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五 芸烟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这是什么?”

  她终于肯对我发出声音。我着迷地闭上眼睛,慢慢地,仿佛品尝某种质感柔软粘稠的蜜冻一样,让舌尖一丝丝滑过表面,攫取一点慢慢品味,让那辛涩的甜美一缕缕下滑到舌底,经过喉咙,沉淀成胃里一点珍贵的暖意。

  清冷微沙的嗓音,那是当年那个女孩的声音,傲慢而美丽。

  我闭着眼睛看她,用此时这难以解释的,又悲凉又兴奋的心情,温柔地注视她。她,和她手中那柄古怪的刀,七寸刀锋细薄柔亮,苍白如水。那柄刀在二十二年前就失去了刀鞘,在它归属这一任主人的瞬间。她慢慢地握住刀柄,将刀刃横在眼前,以那种与生俱来的老练眼光仔细打量,青墨双色的瞳孔含着一线幽光,静静地滑过刀锋。她右手食指稳稳地按住了刀刃正中的血纹骨,那样巧妙而娴熟的姿势,她独有的姿势。

  是的,那是她的刀。霞月刃。

  我静静地靠在躺椅上,将自己完全放松,从这一刻开始我就把自己交给了命运。如果冥冥中真的有什么可以掌管那种名叫命运的东西。

  “这是你的刀,薇葛。”

  她忽然打了个冷战,慢慢抬起头来看我。“我的?”

  “你的。”我把声音放得很轻很轻,仿佛害怕惊吓了她。“你的刀,你用过它,用了很久。你重视它胜过很多东西。这是你拥有的第一件礼物,你自己挑选了它,它也挑选了你。”

  是的,我知道那一切,我全都知道。

  她诧异地注视我,再注视手里的刀,突然一反手将刀锋滑进衣袖,那个动作简直浑然天成。我猛然睁开眼睛,她看着我,嘴唇毫无血色。

  我几乎再度开始痛恨自己了。

  “我……这样做过。”她茫然地看着我,“我的刀?”

  “你的。”

  我一伸手便把她揽入怀中,用我所能做到最快的速度。我慢慢握住她的手,纤细冰冷的手腕在我手中,她在我怀中,一切却那样不真实,我甚至无法相信自己。我摩挲着她左腕上的玉镯,低下头轻轻亲吻光滑翡翠。然后我突然扯开了她的衣襟。裂帛声起,绫罗碎落,我贴住她心口,那颗小小的心脏在我掌心下沉稳冷静地跳动,没有一丝动荡。我疲倦地垂下了头。

  “薇葛,你是否记得这个,还有那一切。”

  我的指尖轻轻滑过苍白肌肤上那一枚淡红的伤痕,极窄,极淡,像一丝蜂鸟的羽毛贴伏在少女微微跳动的心口。她所有的伤口都痊愈都消失,在那一夜之后,在我纯粹的血液注入她身体之后。然而只有这一处创痕,淡漠而美丽,似乎将要作为她永远的勋章留下来。

  宽不盈寸,深有七寸。从最初见到这伤痕那一刻我便完全相信了那个家族的诅咒和预言。雪寂花飞的1782,瑟寒,霞月,那两柄刀先后没入我怀中的这个纤柔身体。她本应是具尸体,这如花容颜早已应该在地底沉埋经年。然而她活了过来,活成今天的这个样子,违背了预言,逃离了诅咒。那道妩媚伤痕难道就是证据。

  她怔怔地看着我,一言不发。霞月从她袖中滑落,我接住,然后重新递给她,她没有接。她慢慢滑下我的膝头,然后后退,脸上是那种受惊的表情,小女孩一样又脆弱又梦幻的表情,那种努力说服自己却明知无法成功的挣扎,我几乎想要重新抱紧她。虽然几乎扭曲,那张脸还是美得教人惊心。她突然回身一溜烟地逃走。我听见门被重重摔上,之后是花瓶的碎裂声,画框从墙上跌落,窗纱被用力撕破时绝望的嘶鸣,什么东西砸到钢琴上,琴盖碎裂,黑白琴键一齐惨叫,惊天动地,惊心动魄。

  我走过去敲敲门,“薇葛?”

