了捕食。

  那一夜似乎离她的最初已有很久了。然而对我而言不过一瞬。对她而言是怎样,我不知道。上天对我并不够仁慈而我也从未控诉过这种不仁,直到那个时刻。

  直到那个时刻,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做怅惘曾经。

  她真正属于我的光阴,只有短短不足四年而已。那些时光里我总是感觉她仍然能够成长能够完美,我总是告诉自己时间足够充裕。我总是认为她不是真正的在我掌心。直到那一夜之后,我才能够明白,那四年其实是我能够拥有她的最好时光。

  那之前,她是我无法碰触不能采摘的花朵。那之后,我到底永远地失去了她。

  那个夜晚我们在乡间道路上游荡,象一对潇洒的幽灵。月光在云朵间忽隐忽现。薇葛穿着洁白的蕾丝长裙,飘飘然地挂在我臂弯中。很久以前我就开始中意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淡雅素净,那适合她。这年轻的女孩,她妩媚得像一朵昙花,夜之妖花,欺尽月华。她纤细的手指环绕着我的手臂,偶尔仰起头来看我。那双青墨双色的眼眸光华如梦。一个教我无法清醒无法摆脱的梦境。她在我身边幽幽地开放着。

  我们忽然听到车轮碾动地面的沉闷声响,来自遥远的黑暗之中。薇葛似乎和我同时发觉了那响动。她毫不掩饰地微微一颤。我低下头去看她,女孩媚丽的脸孔声色不宣,然而那种熠熠流光刹那漫过了她的轮廓。舌尖悄然自唇上舐过,再被她轻轻咬住。我微微眯起眼睛,血的味道瞬间释放开来,她挣脱了我的手。我摇了摇头,重新抓住她,在她形状娇美的耳叶边轻轻地说,“等待,我的女孩。你会有很多礼物。”

  在这样一段时间之后那些人才听到马车的轮声。我揽着薇葛,用披风遮住洁白的她。我们站在十字路口那棵高大的黑色松树下,我轻轻亲吻着她的头发,无声地叫她的名字,要她耐心观赏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路边的灌木丛簌簌摇动,姿态轻微而危险。马车的声音愈来愈大。薇葛在我怀里躁动地跺着脚,她轻轻啮咬着我的手指,一边对我投来模糊的抗议眼神。我只是抱紧了她。

  马车的姿影在黑暗中缓缓呈现。一辆结实的四轮马车,飞快地驰过夜空下益发荒凉的乡道。灌木丛终于停止了颤动,一声粗野的大吼作为暗号。火把和石块向车轮的间隙投去,阻止了车子前进。车夫大惊失色的脸孔分外清晰。蒙面的人影冲上大路,包围了马车。

  我轻轻微笑起来。这是难得一见的娱乐,所以我要她等待,我的女孩。而不是在方才便开始这场注定的杀戮。她仿佛被这一切迷住了。晶莹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那些火把、土制火药枪和闪亮的斧子,安静得像一个天使。

  “啊哈,衣锦还乡!”大概是强盗头目的家伙瓮声瓮气地吼叫,枪声比他的声音更快。车夫张大嘴巴,还未来得及求饶便已栽到车下。血光四溅。车子里传出女人的尖叫,惊悚绝望。头目跳进车厢,拖出了一个衣饰齐整的女人,余下的人开始七手八脚翻找战利品。火光下女人的脸孔苍白如纸。一场完美的预谋抢劫。很明显这个女人被跟踪已久。至于地点的选择,我只能说这是个不大聪明的巧合。

  薇葛抿起嘴唇,疑惑地看着我。我微笑着放开了她。这样的竞争还是初次,我比她更快到达,那简直是一定的。手指插进头目后颈,轻松地捏断了颈椎。他一声不吭地软倒。手里的女人被摔倒在地。在心脏停止跳动之前,我便吸干了男人的血。几乎已经公式化的步骤,枯燥无味的例行其事。我所期待的是我的蔷薇,是她能够制造的残忍和美丽。

  扔下尸体,我默默地注视着女人。逆光下她看不清我的脸,何况她几乎已经吓昏过去。惨叫声如烟花爆裂,灿烂连绵,在我身后一声接一声响起。女孩的长发倏忽拂过我的脸颊,我信手拈住,送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她已经静静地站在我身边。

  我连头也不必回。横七竖八的尸体,浸润泥土的血肉,明春的花儿一定开得很美。面前的女人在地上蠕动呻吟。薇葛看着她再看着我,我微笑着对她示意,这是她的战利品。

  薇葛慢慢跪下身去,托起了女人的头。我能看见她细嫩的舌尖轻轻蠕动着滑过牙齿。她对着那半昏沉的女人俯下身去。月亮在云间露出半张苍白好奇的脸。

  一声尖叫突然迸起。女人陡然支起了身体,脸孔扭曲地凝视着薇葛。她浑身颤抖,直勾勾地瞪着那双点缀绿色斑点的棕褐色眼睛,发疯的眼神。

  “……溦小姐……不,这不可能!”

  我猛然一震。女人定定地盯着薇葛,喃喃自语。“天啊……您和那个时候一样,和您哥哥叫我为您量身的时候一样……”

  她猛然尖叫起来,双手乱挥乱打。断续撕裂的声音盘旋狂舞。

  “您死了,您早就死了!上帝啊……该死的,该死的侯爵,见鬼的萧家!”

  薇葛怔怔地盯着她,整个人都凝住。

  “杀了她,薇葛!”

