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论坛首页 > 玄异怪谭> 鬼故事十五 > 正文

之二十 镜裂

2005年09月14日 16:46 新浪论坛

  作者:水银珂

  —Bartholomew—

  寂寂夏花,悠悠秋叶,若不能生生死死随人愿,我唯一能够做到的,也不过是伴她看尽韶华,数西风叶下。

  1834年,有一个夜晚雨色深浓,不可辨认。改朝换代并未给巴黎带来任何本质的更替。奢靡与优雅,宁静与芳香。一个统治对吸血鬼而言毫无意义,热月,雾月,拿破仑,波旁,七月王朝,或者任何一个名字,占有了这个国家,属于我的都不会被改变。这个世界不是我的,也不是他们的。我和人类的不同在于,他们是时光的匆匆过客,而我是端坐在岁月的厅堂之中享受永远不会停歇的下午茶的那种怪物。

  我去了那个在巴黎享有盛名的女子的沙龙。那是一个巧合。六十四年前,我在那间优雅精致的会客室里见到的,是另外一些人。保有这样的记忆对我而言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消遣。我得到的不会比我失去的更多。

  我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并未料想到她将会给我带来什么。

  更迭辗转的,岂止是时光而已。

  六十四年前,这里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女子发髻上的珍珠和钻石闪闪发光。酒杯中嫣红透明的漩涡如同梦境。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了纳玕。

  六十四年后,坐在小檀木桌边安然凝视我的,却是那个丑怪的女人。

  她裹紧珍贵的克什米尔披肩,用那双黑黝黝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令我不悦的眼光。

  然后她示意我坐下。

  我没有坐。

  “你不是我的顾客。”

  我垂下眼睛冷笑了一下,是那种人类不会察觉的动荡。然而她打了一个寒颤。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然后喃喃地念出一个字,“魔鬼。”

  “魔鬼在天堂里。”我安静地回答。

  不待她回答我便走上前去,她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预言师,是吗?”我居高临下凝视着她。“你的水晶球在哪里?你的咖啡渣和纸牌又在哪里?”我慢慢抿紧嘴唇。今夜我已经饱了。可是我并不拒绝黎明之前的最后一次进食。

  她呆滞地凝视着我,在我几乎要探出牙齿俯下身去之前,她低低地说,“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看着她,“谁?”

  “你来相见的那个人。”她露出一个堪称诡异的微笑。

  我注视着她的眼睛,无声地追问。

  你知道我为何而来。

  她点头,“为什么我会不知道。”

  “那么你知道你的命运么,女人。”

  她再次微笑起来,这一次,是某种我不能理解的坦然和无所困惑。

  “是的,我知道。我注定会躲过火灾和水灾,但是却无法避免命运的手扼住我的喉咙。”

  她停顿下来,盯着我。

  “但是你,魔鬼,你注定不是杀死我的那个人。”

  我定定地看着她。她说的对。我知道。她已经吸引了我,所以我不会杀死她。从这个女人身上我可以得到什么,我期待着。

  “你来相见、抚慰和伤害的那个人,他已经离开了巴黎。他不会再回来。”她喃喃地、梦呓一样地低语,挥舞着手指。“你们是同类,可是他注定比你活得长久。你伤害了他。可是他宁愿对此一无所知。”

  “那么我会有个怎样的结局?”

  她抬起头来,眼睛里飞扬着一种幽暗诡秘的亮光。

  “你会得到你渴望的一切,在你付出所有代价之后。”

  她挥了一下手,用那种厌恶的、驱逐的姿态。

  我顿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出门之前,我听见她幽幽的声音,道出我最后一个原本打算收敛的问题。

  “我的名字是玛利亚·亚德莱达·勒诺曼。”

  我放过并离开了她,这个或许比我更加妖异的女人。我走进茫茫夜色。六十四年了。这一刻我仍然在巴黎的街头行走,呼吸奢靡空气。丝绒、蜜果和醇酒的艳香无处不在。我记得一切。这一刻它们如此清晰。我记得当年的我是如何走进那扇刻有郁金香花纹的胡桃木门,如何置身于人类温热芳香的生气和血液流动的美妙混响之中。吸血鬼的眼神注视一切,居高临下而又茫然好奇,蓬勃渴望而又冷漠无谓。