  她不理我。破坏声一阵大似一阵。我深深叹口气,“薇葛,别碰那些鱼。”

  回答我的是鱼缸碎在门板上的巨响。水从脚下的缝隙里流出来,浸湿刺绣地毯。她一声不出地继续着破坏。我能看见她用力踩碎那些滑溜溜的日本金鱼时,一样漠然无神的眼睛。

  我一掌震开了门,几乎撞到她身上。我笔直走向她,抓住她的肩头。她安静地拼命挣扎,我用力将她按倒在一张比较完好的椅子上,看着她,我问,“薇葛,你到底想要怎样。”

  她挣扎,不回答。我扣住她,逼她正视我。她突然一反手抓住我手臂,指甲用力划破衣袖,血色飞快沁出来。我不理睬那个,只凝视她的眼睛。她拼命扭动撕打,就是不肯正视我。

  “薇葛。薇葛。”我喃喃地叫她。这一刻,她分明在与自己为敌。

  “放手啊!”她突然大叫,声音尖锐而出奇纤细。

  “放开我,巴瑟洛缪!”

  我放开手,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紧紧搂着自己的身体,她连头也不肯抬起。

  我静静地看着她不做声。

  “那是怎么回事……那一切,那都是怎么回事?”她猛然抬起头,已是泪眼婆娑。我骤然震动。四年了,我不曾看见她的眼泪。那四年之前亦几乎不曾。这凛冽如冰雪,璀璨如蔷薇的女孩,她能够为谁落泪。我只知道,这一次,是为她自己。

  我轻轻地说,“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她尖叫一声,狠狠地扑过来,推倒了我。我仰面倒在地毯上,后脑撞得有一点钝痛。要躲开她是很简单的事,但我突然就是不想躲开。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了,我没有逃避的理由和借口,或者,我也根本不想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借口。

  她伏在我身上,冰冷的手指卡住我的喉咙。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决定了这样做……凭什么!”她长发凌乱,苍白的唇颤抖,绯红泪痕垂下脸颊,滑到唇边,居然分外娇艳。

  这一块血泪迷蒙的冰凌玉。

  “你到底是什么,到底想做什么,你又想要我怎么样呢?那些究竟是什么,你又想给我什么?”

  太多什么,太多为什么。太多。我不能解释也无须解释。我知道她知道,我明白她明白,至少,她会明白。

  她突然扬起手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颓然伏倒在我身上。她的长发披散下来,盖住了我。冰冷潮湿的脸庞紧紧贴着我的锁骨,我能感到她柔软的心跳突然散乱。

  “巴瑟洛缪。”她的语气脆弱而肯定。

  “你太自私了。”

  你就像伦敦城上空的月亮一样,自私而冷酷。你根本看不见一切,你什么都看不见。

  她喃喃地呻吟着,手指用力抓紧了我,柔嫩冷香的嘴唇突然覆盖上来。

  散乱的书本在身下硌得我有些疼痛。漏网的金鱼在我的发丝里沙沙地蹦跳。地毯上到处都嵌着古瓷和琉璃制品的碎片。空气中飘浮着绝望的味道。可是又有什么要紧,这一切。我探出手便抱紧了她,将她向我用力拉近。

  这简直又像一个梦,一个梦。那样浪荡放纵且不真实。有生之年我可以记得的,是她那一夜荡漾的长发,诡异的神情,紧闭的双眸,齿尖深深嵌入苍白的嘴唇,诱惑的喘息和清楚感知的心跳。从没有哪一刻我那样清楚地感觉她就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在看到她的第一眼——那甚至不是一个真实的她——便着了魔的我,得不到她,得不到她便永世虚无。那说永远就是永远,因为我不会老不会死,你知道的。永世虚无,太可怕的预言。然而那时我真的那样觉得,下定决心,得到她,否则便虚度流年。那样的欲望引导我走到今日的结局。也许这并不能作为一个结局。

