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九 渐竟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曾几何时,将手指触及心爱的容颜,却隔了冰冷玻璃。看着她生,看着她死。看着她的微笑变成一番刻骨的诅咒,是无奈,是绝望,也是心甘情愿。

  二十年了。

  她俯在玻璃上凝视徐徐滑下的水滴,细密雨丝流淌,隔着洁净玻璃,昏暗光线沉湎,长长水痕仿佛自她面颊上滑落,那张奇异的脸孔,玉一般洁白纤净,每一分一毫的轮廓都无瑕得近乎不正常。太完美的事物本就容易教人心生恐惧,而她的美貌是这一论点的最好证词。

  还是那样的美,美如蔷薇。尽管妖异,也是逼人的魅艳。她一动不动,然后把自己的脸紧紧地挤压在玻璃上,变形的容颜像一块扭曲的丝绸。她努力地贴近窗外淅沥的雨,水色的嘴唇微微嘟起,在玻璃上印下一个执拗的吻。然后她突然对着雨影露出犬齿,做一个吓人的鬼脸。

  窗外的黑夜一片寂静。雨声寂寞,轻抚着伦敦城的沉睡。这样的黑夜里,无法入睡,不能入睡。

  明明无法相爱的两个人,却仍被某种东西所牵绊所捆缚,不能离开。

  听说,那叫做楔。命运的楔子。

  其实那不过因为一念尚存,不过因为放不下。

  这样,便也是二十年。

  二十年了。

  她早已学会不再哭泣。过往尘烟,刻骨纠缠,早已给这个永远年少的女孩烙上了光阴的刻印。她已经是时光之外命运之中的一员,一个真正的鬼魅女子。

  夜夜无梦,夜夜疯狂。她在光阴的夹缝之中杀戮、旋转和舞蹈,任伦敦城的月色洗刷如玉容颜。她渐渐远离她的家族,远离了那个深爱她并为她所深爱的男子。从很久以前开始,她意识到那个逐渐清晰的事实。她已经永远无法同他比肩。曾经翠眸黑发的翩翩少年已在光阴中褪去红颜,他一日日成熟,之后苍老,而她将永远璀璨永远年轻。二十年了,她看着他憔悴,看着他由盛开到凋零。她已经无力守候结局。那个我们都心知肚明的结局。

  他就要死了。

  如果我能够对她再残忍一点,我会时时记得提醒她这一切。

  但是我不能。

  她开始小心地探询我的一切,迂回地旁敲侧击。我的过去,我的生活,我的记忆,我的生命。我能够感觉她的意图,但我不愿戳穿。呵,为什么不顺她的意呢,这个女孩,我一手缔造的孩子,我美丽而任性的女儿,我永远的情人。我还能够为她做些什么,如果我可以知道。我只知道,一切走到今日,似乎无论我如何努力,都唤不回似水流年。

  她问我关于柯敏的事。我们的管家,这个神色沉默言词简洁的男人。她好奇我是如何得到他的跟从。是啊,那已经是久远往事。几乎没有哪个吸血鬼会信任人类,将自己的生活暴露给自己的饵食?那简直是疯了。基本上,大概只有年长的血族偶尔会用魔力操纵人类为自己效命,但那通常也不会长久。很快工具的使命结束,他们会被杀死,由新鲜的猎物替代他们的位置。没有吸血鬼会长久的信任人类,我说过了。然而我是个例外。那大概是因为我深知柯敏没有同我作对的理由。

  薇葛并不喜欢柯敏,也许无所谓喜欢。她并没有中意他的必要,在她看来柯敏的存在太过古怪。对我言听计从的人类,对她则无微不至地照料。这个优秀的管家,服侍鬼魂的祭司,某种意义上说来他无疑是妖魔的帮凶。她好奇他的想法。