  然后我看到了他们。美艳绝伦的伯爵夫人和她的宠儿。

  同绝大多数贵妇带来的男伴——或者说是男宠,都不同,他略微苍白的脸庞上没有那种我所熟悉的脂粉气。衣饰华丽,神情却简洁。他大概不超过三十岁,高挑,劲健,动作优雅敏捷,服侍女人的时候一丝不苟,却没有我厌烦的谄媚味道。我很惊奇。这漂亮的男人,他黑色的眉峰间蕴含了某种引人注目的忧郁,那令他看上去更加俊美非凡。也许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就是相中了这一点。她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个宝贝。

  毫无疑问,他吸引了我,是他,不是她。

  他的眼神里有一种我所心仪的茫然。

  我站在舞厅的角落,安静地注视着他们。他察觉我的目光然后抬头,漆黑的眸子珍贵美丽。我对他轻轻微笑。

  宝贝,我需要你。

  他的眼神一抖,喉结微微滑动,仿佛干渴般咽了一下。然后他犹豫一刻,便穿过人群,笔直向我走了过来。

  当伯爵夫人意识到她心爱的宠物今晚的行为明显异样的时候,我已经拥抱着他在巴黎的星空下游荡很久了。

  塞纳河水温柔如绫锦,自亚历山大三世桥下徐徐流过。我把他压在桥栏上。他几乎同我一样高,或者看上去比我还要高些。我细细地打量着他。用一根手指轻轻梳过他修剪精美的黑色长发,光滑得就像乌鸦的羽毛。我用力抚摸着他轮廓深切的五官。完美的线条充满年华摇荡之处那种青春和沧桑轮回的魅力。我几乎要兴奋起来了。

  绝妙的夜晚,绝妙的早餐。

  他迷茫地注视着我,额头上有细小的汗珠,皮肤渐渐充血,焕发美妙光泽。他着迷地看着我的亚麻色长发,深蓝明亮的眼睛,还有逐渐靠近他的水色嘴唇。他盯着我的嘴唇,微微说了句什么,也许根本没有说出什么。随后他抱住我,安然地合上了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纳玕。”他低声喘息。“我的本名,纳玕。”

  我先吻了他的唇,吸血鬼特有的温柔和蛊惑。他在感觉到痛楚的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起伏的胸膛摩擦着我,嘴唇上有细小的伤口沁出血滴。我尝到第一口,他的甜美清醇。我盯着他神采飞扬的脸庞,散开的领口,洁净脖颈上光泽柔润的血脉,终于无法自制地俯下身,猛然咬了下去。

  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呼叫。只有一声,随后便无法发出声音。他死死抓紧了我的背,用力揉搓着我的衣服,手指痉挛着胡乱敲打着我。我深深埋进他的脖颈,新鲜,甘美,生气勃勃。一次令人陶醉的进食,绝对的完美。我慢慢将他放倒,他的手臂在我背上滑动着,无力地垂落下去。血液迅速流失,他已经接近昏迷。死亡近在咫尺。我满足地吻着那伤口,吻着他和他的死亡。

  风突然划过脸庞。

  旷野之风,清凉凛冽。白马上的少年身姿纤细,紧身男装,两条长长发辫微有散乱。

  他利落地勒住缰绳,手臂在空中略划出一个优雅弧度,然后回过身来。

  我轻轻屏住了呼吸。

  原来如此。

  苍白透明脸颊上,是一双青镶墨嵌的艳丽眸子。左眉尖一点殷红,血色朱砂般点染清挑眉峰。

  那是个绝色的女孩。

  他的视线突然模糊。我用力抓起他,提着他双肩狠狠摇晃。

  “那是谁?”

  他的皮肤渐渐泛出淡漠青色,嘴唇则变成一种我所熟悉的绛紫。

  “她是谁……回答我!”

  我近乎狂乱地拍打着他,摇晃着他。他不回答,整个人像一只烂布偶随我撕扯。我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长时间才安静下来。那个在他濒死的记忆之中一闪而过的女孩,艳丽如末世蔷薇的女孩。她是谁?她究竟是谁?该死的。

  那双眼睛和那个恍惚笑容般的神情,像一个蕴藉千年的陷阱,顷刻之间将我淹没。撕心裂肺的剧痛。逼切相拥的暖意。失而复得的感伤。翻江倒海的悸动。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这个男子的微弱呼吸在我掌心一点点消弭。我盯着他惨白的容颜,丧失几乎全部血液之后的肉身在温柔月光中散发冰冷气息。我死死地盯着他。这是光阴推到我面前的逼迫。做不做,一切都随心所欲,也都无可挽回。