  之后我抱她去浴室。她无力地任我摆布。她将自己埋在水底静静地仰视我,我知道,但是无话可说。她伸出手,抓住自己的长发,那墨蛇般游曳于晶莹水波中的发丝分外柔软缠绵。她用力抓着自己,似乎想这样把自己提出水面。我终于伸出手去托起了她。

  “你会带给我那一切。”

  她伏在我膝上,垂着头,毫无表情的声音,宁静如月华坠地。

  “是的。”我说,手指沿她晶莹轮廓边缘轻轻擦过,然后我站起身走了出去。

  “那一切,那本来就是你的。”

  我能感到她绝色的眼眸死死地钉住我的背影。那是怎样一种感觉,我无法分辨也没有力气分辨。她的眼神,我可以期待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敢期待。

  “我的。”她点头再点头,“我的。”

  一抔水花突然扬起,狠狠地泼向我,没有抵达便摔碎在地。她喘息着,目光自森森散乱的长发下笔直射出,雪夜郊狼一样绝望暴戾的目光。她用那种目光撕扯着我,摇撼着我,击打着我。

  她轻轻地说。

  “你甚至都没有问过我。”

  我禁不住抖了一下,在那一瞬间。

  那一瞬,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然而稍纵即逝,那种灵光乍现,我没有来得及抓住便已逃脱。在很久之后我回想起那时的所有,太清楚的记忆是种折磨,我清楚记得她的眼神和姿态,动作和语气,她说出的每一个字。后来我想起,那一瞬,我似乎是可以得到什么的。

  那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那一夜我带回一些东西给她。放在门厅的银盘里等她自己发现。镶了银边的洁白信封,青绫纸,信封右下角印一弯新月,花纹微微凸起。她很快就拿着它来找我,挑起眉,疑问的姿态。我示意她打开,信封里滑落一张请柬,白底银字,她读着,然后皱起眉。我心醉神迷地盯着她稚气的神情和妖媚容颜,多么不搭调然而和谐的美。

  “这是什么东西?”

  请柬。薇葛。那是一场将令整个伦敦城为之动容的婚礼。萧家第十三代侯爵同诺森伯雷公爵千金的联姻。

  她看着我,神色里有一丝茫然和惊恐。我垂下眼睛,让她自己思索挣扎。

  直到很久之后我也无法确定,我究竟是否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但我已经无法收回那一切了。

  这和我有关系,是么?

  我抬起头,看到她睁大的眼睛,双色的眼眸因为某种预知的紧张而湮没了瞳孔中迷人的蓝,幽暗的气息浮荡在眼底眉间,她等待着我的答案。我没有回答。

  随后的一整个夜晚她都在翻找资料,以那种吸血鬼的思维和分辨力迅速地浏览着她能够找到的一切。每一点消息都不放过,哪怕是报纸夹缝里的一丝启事。我倚在门边,安静地看着她。她坐在地毯上,微微颤抖着翻动纸页,眼光里充溢着可怕的执著和不可置信。最后她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是谁?”

  我无言以对。

  她抛开簌簌作响的纸张,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仰起头,鼻尖几乎顶到我下颏。她重复了一遍,“我是谁?”

  那是什么,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你不肯明明白白地告诉我。

  “因为我不知道那是对还是错。”

  “那难道我就知道吗!”

  她猛然扑进我怀里,双手扯住我的衣领拼命摇晃。清亮的眼瞳里燃着青色的火。

  “你暗示我却不告诉我,你到底想让我知道什么?你到底想要我怎样?你究竟在对我做什么?”

  我任她摇晃,轻声问,“你知道你是什么吗,薇葛?”

  她征住,过了半晌才发出声音。“你是什么?”