  那是因为他早已对这个世界失去了信心。我告诉她。

  柯敏,我最初见到他还是在法国。没有月亮的夜晚,我在巴士底狱浸满血污的高墙上游走,尽情呼吸着绝望和死亡的气息。我听到了他的呼唤。

  我轻轻一笑,薇葛看着我,然后冷冷地挑起眉。

  你知道。我们这种东西,对求死之心总是分外敏感。

  “我知道。”她交叉着纤细双手,拇指上的绿玉扳指反射出一道弧形光色。我凝视着那道光,仿佛生命一样不可捕捉的流丽。我给她讲述柯敏的故事。

  那时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旬,薇葛,那时候你还只是个孩子。

  见到我的时候,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希望。离死亡一线之隔,他不期望什么,只对我提出了最后的请求。从他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出去,他大概把突然出现在月光之下的我当作了死神。我听到他的心声,那样强烈无法忽略。不是所有狱中的囚犯都有这样妖异执著的呼唤。我悄然来到他的囚室。那惊呆的男子匍匐在我的脚下,对我说出了他的心愿。

  一个贵族家仆会因为什么而被冠名为政治犯关进这里,我很好奇。他伏在那里,汹涌泪水洇湿供他睡觉的干草,他仿佛对着一个天使忏悔和祈祷,然而我只是个吸血鬼。

  柯敏,他曾经服侍的伯爵大人看中了他美丽的妹妹,将那新婚的女孩骗进宅邸囚禁,并将他年轻的妹夫送去矿场,不久那可怜的人便在塌方中不明不白送了性命。柯敏的恳求丝毫无用,他的妹妹最终死在伯爵府中。他大恸之下,图谋刺杀主子,报仇未遂,被冠上重罪关进监牢。那是永世不得超生的所在。浸没于绝望之中,他呼唤魔鬼来商量灵魂的价格,但是找到他的是我。

  在这一方面,我比魔鬼或者神明更加有用。

  我轻而易举地把他弄出了监狱,带到巴黎弥漫薰衣草色的芬芳夜空下。他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空气,几乎被那清新冲昏头脑。满天月光也令他昏眩。我把他送到一家僻静旅馆,留下一笔现款,叫他第二天到广场去看断头台上示众的头颅。如果他满意,午夜时分可以再见到我,然后履行他的承诺。

  “是的。他承诺给我的是一生的归顺和忠诚。”

  薇葛难以置信地盯着我看,我轻轻抚弄着她的长发微笑。“这并不难做到。”

  我只是在那一晚余下的时间里闯进了伯爵宅邸,将那个男人作为黎明到来之前我的最后一餐,然后用他卧室墙上那柄镶珠嵌玉的阿拉伯弯刀砍下了他的头。

  我喜欢柯敏的表现,这个失去一切的男子,我喜欢他的心灰意冷。他成为我在人间的代理人,优秀的管家、秘书、贴身侍从。他以那种全心全意的训练有素为我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那是他为自己的心愿付出的代价。

  然而我并没有期望永远。我告诉过他,他随时可以离开。这并不是一句威胁,当然也并非仁慈。

  薇葛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细长清媚的柳叶眼那一刻闪烁如猫。

  “他本来大概是要离开我了。然而你出现,所以他留了下来。”

  她咬了一下舌尖,盯着我。“为什么?”

  我侧开头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紧迫了然的拥抱。

  “他妹妹死去时刚刚结婚一年,年纪大概同你相仿。”

  她露出一个乔装的恍然大悟表情,吸血鬼独有的冷漠调侃,然后迅速收敛。她冷冷地盯着我,慢慢挑起唇角,似笑非笑。我讨厌的那种笑。那笑容里太多讽刺意味。

  她低声说,“你们这两个没心没肺,自作聪明的混蛋。你们都是。”

  “是的,我们是。”我亲吻她的额角,嘴唇轻轻擦过那一小块清冷丝滑的皮肤。她平静地忍耐着,然后推开了我。

  “我累了。”

  我摊一摊手,放开她,任她离开我的房间。我重新坐下,花瓶里洁白百合清香四溢。我摘下一朵,指尖轻轻滑过柔嫩花瓣。我将没有满足的嘴唇紧紧贴了上去,喃喃地对她说话。

  “晚安,我的公主。”

  那个男人,他已经活不长了。萧家这一代的侯爵大人,那是他对自己的补偿和安慰。生无可恋,任何一个吸血鬼都可以清楚听到他的微笑。在心中。他早已疲惫多年,只是无法放下。1782年之后,他即位重整萧家,在乱世宫廷中努力维持家族的地位和声望。那一切伤害了他,也耗尽了他。他并不情愿,然而终于如此葬送一生。他已经不想再荒废下去了吧。唯一能做的选择也只有离开。