  我咬紧牙,低低地命令。她茫然抬起头,似乎不懂得我在说什么。

  我无力地合上眼睛。杀了她,亲爱的,杀了她。

  尖叫声突然停止。我听到血液汩汩涌动的低语,人类濒死时喉间那一点点细微的哽咽,无力垂下的手臂摇摆着拍打身体空洞的回响。最后是尸体被抛落地面的沉闷撞击。

  我睁开眼睛。女孩披散着长发,安静地伏在地上。裙摆优雅地铺开,洁白如花。她的脸上有一种柔和而惘然的光。月光淡漠如一声低语,一句预言,轻狂凌乱地洒下。她像一颗沉睡在雪莲花瓣中的珍珠,光彩流动,却随时可能轻轻滴落。她那么美,那么美,美得令人心碎而又陶醉。

  她怔怔地注视着我,那眼神几乎令我心寒。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那一夜的那个女人,她居然是萧家专用裁缝的助手之一。那一遭,是她带了多年来积下的私蓄,告别伦敦的回乡之旅。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她记得我的薇葛。那是个事实,我相信,没有人能够轻易将她忘记,那也正是我找到她、得到她的缘由之一。然而为什么一切会如此巧合。她的心,那已经是茫茫沧海中不可捕捉的游槎,被1782年那个雪夜的鲜血浸透,潮湿而寒冷地漂流远去,我曾经以为那再无归期。然而这一点小小的火焰便点燃了它。灯塔上燃起踯躅红花,她终究还是看见了那个方向。我几乎恨得不能自已。

  从没有哪一刻,我那样失望。

  那一晚之后她开始观星。柯敏将她要的东西报告给我,我看着他,这忠实的男人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不知所措。我面无表情的完美管家。然而他是否同我一样察觉了什么。

  从他手里接过那本厚重的图册,打开的那一页上是一具精致的望远镜。真的很要命。我慢慢放下书,挥了挥手,柯敏便会意地离开。她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他知道,我也知道。只有她不知道,不了解,不懂得。我只能这样宠惯她,珍惜她,可是她甚至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

  她很中意这个玩具。我的女孩,她可以整晚蜷缩在窗边用那个古怪的东西追索星空。我不知道她在寻找什么,但我想,她是永远也找不到的。

  那样也好。或者说,那样才好。

  她安静地留在宅邸深处,像一只诡丽绝俗的猫,赤着脚在大理石地面上滑行,轻盈地出没在每一个可能的角落。宅邸里的所有人都见过她,都知道她的存在。我不知道柯敏如何向那些人类解释。但至少现在,宁静是保持着的。只要她不再在这座房子里制造杀戮。

  大多数时候她都仿佛不存在一样,停留在她自己的书房里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和图册。那是同光阴隔绝的领悟。我这里没有报纸,没有任何新闻通讯设备。这个地区、国家乃至世界发生了什么,同我没有关系。我只要在她身边也便足够。她带给我的那种气息,仿佛安神的香气深深缠绕。然而不可捉摸,无限动荡。过去的数百年间我都不曾拥有这样的心情,迷恋是一种刻骨的毒药。我愈来愈清楚这个事实。然而我早已不想自制。

  我已经孤单足够,审慎足够。我再也不想回到从前的日子。这个女孩,她并不是我造出的第一个后裔,然而只是她,只有她,是迷惑了我的结果。

  可是制造魔术的人,自己却已经不再相信魔术。她从来就没有意识到那一点,她对我,有多么重要。

  也许她永远也不会意识到了。

  我走到她身边。她没有抬起头来。我轻轻抚摸她苍白光洁的肩头。那清冷的皮肤因刚刚吸食过血液而呈现一种异样的柔软光泽,温热透明如熟透的水蜜桃,娇嫩,完美,诱人。那样的爱抚是太明白的暗示,然而她无动于衷。我稍稍用了一点力,将她从望远镜前面拉开。她回过头来看着我,眼神那样陌生。我不清楚这是否是我的错觉。

  我俯下身去吻她,她没有躲避,但是也没有迎合。我努力地撩弄着她的身体,她的欲望。她仿佛有一点犹豫,然而终于渐渐沉迷进来。她环住了我的脖颈,回吻,然后开始贪婪地索求。我顺手推开了望远镜,拦腰抱起她来,走进了卧室。

  身后,一本大开本的精装图册从窗台上跌落,响声巨大沉闷。

  她裹在绒毯里沉沉睡去之后,我走出房间,来到她坐过的位置。我拾起那本书,上面画着精致详细的星座图样,还有大段艰深论述。

  “也许他们应该更早一点烧死那些家伙。”

  我喃喃自语着合上了书本,用力扔到一边。我凝视着丝绒般甜美的夜空,风中飘来旷野深沉的呼吸。我无奈地闭上眼睛。

  我知道,或者说我终于能够知道她在寻找什么。虽然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

  她仍然在迷恋那两颗闪耀在她旧时灵魂之中的星。我不知道这是悲哀还是宿命。

  参为参宿,属猎户座。商为心宿二,属天蝎座。参出冬夜,商出夏夜。二宿此出彼没,永不相见。

  在东方的传说中,参商是高辛王的两个互为仇雠的儿子,因彼此征伐不已而被分隔。在西方,参商分别归属于猎人俄里翁与咬死他的蝎子所化的星座,因而一居冬之西天,一居夏之东天,永远不会同时出现。

  但有人说,参商实为太阳系中同一行星。

  我慢慢扶住窗台,垂下头去。

  也许那是真的。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二 纤华 (2005/09/14 16:37:37)
  之一 眠花 (2005/09/14 16:37:05)
  下篇 闲庭 (2005/09/14 16:36:14)
  之二十四 花蜕 (2005/09/14 16:32:04)
  之二十三 蝶坠 (2005/09/14 16:31:31)
  之二十二 祭夜 (2005/09/14 16:30:39)
  之二十一 镜聚 (2005/09/14 16:30:06)
  之二十 冼梦 (2005/09/14 16:29:42)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