  你难道没有一点疑问吗,薇葛。你,和我。我们身边的人,外面街道上行走着谈笑着的人,我们可以清楚听到他们,闻到他们,杀死他们。那些人。你难道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一切,这些不同,这些原因。为什么你一直都会如此平静。

  眼泪突然滑落下来。她大睁着眼睛,定定地看着我,红骨明珠般的泪滴絮絮不绝滚落衣襟。良久,她慢慢地放开了我,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那声音轻细欲折,仿佛游丝寸断。

  原来梦真的是不能够做一辈子的。

  “巴瑟洛缪,你真让我绝望。”

  那句话令我动容,然而她不再解释。

  她穿上月色长衫,将长发挽在脑后打了个结,末端松松垂下。我听着她妆扮的声响,出门,关门,走下楼梯。她走出花园后门,在那里茫然地停了片刻,然后下定决心地走向某个方向。我闭上眼睛,默默地注视她。她愈来愈远的轻盈背影。然后我飞身掠出了窗口。

  她没有发现我。我在她附近的街道上穿行,看着她拐进一条小巷,一个年轻人跟着她,在黑暗中伸手去抓她镶满粉红珍珠的项圈,被她利落地击倒,然后迅速咬住他的脖子。片刻之后她抚平衣襟,翩翩走出黑暗,带着面颊上婴儿般娇嫩的红晕和稍稍隐去锐利的明丽目光,没入煤气灯投下的温柔光亮里。

  来这里,薇葛。我轻柔地召唤着她,注视着那个女孩以飞鸟般伶俐姿势翻过高墙,踏入庭园。她自空荡荡的车道上走过,两旁的树木上缀满彩灯,有的熄灭有的没有,幽幽的像一只只疲惫的眼睛,看尽繁华。枝头有丝绫扎成的鸢尾和百合在空中飘荡,散发阵阵奇香。她停在一棵树下,伸手碰触那精致的装饰,我轻轻将一朵百合放在她洁白掌心。

  她并没有吃惊,仰起头来,看着我从空中飘落。

  “这真的是一场婚礼。”她低低地说。面对着那令人昏眩的奢靡与华美。

  我拉住她的手,她没有拒绝。我们绕开夜巡的侍卫,穿过开满白玫瑰和金链花的园囿,来到主宅。后花园中栽满桂婴,水池中有青色莲花夜夜波光浮动,将池水映成幽蓝。月华如梦,空气中有清冷芳香缠绵不散。我把她带进桂婴林中那一刻,薇葛的神情突然改变。她对着虚空探出手去,苍白手指轻轻拂过夜幕下的林影。四年来一切都没有改变,她呼吸过的空气,触碰过的氤氲,这是她埋葬宿命的庭园。四年前那个白衣如雪的女孩,那个频频游荡在林中踏碎朝露的纤丽幽灵,她再一次站在了这里。

  她转过身,仿佛被某种丝线牵引着,走向宅邸。我跟在她身后,看她拉扯着嵌进墙壁的藤萝,手指探进石缝,整个人像一朵飘浮在高楼上的水云。她慢慢攀高,衣摆在身后飘曳,慢慢登上阳台。她知道该去哪里。

  踩过细碎青苔,踏上窗台,落地长窗后是熟悉的书房。对她而言,太熟悉,以致有那么一刹那她愣在了那里,真正的,无能为力的怔忡。而她的面前便是那个男子。

  我静静屏住呼吸。薇葛,她会怎样,我期待她的反应。霎那我不曾察觉自己的心头其实充满恐惧,所有一切都凝固在那里,我无能为力。

  她定定地注视着他,那个二十三岁的男子。长发稍稍剪短一点,轻柔地垂在肩上,刘海却比从前更长了些,幽幽地抚弄着碧绿目光。他无力地倚在书架上,手里紧握着细长精致的刀鞘。是的,刀鞘。他握的太紧,指节微微泛白。他变了一些,也许是很多。高挑,也瘦削了几分,轮廓益发清显,气息却幽沉。衣袖下露出苍白纤细手腕,骨棱凸显,散发着那种近乎病态的优雅。

  那几乎是这一家的人固有的气质。

  他把额头枕在手腕上,一动不动,目光垂落。

  薇葛静静地盯着他,面无表情,只是肩头微微颤动。她握紧了手指。我几乎能听到骨节扭曲的细碎声响。

  这时有人出现在他身后,年轻的英国人,大概是新任管家。薇葛不能而我可以清楚听到他们的声音。他恭敬地垂手而立,“爵爷,夫人已经等了很久了。”