  薇葛偶尔会去看他,在他的病榻前稍做停留。我知道她没有看着他一点点死去的勇气。倘若她可以,也便不必我如此担心。她缄口不提那些事,我只有在她的梦中窥伺点滴细节,倾听她记忆的片断。在每个我们的黎明,人类的黄昏将至的时刻,那是名副其实的魔法时刻。

  “我不敢去面对他的沉睡,那让我害怕。我能够看见他垂在洁白床褥上的手。我突然想起祖父的手,多年之前的那个夜晚,他抚摸过我手指的手。苍老,松弛,疲惫,不堪一击。我是不是应该哭泣呢。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将要发生什么。我知道那一切。”

  她侧了侧头,脸颊在丝缎枕头上滚过。我轻轻为她拨开那些凌乱滑下的长发,指节一点点擦过她的肌肤。

  “我终于见到了他的妻子。那个可以名正言顺地坐在他身边默默垂泪的她。

  我妒忌她,有那么一刻,我妒忌她妒忌得快要崩溃。

  呵,要如何形容。那一个清雅妍丽的女子。那一张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容颜。淡淡金发,丝丝透亮。月华般匀净洁晰的面庞仿佛笼罩熠熠珠光,柔和而妩媚。一双祖母绿般的眼眸,清净安宁,仿佛浸透了清晨圣母像面前供奉的重重花朵上最洁净的一颗露珠,那是连天使都要微微惭愧的和谐与宁静。那样一双眼,是注定了从来不曾看过鲜血、仇杀和背叛的吧。

  对了她,我的美,我的艳,都仿佛只是一场宿命最初与最终的绮丽原罪。纵然绝色,也是流离失所的怨怼。

  英伦贵族之中,竟然还有这样清丽出尘的女子。我情不自禁深深叹息。萧晴溦,其实从来也并不是独一无二。那样的骄傲和张狂,其实不过源自他们,那些在我身边的男子,一相情愿毫无理由的宠溺和深爱。

  然而这样的爱恋,只把我们彼此都带入了幽冥尽头的绝望之渊。”

  聪明的女孩,薇葛。我亲吻她的额头。她轻轻呻吟一声,翻了个身。我挡住灯光,生怕照射到她的眼睛。多睡一会儿吧,女孩,我不想她惊醒。醒来后的她便永远丢失了那份安详和稚嫩,那种婴儿眼神般纯洁无瑕的气息。她不原谅自己,不原谅所有人。这一切对她而言都错得太深。可是她原谅了那个女子,替代她名正言顺地嫁给了萧晴洲的女子。

  我看到她停留在那里,隔着落地长窗对他轻轻耳语。

  “对她好一点啊,晴洲。除你我之外,所有的人都是无辜,你明明知道。”

  他靠在床头,鬓发垂在削瘦脸庞,身形已经单薄得令人不安。唯一风华依旧的大概只有那双眼,青翠夺人的华美。那是少年时迷惑过她的美,她心中独一无二真正的美。他注视着透明玻璃窗外的空蒙夜色,轻轻地微笑起来然后摇头,优雅温柔姿势,却是真正的决绝与绝望。

  “太晚了,薇,太晚了。”

  我能够懂得他的意思。不过是曾经沧海,然后知道除却巫山。是啊,不过如此,然而只是如此,就已经足够赔上终生终世。

  他几乎就可获得,却骤然失去。那样的心碎绝望足以令他今生残缺,再难重整。

  即使他并没有那么爱她,这时也已是绝对的不可质疑。毕竟,他差一点就得到了她。

  然而他到底没有得到她。

  是的,太晚了。太晚了,薇葛。为什么你不能明白。当光阴一点一滴透出指缝,滑落足尖,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停下来看一看,想一想。你还可以握在掌心的那些仅有的幸福,仅存的理由。

  你那么骄傲,我的女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我早已知道。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八 寒归 (2005/09/14 16:40:50)
  之七 缘蚀 (2005/09/14 16:40:10)
  之六 破盅 (2005/09/14 16:39:40)
  之五 芸烟 (2005/09/14 16:39:17)
  之四 寂变 (2005/09/14 16:38:45)
  之三 星听 (2005/09/14 16:38:15)
  之二 纤华 (2005/09/14 16:37:37)
  之一 眠花 (2005/09/14 16:37:05)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