  我绝望地盯着他,然后拉开衣袖,咬开了自己的手腕。

  那个过程,我不愿再回溯。一个崭新鬼魅的造就,只是我要的不过是他生命的片刻延续。我要的甚至不是他的生存。他抱住我手腕吮吸的时候,我几乎有冲动想要将他抛入河里。我扳起他的头,盯着他被生死之间的紊乱搅成一潭血水的混浊眸子,我厉声问,她是谁。

  他茫然地倒进我怀里,像在雪地上滑倒的残疾人,拼命蹬动着四肢,却无力站起。

  我扼住他的喉咙,倾听他丝丝的喘息声。

  她是谁。

  他茫然地闭上了双眼。我贴近他脖颈上渐渐愈合的伤口,那皮肤已经浮现出惨白冰冷的光泽。我亲吻着尚未干涸的血迹,生命重新接驳破碎的弦线,天宇中青色鸢鸟现出迷蒙痕迹。

  我重新回到了那个时刻。

  她回过头来。笑意微微。高傲。冷漠。蛊惑。挑衅。绝艳颜色,清甜似血。这个年轻的女孩,她的气息中弥漫着血的魂魄,这个女孩的开放只是为了毁灭。

  我要她。我必须得到她。

  别无选择。

  我听到她清冷微沙嗓音,“我是薇葛蕤·萧。”

  她是薇葛蕤·萧。她叫我怀中的这个男子Sirius。我把这濒死的男子变成鬼魅。自他记忆之中得到了她的身份。随后我抛下了他,带同柯敏径自赴伦敦。

  Sirius……这便是他怨恨我的原因么。

  展眼,已是这许多年。

  当年旧事,如烟轻散。伦敦夜空下的宿命,清凉雾气妖艳飞扬。我终究找到了她。

  古宅之中,萧氏主君同我定下契约,只要我协助那个名叫晴洲的男孩顺利继承爵位,这个美丽的女孩便归我所有。

  可是我要的不止是这些,不是这些而已。

  我要的,不是良辰美景虚设,不是午夜梦回,昨是今非。

  1782年,我得到了她,得到了这个绝望的美人。这么多年来,我处心积虑想要挽留的,不过只是她而已。

  然而一百年后,她给了我那样的回答。

  “杀了我吧。”她说。

  白衣如雪,玉立亭亭。她安静地靠在我书房的窗边,长发随夜风四散飞舞。她那样说着,却仿佛与己无干,仿佛只是把另一种生物推入阴间。她又重复了一遍。

  “你杀死我,就像揉碎一朵雪花一样轻易。”

  我慢慢站起身来。

  “我想不出我有什么理由必须要这样做。”

  那双诡丽的眼定定凝视着我。

  “如果我请求你呢?”

  我的手指开始发抖。我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为什么?”

  她轻轻地笑起来,“……为什么?”

  为什么。难道你不是一向顺从我,放纵我的么?难道不是我所有的要求你都会满足。你可以为我做到一切,那么为什么你不肯杀死我。如果这就是我的愿望。

  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对我说出这些。我死死地盯着她。那是她么?是我亲手制造和抚育的女孩?

  崩溃,不过是突然之间。我终于承认了一切。

  在她面前,我是卑微的。在我面前,她是邪恶的。

  在彼此面前,我们都是绝望的罪无可恕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说出来。为什么她要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她知道,她一切都知道。我知道她知道,她也知道我知道她知道。可是她为什么要说出来。这一切,这一切啊。

  为什么她一定要打碎这些,摧毁这些,撕裂这些。

  薇葛,你连一个谎言都不肯留给我。

  她注视着我,染过血迹的唇姣如鲜花。目光盈盈如水。

  “如果你不杀死我,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我突然便到了她面前,在她能够察觉一切之前,我扼住了她的脖颈。

  慢慢用力,她一点点被我提起。长发垂落下去。纤细冰冷手指痉挛着抓紧我的手腕。她一点点踢蹬着,一点点放弃着呼吸。苍白脸颊上沁出血色胭脂红,凄艳莫名。我知道,再用一点力,再停留一刻,她就会彻底窒息。只要再停留一刻。

  那样的昏迷直到凌晨都不会醒来。只要将她留在这里。留在窗边。朝阳升起的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

  可是,真的可以结束么。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之十九 天涯 (2005/09/14 16:45:46)
  之十八 缘澌 (2005/09/14 16:45:19)
  之十七 回风 (2005/09/14 16:45:04)
  之十六 舞雪 (2005/09/14 16:44:40)
  之十五 霞妆 (2005/09/14 16:44:13)
  之十四 末喜 (2005/09/14 16:43:43)
  之十三 诀泪 (2005/09/14 16:43:17)
  之十二 闲局 (2005/09/14 16:42:44)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