  萧晴洲毫无反应,过了半晌,才对了那无意退下的男人挥了挥手。“你们可以休息了。”

  “爵爷。”管家欲言又止。

  那个有着漂亮眼睛的年轻人缓缓转过了头,目光如水,幽幽掠过面前的忠仆。

  “我说,您可以休息了。”

  他微笑着,那种微笑却无疑可以令人窒息。我怔了一下。他真的已经不是他了。

  管家知趣地退了出去,额上一层薄薄的冷汗尚未退去。

  萧晴洲,他几时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他的祖父,那个坦然同魔鬼讨价还价的老人,他很像他,如今。

  一声微微的震荡越过浮空。空气为之一震,冷意飞散。没有声响,只是刃光冰凉逼退夜色。他缓缓抽出了那柄刀,用一个优雅的姿势握住,细长单薄刀锋在空气中划了半个圈子,静静停在眼前。

  一痕水光习习漫过眼底。

  瑟瑟寒。

  那已经属于他了。

  他轻轻笑出声来,一点点将瑟寒重新收入鞘中。他握着它,醉汉般踉跄着步子走到窗边,扶住玻璃。他轻轻地吟唱着什么,眼神直勾勾地凝视着月色,仿佛疯魔。

  “samsara - davanala - lidha - loka – / ranaya karunya-ghanaghanatvam / praptasya kalyana - gunarnavasya / vande guroh sri - caranaravindam ……”

  悠扬而绝望的吟唱。我忽然明白了他。那是古老的梵歌。

  眷恋异邦神明的年轻侯爵,不过只是一个在印度玄学中寻求安慰的年轻男子。

  物质存在如同森林大火。

  灵性导师秉承慈悲之洋的恩赐,普渡苦难无边的物质世界,就如雨云骤降,熄灭熊熊烈火。

  灵性导师呀,您是吉庆之洋。

  在您的莲花足下,我虔诚地顶拜您。

  他能够知道,他思念的人,他深爱的无法摆脱不能遗忘的人,此时就在他的面前凝视着他么。

  他看不见她,那鬼魅般的女孩。她隐身在夜色之中,没有对他显现她的姿影。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的新婚之夜。

  他在想念那一朵一生只燃过一次的火焰,只开过一次的花。那一夜,在他面前,在他手中那柄妖异的刀下徐徐飘落。

  四年了。

  他静静地抵在窗上,垂下头去,修长手指一点点擦过冰冷玻璃,无力地垂落。

  薇葛注视着他,她的手指贴在窗上,随着他滑下的指尖一点点移动,毫无相差的动作。她触摸着不可触及的他,感受着他。

  他轻轻地呼唤着那个名字。我相信薇葛是不能够听到的。可是那个瞬间,她突然震动。

  他喃喃地念着,“薇,我的薇。”然后轻声微笑起来,笑声低柔满布凄凉。是满心明知故犯的快意和心甘情愿的自作聪明,混成那种天真的,盲目的凄凉。

  明镜般苍白透明的琼骨玻璃上,渐有绯红水痕滑落。一点点一滴滴,清冷浅淡,如漫漠雨丝。女孩柔软的身体紧紧贴附在那里,洁白手指狠狠地剜刻着玻璃,又近乎神经质地蜷曲起来。她突然抬起泪眼,华彩惨丽的眼眸深处掠过了那种前所未有却似曾相识的光亮。她看到她自己的双手,指甲呈现出奇异的晶莹冰冷光泽,那与人类迥然的美,那种尖锐而超脱的气息。她终于明白自己已经与这个世界背道而驰。

  她伏在那面长窗上,静静地哭泣起来。

  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四 寂变 (2005/09/14 16:38:45)
  之三 星听 (2005/09/14 16:38:15)
  之二 纤华 (2005/09/14 16:37:37)
  之一 眠花 (2005/09/14 16:37:05)
  下篇 闲庭 (2005/09/14 16:36:14)
  之二十四 花蜕 (2005/09/14 16:32:04)
  之二十三 蝶坠 (2005/09/14 16:31:31)
  之二十二 祭夜 (2005/09/14 16:30:39)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